CP:喬納森X迪奧

連結

下面是小小的腦洞之一,其實如果可以連去上面的連結下面也有這裡只是小收的對話

「迪奧的媽媽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呢?」枕著自己的手臂喬納森側身看著平躺在一旁喘著的迪奧問。
「嗯…關你什麼事」
「沒什麼啊…只是會留下這麼樸素的衣服總覺得應該是個溫柔的女士」
「怎麼看出來的啊?」
「像我媽媽留下的恐怖面具,雖然我沒曾見過他,但是總感覺的出來」
「那是什麼感覺的人呢?」
「萬聖節會嚇人的媽媽吧!然後很年輕有活力的感覺」
「哈哈!有呢!」
「所以迪奧的媽媽呢?」
「會…唱搖籃曲的一個溫柔媽媽」抬手擋住自己的雙眼迪奧深思後說道。
「是嗎…那…」拉上被子蓋住迪奧喬納森輕輕的唱出自己知曉的童謠。
「難聽死...

Cp:喬納森X迪奧

只是一個小小的腦洞

連結

密碼:JD

突然的腦洞


物理老師一目連X高中生荒

表示連最喜歡算風速給的傷害(普攻升好升滿)

而荒不知道這時候開八火好還是三火就能打死,不小心猶豫過了就點到變普攻。


物理的課後輔導wwwww

來自陰界之門想留點鬼火結果不注意按到的笨笨陰陽師

※校醫烏哭X高中生三藏


對於保健室,三藏算是常客,特別是這時候的下午,雖說用晚餐就躺下來睡會胖的,但本人似乎很什麼意見而且他很執意要睡舒適些藉著自己偶然會犯的老毛病做藉口,慢悠悠的走進保健室。


背向著門,烏哭拿下眼鏡,不用回頭他也知道是誰來報到,雖然上次也有意外真的來了個體育課不看球硬生生跟球親密接觸的人,但今次沒有體育課應該是他不錯的。

「三藏醬~~」旋過椅子起身讓自己面向眼前的人烏哭喚著,聲音帶著成人撒嬌的模樣讓本來裝病的人真的感到不適了些,也是自己這副模樣嚇退了本來在門口的學生立刻隔絕可能跟裡頭人的視線,幾秒後才默默的伸手勾一旁的紙巾出去止血,而這時間烏哭重...

未成品存放


私設:兩人已經交往,但是未曾踏出那一步,原因三藏太懶;悟空沒有指導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酒後的那人以往有些蒼白的雙頰此刻正泛著紅暈,且伴隨著略微喘的節奏慢慢的染上耳畔,大概是當事人也發覺自己的異狀,拚命的找著水,可惜渙散的雙瞳幾乎要無法聚焦,找來的只是更為火上澆油的清酒,灌入時燃燒著食道讓他給嗆得咳得難受,實在是太過難受的瞇起雙眼就這麼昏了過去。

再一次有意識時三藏很清楚的感受到自己是給某人揹著,那人的雙手就是這麼勾著他的大腿一步一步的走著。

「啊!三藏醒了啊」那人說著,縱然三藏還是貼著那人的背什麼也沒能看到光憑聲音他也能認出這人。

「嗯……」蹭著臉部三藏應著。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

CP:烏哭X三藏

大致設定的前篇~

補上一點後頭。密碼1001

-00

習慣是人們所放不下的,正是因為習慣了才會如此。

雖說那人向來都不怎麼溫柔,但對於粗暴這事三藏也漸漸習慣了,怎麼說呢,就好比那雪地上頭的足跡,倘若這身白淨的身體上頭什麼也沒有還真是會以為那只是自己的夢罷了。

稍稍想抬起自己的手三藏這才想起來自己給烏哭困在床上,不過看來他到底還是希望三藏能夠接聽電話的把手機放在觸手可及之處,繩子的活動範圍讓三藏勉強能觸碰到自己的手指對於打電話是沒影響,但是要自己解開恐怕就有問題,思考了一小段時間最終三藏還是找來了悟空,那孩子身上有自己的備份鑰匙,雖然不是出自願意不過他就是強逼著三藏...

※看顧奶荒(×2)的連連(還沒來)

※腦補型態荒就像母獅一樣負責外出獵食(打魂)


悠閒的坐在庭院的一角,本來跟著其他孩子一塊玩著打轉的荒們一個追著一個跑了過來噗噗的碰上了一目連的蚌精盾上,說這盾有多厚大概是荒自己都要砸個三下以上才爆得掉的,當然是有針女姐姐的幫忙,對於還是孩子的小荒們根本是不可能打得破的。


在厚厚的膜外層擠壓著自己柔嫩的小臉蛋小小的荒盯著裡頭的一目連看著期望裡頭的風神大人能有一點動靜,對於這點有實際的觀戰經驗的荒是很有把握的只要一目連一動他就能攻得破。


不知道是看著外頭的孩子如此努力的模樣還是壓在上頭的小臉太好笑一目連實在憋不住的笑了出手,這...

最湯記同人的衍生

※其一目前攻受不定的捲簾跟天蓬。

作為一個單親爸爸捲簾應當有兩份工作的www對外戰地攝影師,在天蓬家…生態攝影師(好多未知的生命體)

※其二兄弟的搶食

其一

捲簾曾給天蓬個建議,那便是給他自己找個老婆,主要是就天蓬的個性跟習慣他太需要一個人來照顧他,否則一天三餐可能給那人的遲鈍整成一天一餐更甚至兩天一餐。

「流理台有●●是正常的嗎」捏著鼻子捲簾問。

過於殘酷的生態環境讓這地方跟熱帶雨林一樣有著生物的味道,如此也就算了一個單身的男人有點小寵物作伴是還可以的,但是看來這裡嚴峻的生態環境也不是他們活得下去的地方。

一個早上的打掃捲簾就一面勸了勸著多年的好友,對於有潔...

※是接前面的設定長大的孩子們


悟淨第一次接觸菸,他是從雜亂的天蓬房裡摸出來的,那人總是東西一個亂扔以至於從哪裡得手的東西只要不說家裡是不會有人發現的。


然而做壞事總會被人給發現的,特別是給好奇的孩子撞到。

對於悟空偷偷默默跟自己出來這舉動完全沒注意到的悟淨就這麼在極少人使用的樓梯口拿出了那包菸,才剛抽出了一隻開始觀察時悟空就撲了上來。

「那是什麼啊?」悟空聲音響亮得很,這讓悟淨給嚇得丟了那根菸摀住他的嘴。

「小聲點!還有你怎麼也跟出來」

「因為……悟淨的行為詭異的很呀」拉下悟淨的手悟空說著。

「呿!你真的很無聊欸…這樣等等被發現怎麼辦?」

「那就說你在做什麼啊」...

※私設有,椴送跟一松同樣上了大學


上了高三之後大家便個奔了東西,十四松、空松放學後通通給學校留下,不是為了社團活動而是單純的成績,這點對於其他努力維持一樣水平的人倒不是什麼大問題問題是無論是否升學他們都該考慮未來了。


一松跟小松的成績算的上是前半的學生,對於小松早已覺得放棄的當然這時是玩得盡興,到是一松開始煩惱。


不善交際的一松不沒有向誰商討這事,默默的打起工來,能否上大學這是對於他取決的並非成績。


「欸~一松哥哥要上大學?」

「!!!!」對於消息莫名流通的椴松知曉這事是早晚的,畢竟他們六人住在一塊跟父母商討時誰在外頭誰在睡覺這事一松心裡知曉。

「嗯……」小聲的應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