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你過來一點www

不再繼續的故事也是另一種結束

一塊吐出前陣子突然想到的老梗*靈魂互換


小段子……


今早醒來時一目連跟荒就發覺兩人身體的異樣,一目連還算可以適應荒的身體,倒是荒一下子無法適應少了右眼的身體總無法好好的分辨遠近甚至平衡,好幾次都直直的撞上寮裡的柱子,這搞得一目連萬分心疼,其一心疼裡頭的荒,其二擔心自己的身體承受的傷痛在荒身上,雖說生命值就自己的身體來說是頗高的,但不同荒的身體自己的身體似乎沒什麼防禦吃起痛來可比吃在荒身上要來的痛光想到這點一目連就無法放下荒自己一個人。


然而這一天下來荒也是受不了的,雖說是自己的身體,但一目連終究是他光是給他的單眼注視著荒就覺得耳根要燒起來似的,現在不光是耳朵的部分這下都快...

丟上那時被推連荒時跟朋友一起想出來的設定。((個人覺得連連未覺的模樣其實很帥

※主要的CP是連荒

一目連:

一目連是黑//道二代,但是並不參與家族事業,平常是由酒吞哥哥來管的。

說是哥哥其實也不是親生的,是上一代老大交付給第二代時(一目連的爸爸)一塊託付的自幼就是跟一目連一塊長大,讓一目連喚其哥哥,自然兩人就這麼習慣了。

一目連身上有刺青,特別是脖子的地方,本來家裡沒有打算讓一目連上一般人的學校,卻因為認識當時的住持兒子青坊主而吵著要入地方高中,為此身穿制服外脖子都纏著繃帶,對同學們說是小時候火災事故造成的傷。

荒:

班上前幾名的優等生,家裡有個天生路癡的哥哥不能放心,所以都回去...

*朋友買了神樂鈴給我寄然而我獻上1等奶荒回來的是17等委屈的孩子(一片都沒有)我已經尋訪了5次了+1自己的

紛飛的櫻花是荒一直以來的煩惱,身為一個神使,雖說真正的工作是傳達神的旨意

但是附加的工作就是神社的整潔,加上這又是個風神大人的神社。

風神大人本來也沒奢求一個能夠看見自己的神使,畢竟只要能傳達到自己的意思別是個騙子誰都好,但既然來了個如此優秀的神使,他也沒什麼好說不的不是嗎?更別說荒身為一個神使該有的才能。

白淨的狩衣穿在荒的身上襯著他那群青色的長髮,一手持著神樂鈴一手牽著那垂絹一步步的走來過來,飄舞的櫻羽環繞在他身旁形成那比櫻花還美的景致,這大概可以取代陪伴自己如此多年的櫻花樹...

不是文只是腦洞…

關於桔梗花的花語讓我想起了連荒。

花語的故事是等候自己喜愛的人出海都未回來而祈求神靈卻給神靈定下無法忘記青年的罪成為花的一個故事-花語是絕望的愛、永恆的愛。

就如同同樣等著荒回來的連一樣,永恆的等著((因為不喜歡悲劇所以希望是HE,就如同青鳥的故事一樣一目連盼著遠方然而荒卻就在他身邊。

雖然不知道是不是我自己手機的問題,但是看了藍色色票選了一個群青色很適合荒,然後又找到他的相關含義是越過海洋。

以上可以找關鍵字:群青色、桔梗花語

下面是以前自己生的三題題目

暮/指名/紙門

刺殺/此生/清澈

撫琴/風情/放晴

絲雨/賜予/私語

*又是短短的…只是想聽聽連說原來你也會露出這樣的表情


「原來你也會露出這樣的表情啊」

一目連與荒相處了一陣子,雖說並不常無傷而返但這真是第一次見到荒露出如此的模樣,罕見的叫一目連以為自己要死了。


不過這確實是如此沒錯,真不知道今天是怎麼了連續分攤了大家的傷害,自然是挺不過這一次,又偏偏自己身後的人是他。


荒不肯說些什麼,只是看著一目連漸漸的消逝,就好似他過去所說的那故事一樣,就與過往的他一樣,一點也沒變過。


回寮後,又是一陣手忙腳亂,這讓荒忍不住想問。

「任何寮都是這樣的嗎?」

「不…是我委屈你們了…」陰陽師不爭氣的連帶著式神們受了罪,因為速度實在上不...

想找連荒夥伴…昨天被朋友一推掉了進來(滿腦子都是連連粉色的龍龍蹭著荒身後的圈圈,未覺的兩人)

覺皮連X未覺荒兩人如果抱在一塊的話荒的頭靠上一目連的肩便會一頭探進後頭的濃煙之中
博:「我說晴明啊…你家荒是不是身體不好啊老是咳嗽……」
晴明默想也不想想是誰害的

荒:「連你身後失火了嗎?讓我來滅火!!」((失火的不是身後,但荒是真的來幫忙滅火隊伍(😋)附上噗浪玩的(★)

下收小小片段(連荒哦)

「待人太溫柔會招罪受的……」荒淡淡的說著,這讓才剛剛給他下了風神之佑的一目連淡淡的笑了笑,也不想想這是要保護誰呢,然而最終一目連誰都保護不了的追上了大家的腳步。

給人帶去療傷的一目連聽見遠處傳來自己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