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無銀杉白兩

我就喜歡錯字,漫天飛舞

然後,沒有然後的結束。

【銀高】薩烏達德(0204)

上一篇

※文内金时并不是金毛,只是为了区分两个平行世界,正篇银时高杉,狐蛟金时蛟杉
 
-02

当蛟杉醒来时,一切都不一样了。

有些事情,打从很久以前就变了调,自己何时喜欢上金时的他也不清楚。

只是那时对于蛟杉他就是特别的存在,说不上同龄,毕竟比起金时,蛟杉活过的岁月长得多,所以金时喜爱亲近人的事,蛟杉也只是接受自己感兴趣的那部分。

并不是说自己没兴趣人类的事,像是人类的庆典,每每伴随庆典热闹漫天散的烟火是蛟杉好奇的,也因为如此他才遇见金时。

只是跟人接触,蛟杉还是保持着一定程度的戒备,毕竟他可不想平白无故伤了自己。

但最终他还是因为与“他人”接触伤了自己,明明他没求...

目前有更新一篇銀高、歡迎來部落格查看謝謝
真的不能看的私我、我們另外討論辦法、另外這是銀高文、所以希望是同好可能得配合一些問題
4000字

銀時是個十足十的S沒有問題的,至於高杉其實本來並不對這事感興趣,只是只有自己一個勁的挨打什麼的就是叫人不爽,這樣而已沒有什麼特別的理由。

【銀高】THE SUN IS BACK(0304)

-03

银时没能保护好老师,就连高杉也是如此。

让男人一步步迫近高耸的断崖前,浑沌的天色依然不断的给窜起的浓雾翻搅着,远处蝼蚁般躁动的人们啃蚀着大地,却又再下一刻给炮弹炸起恢复本来的平静,即使不用向前,银时都要给这炼狱般的景象给拖入断崖,何况是高杉。

略微颤抖的手震得刀轻轻磕撞着刀谭,银时不能见到高杉是什么表情,但想来也不会好过他们,倒映在刀面的神情,那是他们的希望也是他们一直走来的道路,而如此憧憬着他的高杉正一步步的走向它。

直到高举的刀锋接上好不容易裂开的晴空,闪过的瞬间银时逼不得以眯起眼,而盖去的瞬间他们也都明白已经不再有什么希望留下的仅是满满的祸害。

划开栗色的发丝细碎的四散...

【銀高】THE SUN IS BACK

-00

万事屋晋酱不得不在这般天气外出的,急冲冲的喘出冷凝在空气中的热气。

「晋助!......」

今早接到电话,里头的关系人几乎是求救那般的呼喊着自己,要晋助晨间还不怎么清醒的脑子顿时给那人打醒,还没厘清发生什么事时,男人熟悉的声音便占据了这个话筒沉沉的安抚着高杉,只是高杉清楚明白那声音是裹着糖衣的毒药,虽然叫人沉溺但久了可是会淹死在里头的。

「好久不见呐,高杉」

「.........」

「......哼,怎么担心这家伙吗?你大可放心银桑我可没杀他的理由」静静的男人没能等到高杉的答覆便冷笑出声。

「......」

「怎么这么久不见人,连声音也忘了?明明刚刚都是那么大的提示了?...

【银高】萨乌达德

※一篇集合之前的《狐狸娶亲》、《狐中女神》、《神隐》的部分设定串集起来的。

《对于不存在或曾经存在的事物的一种模糊的和持续不断的愿望,对过去或未来都不一定存在的事物,但并不是对于现状的不满或强烈的痛苦悲伤,而更像是在懒散做白日梦》- 绍达迪维基广义解释

-01

这世界越是凌乱却越是稳定。(註1)为此大概这就是战役后一切虽说是四分五裂,但隐隐的它却已经安稳下来。

不论如何银时依然生活在这样的世界,只是过往的梦魇仍旧折磨着他。

『你什么也都保护不了』

猛然跳起,银时沁出的冷汗让他在这略微闷湿的卧房中仍然感到寒冷,浸湿了被褥以及自己蜷曲的乱发,塌陷着沾附在银时的额间,低头模糊的红瞳在清晨...

注意事項

首先,感謝願意點到這裡看的您。

也謝謝您對一些片段感興趣,礙於部分關係,我也不知道哪裡可以放,因為放哪都不安心,所以放在外面,但也怕鏈結要是有人是生效的也不太秒,所以往後都是如此連到部落格去,再請您按照名字找尋同名的文章。

也請不要在留言我看不到,這真的不是我這裡能解決的問題,我也沒辦法予與幫助,因為我對電腦也是陌生得,以上。

倘若未來有增加事項會再行補充

【银高】延迟

※架空有,厨师银X医师高

※这里什么都没有

他们两人都近乎是无法约会的状态。

作为面馆厨师银时的一整天从开店开始就没曾停过,纵使他可以晚起一些,但怎么的早上都不是个约会的好时段;同样的高杉也是,纵使有非值班的时段,但一直累积的疲劳让他也没心力去应付更多的人,往往一到假日就是睡得不醒人事,直到难以觅食的时候。

那一天也是。

碍于忙碌,高杉没习得烹饪的技能,最多也是翻找冰箱,吃点微波食品,他的生活犹如只需要微波炉跟冰箱便够似的,然而当天不凑巧的冰箱早就空了,使得高杉不得不外出觅食。

夜深时空荡荡的街道,确实已经没什么能吃的,当高杉觉得自己大概又是要在便利商店解决晚餐时,经过的小巷恰好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