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你過來一點www

然後,沒有然後的結束。

【銀高】天真(甜)(02-07)

【銀高】天真(甜)

*如此的一份甜點師銀時X黑道高杉,目前還沒回現代的前述囉唆。

▲上一個部分

-02

作為給人口販子帶走的孩子,高杉說是不幸,但卻也是幸運的。

不哭不鬧,只是他不記得自己的家,而且縱然記得也是一個破碎的地方,以至於被抓了也沒什麼好在意的,當男人問他想家嗎?

高杉搖頭,沒多說什麼,用小孩的話說不出那恐怖,給打是常有的事,自然知道哭鬧只是討打的舉動,所以當人口犯罪出拳毆打自己時高杉沒什麼過多的吵鬧,只是挨著,給那男人擋下。

男人溫柔的笑,那時高杉不知道為什麼,銀時也是,可能只是一時興起的養寵物,彼此不懂人話又搗蛋的動物,名為高杉晉助的人,好多了。

-03

一開始...

深夜遊戲腦洞

《相愛即相殺》

首先三組人馬開場

近藤對阿妙
沖田對神樂
高杉對銀時
限時擊殺。

近藤高血防幾乎不死
後兩組陷入勢均力敵困戰

加入殺手助攻
神威+陸奧+辰馬
銀:裡面明顯混了個笨蛋吧?那是什麼積分塞嗎?我先幹掉他有分嗎?

後續魔王老師出場

銀時才知道,完蛋了

因為途中敵方一直增加給銀高增援
朧+土方+佐佐木((都是頭頭的強者

劇場外來信
桂:我一直在劇場外頭stand by
銀:誰知道啊!!!!
高:沒人關心這個!

到這裡本來互殺的都歪了,變成擊殺敵方
「要保護他和殺他的都是我」
然而老師那邊突然放出誘餌高杉卻上鉤。
銀:我以為笨蛋都是來支援的,原來我們裡面也有藏啊,後期是要猜誰是叛徒嗎?喂來個人看看...

無題腦洞

※魘魅銀X紅櫻杉
※※沒前提,總之兩人湊一塊了。

-00

都到這時候了。

當自己的雙手併攏已經抱不到什麼人,無論是自己所愛憐的、抑或者是所憎恨的,一切都已經不在,只是留有空虛合十的掌心,唯一能有的是期望有一天…。

-01

「喲!毀滅世界的大魔王?」說著,來人身上纏滿繃帶,要不是對那人的聲音還有印象銀時還真沒法認出他來。
「看來世界真的毀滅了…寂靜得只能看見以前像破壞世界的中魔王呢」反嘆,銀時撇下自己的眼神,看著如今才是大魔王的自己的雙手,滿佈的咒文透著微微的紫光,看起來不比眼前人身上的櫻紅若到哪裡去,同樣是邪魅的氣息。

只是他的帶著一觸擊就飛滅的脆弱,銀時看著他輕笑,也不愧自己是個滅世...

【銀高】野外露營

在外頭玩時,銀時從沒忘過他的最愛,串著白白的棉花糖,略微靠近篝火烤著。

略微泛出焦糖色的外表酥脆得,吃得銀時滿臉幸福,但要顧好每一個的火候也是不容易,所以銀時格外小心。

但看著銀時的高杉也注意到了,好奇的問了,理所當然的銀時沒想共享的意思,最後是在桂覺得作為大人真是夠小氣的損話下分了高杉。

「就一小口!」說著。
「這就一口而已還分啊」有點受不了的桂開口,但兩人就是小孩脾氣。

做好隨時給高杉一口吞掉的準備,銀時舉著竹籤,但才咬了一小口,嘴唇觸及燙人的外表鬆開用牙齒咬著一角拉外後頭,雪白的內餡,牽出一條長白的細線斷在高杉唇邊。

實在看不下的銀時把剩餘的全塞給高杉,外表的...

【銀高】天真(甜) 00.01

【銀高】天真(甜)
*甜點師銀時X黑道高杉

-00

恍惚間,高杉就晃到這地方。

有人說某些動物會在臨死前藏匿起來,但對於高杉總是藏匿自己的人,或許死前是該在自己深愛的人身邊,尋著記憶,高杉浪到他的身邊,遇上已經在準備收拾店面的男人,伸手一撈。

-01

「早安~」溫柔的語氣說的。
高杉瞇起墨綠的眼瞳瞥了剛剛進門的男人,隨後無力的闔上眼等候那人走近。

有些不敢置信的低低笑著,卻又因為觸動傷口不得不停下,重重的呼吸舒緩疼痛。

看自己的模樣跟帶傷的模樣,換作正常人第一個反應應當是因為傷給高杉叫救護車,隨後再確認是槍傷後叫來警車的,那種場面高杉不是沒見過,男人把自己護在懷裡後,小手觸及的黏稠,...

【銀高】三歲之差(單純的以設定命名)

目前腦洞的片段w
一開始只是單純想玩後面就無限腦補。
是一個相差三歲的兩人(銀時大二、高杉高二)
http://www.taichangle.com/txtimgs/20180928/20180928074400590.png

(不一定接得上,不過是後續)

02

「唉…」嘆著氣,這立刻引來辰馬的目光。

不是他想說,只是最近銀時似乎怎麼也玩不盡興,連最新上市的遊戲也是如此。
「說來怎麼沒見你邀高杉氏?」突然想見以往只要他邀銀時對方一見到遊戲就想到對方,今日卻沒怎麼見到對方提起,反倒是一聽到的銀時略微的皺眉。
「嗯?怎麼」
「沒什麼,最近他忙吧…」
「啊…不過才剛剛開學」
「我怎麼知道!」
「啊…是上次的事...

【銀高】不良銀X乖乖牌高

-01

作為一個轉學生,班上的同學確實不太友善。

班上的領頭是一個名為坂田銀時的同學,雖然這麼說,其實也只是大家怕去招惹到他。

「喂!」喚著。
高杉緩緩的抬頭對上眼前銀髮男子的眼瞳。

血紅的,垂下目光,看著高杉。

同樣的高杉疑惑的側頭看著對方,那時他也還是瞭解自己那裡招惹他,只是打從自己簡短的介紹後銀時就沒停下騷擾他的事端,而其他同學全都靜靜的在一旁圍觀。

看著高杉無端的給人帶出教室,堵在走廊的角落,廁所的邊間,各式隱密的地方都是霸凌遍佈的危險區域,只是對於高杉而言那又是另一種危險,他不是沒想過抵抗銀時,只是那時他對著地方全是陌生,而且轉學也是別有目的存在的,他不願如往昔那般散佈著自...

【銀高】瞳眼童語(來自小孩子所見)

※無腦的來個,銀高跟其二幼子的日常生活。
※給他們小標題《天井上的女人》、《櫥櫃的墨鏡》

「這是什麼?」剛從幼兒園接回次子的銀時,在他包包內發現這個畫作。

一般可愛的兒子的作品,不都該是爸爸、媽媽、哥哥之類的肖像畫,雖然銀時想說的是這誰,單憑肉眼太難斷定了,但是這幅絕對不想長子以前的那樣。

蠟筆圖黑的整個畫面,垂落著紫羅蘭色的布廉,上頭還有紅色的懸空眼睛,次子說是天井上的姐姐,每天都會來窺視爸爸,說得銀時一陣毛。

然而這還沒完,次子開心的抽出第二幅。

明顯是家裡的櫥櫃,但是卻又那不氣味的存在,一雙眼睛從櫃子的縫隙可被看見,還有一雙蒼白的腳趾頭。
吞著口沫,銀時突然覺得這是什麼幻想遺傳嗎,...

【銀高】午休時間(待補鏈結)+一個腦洞(憶君)

作為一個年長者,高杉認為自己不應該那麼容易受到銀時的引導走上錯的路。

學校的作息很簡單,一堂課一個下課,如此四堂後一次午休,銀時是聰明的,怎麼也是思考過的,課間的話高杉肯定是不會答應的,畢竟先不論高杉有沒有課,作為一個學生,銀時就不應當蹺課,更何況是老師害的,所以午休是最好的時候。

「高杉老師……」撒嬌的喚著。

對於那少年黏膩的喚聲,高杉是不適應的,在藥品櫃前不著痕跡的皺眉。
「怎麼?」應著,高杉心想必然有詐。銀時就像小狗一樣,在企圖他人手上的東西時總會可愛的叫喚著,上一次是自己生日時女學生送上的小蛋糕,鮮紅的眼神直直的示意給他的盯著蛋糕。今回高杉環視一下自己的保健室,能吃的除了藥以外可沒...

【銀高】一則鬼故事(化名)

這是關於一個在炎熱夏季的恐怖故事。

我的名字是坂田金時,當然是假名無誤,但這是我切身的個人經歷。

首先,稍微介紹一下我跟內人,要幫他化名太麻煩了,不過也可以叫他黑色翻滾的野獸,超長的,果然還是內人好了。

內人是有錢人家的孩子,一整個少爺傲氣,而且還有嚴重的幻想症,不知道是不是受那個的影響。

與內人的初識,雖然會扯遠,但內人以前不是如此的才叫人擔心。

木造的神社,幽靜的很,那時的我選擇樹上打盹,而內人則是坦蕩蕩的躺在神社入口,隨後是我兩的青梅竹馬和田氏(*1),或者假髮,K桑也可以,他是來勸內人回去上課的。
那時的內人也還是個孩子,明亮的眼睛,好鬥的個性,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