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高】未完成

※目前只概略打了一點,有空補完會更動標題他
來自吃宵夜等於偷情的前面的小短篇+明明說好一起為健康忍耐的夫夫呀

夫夫做了婚前健康檢查,銀時出現高血糖需要控制,高杉視力測試不太好,畢竟瞎了一眼全靠右眼,加上常年的吸煙史,其他各種疾病是無很正常的,如此的設定。
高杉私設偶發的低血糖

銀時為自己偷吃感到抱歉明明說好要節制糖分的攝取,說怎麼罰,高杉也不知道他沒去理會,只是冷漠,那眼神讓銀時覺得罪惡,背起了牌子。

『我錯了,我不該偷吃』討好的跪在高杉能見的地方,高杉也只是嘆氣要他過來,然而存心討好的銀時似是忘了正常的方式,跪著爬了過去下巴靠在高杉的手上。
「銀時」看著手上的男人高杉喚。

這傢伙的腦子很有...

※腦補清淡的日常恩愛

早晨~
高杉醒時不會去叫銀時,總是在那人唇上靜靜的落下一吻然後慶幸對方沒有醒了的起身漱洗。

讓而銀時偏偏在某次發現後,刻意早起些,看著身旁的人安穩的呼吸,竊笑著。翻過身然後閉眼等候,那該屬於自己的早安吻。

後來回到房內,銀時閉著眼眼球在裡頭滾著竊聽衣物落地的沙沙聲,然後在對方背對著自己時偷偷瞇開猩紅的眼瞳。

『那個幾乎全開的胸口是要調角度的?』訝異自己看見啥的銀時想著,雖然他很感謝高杉還是會在乎的,要不那粉色的如首在外面亂晃要銀時保持平常心簡直不可能,何苦現在他慶幸自己翻過身下身夾在自己跟被褥之間,難受著。

靜靜的終於等到對方要吃早餐的訊息,一腳踩在銀時的腰窩喚。...

【銀高】狐狸娶親01-04

※狐妖銀X蛟杉
※※誤以為對方是人類的單相思銀時,跑去人家的墓轉了好一會,才發現全是誤會,早知道上頭上早些迷路,誤入龍神的湖畔……

前因
-01

銀時曾想去追問他的蹤跡。

只是看來對方也沒讓他久等就捎來過於他亡故的消息。

銀時早知道他是人,而且可能還是個大少爺來著,只是他怎麼也沒想到關於他的死訊會來得那麼快。

他是隔壁村由山頂龍神做守護神的小村的村長的兒子,常年體弱多病,想來一生也沒見過多少次慶典,怎麼說銀時也是做了好事,給小少爺的一生留下美好的句點。

大概是聽聞他去世又加上那姓氏,銀時便不假思索對方是否是他認得的那人,確信著他的死去,終日不在御神座上。

「銀時大人又不在了嗎?」
祀...

公告

Weibo:雀聲_89100
我也不明白我註冊就這樣了,沒特別要求什麼大概互相關注前傳個密碼給我就好
總督生日((應該不難

之後有文要鎖會同步的(盡量)

其餘就是pixnet存有密碼的部分,如果二者都沒辦法歡迎留言提議

短篇,稍微簡介一下,就是關於賴在床上軟爛的一天,玩了一點不該玩的事,像個小孩一樣尿床了,之後定了初步的規則不能玩這種的『對方有要求時就讓他去吧』
點我

密碼:insomnia

僅僅侷限在臥房內的一天短打

weibo

總之我趕上了今天吧……算是,祝大家佳節愉快

羽毛/愚昧/鬱悶
天狗銀時X未定的高杉

銀時最近心情似乎不怎麼好,那一向代表著他心情的羽翼,正亂糟糟的蜷縮在他的背上。

為此高杉試探的去安撫他。

不過才撫上他那發熱的身體,高杉就後悔,那大概是個春天吧。

自產三題,大概是之後會補,關於對銀時鬱悶感到愚蠢的高杉君😂😂
((大概自己也是想看這樣給銀時框了的高杉🤣覺得銀時明明以往那麼親自己,怎麼這些天就鬧不開心,一靠近表示,這種事事先警告一下不好嗎?內有惡犬之類的

表示回顧了一下,要是定春銀,跟銀時定遇上高杉君。

蹭起高杉的小腿,有著銀時外貌的銀時定撒嬌著,不著痕跡的勾起高杉體內的S屬性牽起鏈子就要帶走,留下不聽吠叫著的定春銀。
狗語翻譯...

埋入/迷人/毛絨
【日常~】
晨間,剛醒的銀時,舉著雙手,稍一側頭就看見睡在自己臂彎上的高杉,雖然這畫面很是美好,但是稍一動作,銀時就覺得自己要死的哀號出聲,整夜給一個人壓著的手臂麻了加上高杉還未清醒依然壓在上頭,如此大的動靜叫他不滿的睜開眼就是給銀時一拳。

愧疚,高杉心裡默默的想著,他是知道自己剛起的時候脾氣不好,但是這不是一個好的藉口不去道歉。
走進廚房,銀時就發話。
「別亂動哦!你少爺不懂廚房的事」感覺到銀時生氣的氛圍高杉自後方抱住銀時,嚇得銀時差點剁掉自己的手指。
感受到身後人討好的磨蹭,銀時也不好說什麼。

((以上短短的腦補
來自朋友醒來就見他家黑貓,還有他一有動作貓貓就上了蹭他,時間清晨5...

無題腦洞

-01
推開窗,高杉點燃煙斗,送往自己蒼白的唇間,深吸一口,就那氣息吐往灰黑的天空。
茶屋外頭佈滿綿密的雨絲,打著傘的行人來來去去,想來這次看到慶典的機會不大了,高杉略微的低下頭瞥眼看著下頭的人們,直到他碰巧對上那人的目光。

嫣紅的眼角襯托著眼瞳,叫他那對紅艷的虹膜更為突出,但他並未留戀與高杉交會的眼神,很快的撇開了頭,走進同一家茶屋。

高杉對於那抹艷紅深感興趣,輕笑著,抽離嘴角的煙斗,擱往一旁,收起自己衣袖裡的雙手貼著肚子撐在衣襟上。

高杉並未再次久留,他為的無非只是殺掉集會於此的人,而剛剛那抹嫣紅也正看著,他不打算阻止,也沒插手僅是靜靜的看著。

甩乾白刃上頭黏稠的液體想來這些人平日裡可...

※※參考雨中女郎故事的腦洞短篇

白夜叉

高杉買下這幅畫時自己在想些什麼已經是一個謎,僅僅知道當他走出畫廊時自己已經買下它。

那是一幅用色清新的畫像,雖說遠看有些模糊但是一旦接近就能發現那是一個男人有著猩紅色的眼瞳藏匿於畫布構成的陰影之下,給他盯著時,高杉覺得後頸有些發寒。

不知道是什麼驅使高杉,他最終是把畫像懸掛在他的臥房,偶然夜裡瞥見時總覺得他在看著自己。

那一夜大概是自己睡迷糊了,他總覺得畫裡頭的男人清晰的站在畫布前注視著自己,一日又一日的,最終他感受到……他就在自己面前,握住高杉懸在床鋪旁的手,下跪親吻。

大致從那時開始畫布裡的男人開始與自己對話,他總在高杉床頭旁的筆記簿寫下...

大概是之前說得短篇,補個相關設定,附加各式腦洞初步設定。
其一:相關點我△
銀時跟著松楊作為他的養子,他時他與高杉一同嬉戲,並未發現自己內在存在的感情。

直到松楊去世,高杉與母親一塊出席他的葬禮,銀時又一次成為孤兒,高杉自身後看著那低垂的銀白腦袋,他上去安撫他,銀時佈滿淚痕的小臉很是可憐,他不排斥銀時的懷抱,最後拉著銀時的手問:可否收養他,銀時感覺到來自手心另一股溫暖。

高杉家收養了銀時,銀時也多了更多接觸高杉的機會,但他也明白這下他更不能說出自己這般的心情。

在高杉犯中二,說什麼黑色野獸的時候,銀時內心的白色野獸也在掙扎。((思春期間

他忍不住不去注視高杉,但是他沒法忍住,跟高杉對話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