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找連荒夥伴…昨天被朋友一推掉了進來(滿腦子都是連連粉色的龍龍蹭著荒身後的圈圈,未覺的兩人)

覺皮連X未覺荒兩人如果抱在一塊的話荒的頭靠上一目連的肩便會一頭探進後頭的濃煙之中
博:「我說晴明啊…你家荒是不是身體不好啊老是咳嗽……」
晴明默想也不想想是誰害的

荒:「連你身後失火了嗎?讓我來滅火!!」((失火的不是身後,但荒是真的來幫忙滅火隊伍(😋)附上噗浪玩的(★)

下收小小片段(連荒哦)

「待人太溫柔會招罪受的……」荒淡淡的說著,這讓才剛剛給他下了風神之佑的一目連淡淡的笑了笑,也不想想這是要保護誰呢,然而最終一目連誰都保護不了的追上了大家的腳步。

給人帶去療傷的一目連聽見遠處傳來自己主人的聲音,他正訓著晴明要他好好看著怎麼還是讓他們傷成這樣,雖然很欣慰自己主人的關心,但是是他自己堅持要保護那人的可惜最後還是失敗了。

礙於不想讓主人太過擔心自己一目連選擇先乖乖的療自己的傷,那都是一些外傷罷了,除了上藥有些刺痛外沒什麼。

想著藥也上的差不多一目連才想走時,好不容易訓完晴明的博雅也剛好走來。

「沒什麼大礙吧?這麼傷這麼多處?」

「一個不注意…所以…」只顧著血量過低的荒讓一目連沒能注意到全員幾乎都是這樣的血,縱然有些人看起來還挺多的,但面對敵人的下一擊根本扛不住。

「真是…也不先休一會要去哪?」面對主人一目連跟其他式神一樣使了壞總在主人開念前溜了開,但免得也習慣的博雅怎麼肯放過他。

「我…」雖然一開始是對方的晴明上門來找自己,然而久了也不能怪本來就是神明的一目連對荒多了一份眷顧,更不用說當時場上就他一個輸出怎麼能叫大家不為他多費些神看著。

「算了…你要去看他吧!去吧!自己看好自己」

還沒能靠近荒的房間就被一群忙進忙出的式神們給嚇得每一步都格外小心。

「沒事吧!」對於剛剛差點給自己踩到的小紙人一目連說著,不過他還是沒能得到回覆,小紙人只是稍稍點個頭便繞過一目連離開。

「這該怎麼辦好……」

「發生了什麼事嗎?」

靠近一些一目連便聽到困擾的聲音道,探出頭一目連問道。

「啊!是一目連大人…」裡頭的情況是已經處理得差不多的傷口藥也都上好了只是要纏上繃帶的話光靠裡頭的小女孩們根本辦不了,當然看了一下眼下女孩們也不想拖太久免得荒赤裸著上身最後著涼了,說了說一目連便走了進來。

「就讓我來幫忙吧…」

「真的很對不起明明一目連大人也受傷了…」

「沒事的,只是小傷沒什麼大礙」幫女孩們扶起荒靠上自己的身上接下女孩遞過來要纏上的繃帶一點一點的包裹起那人。

「太好了!謝謝一目連大人!」

「嗯…這些傷多久會好呢……」輕輕放下荒一目連抽出本來在荒身下的手蹭了蹭荒臉上的小小擦傷,說來自己要保護他,但看來自己還是不夠爭氣給人炸開盾本來盤旋著荒的符咒也這麼四散劃傷了他。

「很快的!畢竟這可是我們寮裡的特效藥呢!」

「是嘛那真是太好了…謝謝你們」

「那既然一目連大人在我們就不打擾了」

「咦?」

這其實是晴明的命令,想當初兩人找到自己後就把荒跟自己關在一塊,那時的他不大,說白了還是個孩子。

之後說是要讓荒看看大人的世界硬是把人拖了出去,還好一目連提荒分了一半的痛才免得荒就這麼出事,但孩子還是跟一目連身後的煙給嗆咳著,後來的事也沒法看清楚,噙著淚站在那盲打。

评论(4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