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買了神樂鈴給我寄然而我獻上1等奶荒回來的是17等委屈的孩子(一片都沒有)我已經尋訪了5次了+1自己的

紛飛的櫻花是荒一直以來的煩惱,身為一個神使,雖說真正的工作是傳達神的旨意

但是附加的工作就是神社的整潔,加上這又是個風神大人的神社。

風神大人本來也沒奢求一個能夠看見自己的神使,畢竟只要能傳達到自己的意思別是個騙子誰都好,但既然來了個如此優秀的神使,他也沒什麼好說不的不是嗎?更別說荒身為一個神使該有的才能。

白淨的狩衣穿在荒的身上襯著他那群青色的長髮,一手持著神樂鈴一手牽著那垂絹一步步的走來過來,飄舞的櫻羽環繞在他身旁形成那比櫻花還美的景致,這大概可以取代陪伴自己如此多年的櫻花樹成了第一名的存在,而且來參拜的人也比以往來得多了些。

然而美好的時光總不能永久,就好似那外頭的櫻花樹,花開花謝也不過轉眼之間,還來不及為他感嘆美好就這麼凋零了!

風神大人輕輕的嘆了氣,而一旁的神使則是為自己掃了一上午的地而重重的喘了出聲引來了神明大人的注目,大概是對上了眼荒忍不住為自己如此粗魯的表現感到難為情的偏了偏頭。

「這幾天辛苦你了!」偏側的頸子露出在那衣領外頭讓風神大人注意到那勞動所帶來的汗水而關懷的問道。

「也沒說多累就是」或許是汗水的關係風神大人的手貼了上去有些涼讓本來就把風神大人趕出自己視線之內的荒有些受驚的縮了起來一面用自己的手蓋了上去。

「那就好,不過還是別著涼的好」

「嗯……」

風神大人溫柔的關懷。

大概是那時開始那花瓣成了荒另一種煩惱。

※花吐我果然不行,不過要設定的話我覺得荒應該是吐櫻花,那有這風神大人髮絲的顏色有象徵自己對於風神大人而言就好似那櫻花一般短暫但對於風神來說是最美好的時候

一目連就是相較之下的桔梗永恆的愛,縱然荒是人走了他還是忘不了他所以這份情感將會因為一目連而永恆,即時對於一目連自身來說那是絕望的愛也是。

评论(3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