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湯記設定的腦補




-00


『碰-』悶悶的聲響響起,這讓隔壁房裡清晰的聽見的三藏放下手中的報紙望了一下等待有人去看看,然而幾秒過去了,三藏這才緩緩的起身過去查看。


「你們在做什麼?」一開門三藏就看見了聲音的來源,家裡剩下的兩隻小鬼異常安靜的撲跪在榻榻米上頭,如此問道也沒人回話。


最後三藏不得不上前把可以看到小小腦袋的悟空抱了起來,畢竟相較悟淨埋在悟空雙腿下的腦袋,悟空是比較不費力氣的選擇。


然而才剛讓某人悶住的小臉見了光的那瞬間,宏亮的哭聲像炸彈一樣讓人什麼也聽不見,只能看著悟空哭泣的臉龐。


花上好一段時間老年人的聽覺才稍稍緩了過來聽清啜泣聲裡頭的抱怨。

「……都是哥哥……好痛……」

這兩個小笨蛋的腦迴路其實並不複雜,三藏一下子就能猜到發生什麼事。


也是那時他們把自己摔笨了也不一定,特別是指當時還小的悟空。


-01


黃昏時段,平常這時候悟空應該還在學校裡頭參加部活的,只是這天場地外借給校外人士不得已就這麼停止一天的活動提早回家,當然要是太早到家晚餐還沒完成得挨餓一小段,這促使悟空摸了摸自己的錢包打算在路上買點吃的回去,而耽誤了一會兒,然而還是讓他撞見這不可思議的一幕。


「痛!聽不懂嗎?」

「你個臭老頭少抱怨了…多配合一點怎麼樣啊!」

「臭小鬼少得意了!!」和室外頭悟空看見那映在上頭的影子嚇得手上的食物差點跌到地上,爺爺的雙手撐在牆面上頭(*1)而身後明顯是哥哥的樣子兩人交疊的影子讓悟空忘了考慮兩人可能是一左一右的情況,差點叫出聲來的。


-02


「三…三藏…吃飯了」給八戒使喚去叫三藏的悟空不敢看三藏的藏身在紙門後頭喚著,其實剛剛遇到悟淨時他也是這樣匆匆的錯開他,怎麼說就是難以面對那兩人。

「啊……等等就去」

「嗯!」在得到三藏的回覆後悟空趕忙的離開。



「怎麼了悟空今天吃得好少……」

「啊!沒什麼只是下午自己偷買了東西沒克制就……哈哈」

「啊!這可不行呀…」對於八戒來說這是一件大事,畢竟每天的分量可是算好的要是悟空少吃了那剩下的飯菜豈不浪費了。

「啊…抱歉…」咬著筷子悟空低下頭避開苦惱的看著剩飯的八戒外,另外兩人的視線。


當然效果只持續到那兩人吃飽後,少了注視後依然待在飯桌前的悟空三兩下就把八戒的煩惱收拾乾淨只差沒幫忙洗個碗而已。


-03


攤在床鋪上頭明明今天沒有練習怎麼會比往常還要來得累悟空怎麼也想不透,只是腦海裡頭不斷的浮現那時門後應該有的樣子的幻象。


「不會吧…雖然悟淨的興趣真的很奇怪…」側過身把自己泛紅的臉蛋埋入手臂之中悶悶的說著。


自己曾不小心看見悟淨的珍藏,盡是一些怪東西,這麼想來悟淨也常常挑戲三藏什麼的,雖然對自己的爺爺說這種話很奇怪,但是自家中的爺爺比別人家的來得年輕許多這點悟空是很明白的,也是因為這麼年輕就被人爺爺喊著爺爺的也頗怪這才直接叫三藏自然而然就習慣了。


「唉~還是去問清楚吧!」與其自己這麼煩惱悟空更屬於說清楚的孩子。


然而這一踏出房門悟空就後悔,只有悟淨奇怪也就算了來八戒也這樣。


「身體真硬呢…」八戒說著。

「啊!!!!!!大家都好奇怪啊…」悟空沒能等八戒說完就激動的衝入房內

「都怪爸爸坐著就不動了…」

「「嗯?」」看著跌在面前的悟空兩人疑問著,雖然這畫面看來也很奇怪上身為了貼上貼布和服就這麼腿下一半,身旁則是跪坐著把貼布纏在一塊正在努力解開的另一個男人在外頭怎麼看也會叫人誤會,不過他們依然相信這孩子是純真的。

「悟空你誤會什麼了?」笑起來的八戒不同往常是叫人害怕的那種,這時誠實是好事,不過縱然坦白的過程完全與悟淨無關,但這最後還是交給家裡的長輩來裁定的互看了一眼後,三藏跟八戒伸展了一下自己的身軀,接下來就是在家中翻找出那類物品一堆一堆的搬出家門。


「三藏的腰不痛了?」跟在搬運的三藏身旁悟空問。

「不!不過你能幫忙會更好!而且就像八戒說的多動一下身體是好事」




註1:網路上看到的舒緩閃到腰的動作,這裡讓悟淨教三藏是因為雖然悟淨年輕,但是感覺家裡粗活他肯定是包辦的,可能誤傷了自己,所以都是自己來舒緩。


無意義的短篇w只是想這可愛的孩子們的教育該好好重視呀!

大致上就是一個腦袋摔出洞的孩子,誤會了什麼事情www

我自己是習慣藏後頭…不過真心想求同好,我是最近剛剛入坑的…0///0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