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捲簾部分


-00

這次捲簾回來算是初見自己的妹婿。


不論是婚禮還是葬禮都沒能趕上,這讓捲簾回來時實在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這個陌生人,還好自己的兩個兒子似乎已經跟對方混熟的介紹了他們彼此。


「既然哥哥也回來了要不去給花喃上香吧!」

「啊…這陣子辛苦你了」

「別這麼說!怎麼樣這些也是我該做的」溫柔的笑著,但是心細的捲簾不難發現那男人眼下的黑眼圈,就好似當時的自己一樣,雖然提起來真的很遜,不過自己就是一個活生生老婆跟人跑的傢伙,好在對方是個不重視孩子的女人,撫養權才落到自己身上。

「有什麼事就說出來吧!反正我們是一家人啦!」揉弄著八戒的頭髮說道,記得當時花喃也是這麼對他說,接著接下他懷裡的悟空下樓去哄,不然吵到父親大概不會讓場面變得安靜只會多個老人家的碎念。

「啊…那真是太感謝」隨著主人低垂下來的腦袋劉海遮住了他的雙眼,但是不能在孩子面前表現出來的傷心似乎在同輩的人面前不需要隱藏。


「差不多該準備午飯了…」八戒拈完香後便起身說著,這讓捲簾很訝異。

「這麼早?」

「哈哈!悟空食量大嘛…要不現在就開始準備可能會來不及出菜的」

「啊…好像反倒是那兩個小鬼給你添比較多麻煩」

「哪裡!他們可很會幫忙的呢」然而這些幫忙大概是悟空真的餓到受不了了才藉口混進廚房一面料理過程一面伸手偷吃,這些八戒都看見了只是沒說而已。

「說到幫忙今天讓我來吧!」

「咦?可以是可以…可是哥哥不會累嗎這才剛回來」

「不!而且久違的爸爸的味道孩子們應該很懷念吧!」

「「完全不會!」」

「……一點都不想念?」

本來還跟八戒在前往廚房的路上不料在客廳遇上孩子們直接被打了槍,說懷念是會,但是怎麼說面對八戒的料理,爸爸的味道就遜色了,除非真沒東西吃不得已吧。


沮喪的捲簾坐到沙發上,雙手無力的撐在膝蓋旁垂下的頭顯現出他是有多麼難過。

「啊!!不過我們都很想念你!還有你有趣的故事,趁八戒準備午餐跟我們多說點吧!!」大概是看不下爸爸這模樣悟空立刻拍了拍他跟悟淨做的沙發椅的中間說道。


而身為父親的他似乎也是對於自己的故事很有興趣。

「那我們就從……」








评论(4)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