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打了一個有一目連的結界好良心不安qwq


隨說這樣很殘忍,但是為了寮內的突破我還是做了。


一個混亂下去博雅就不分敵我的送了自家一目連最後一程,雖說大致上的傷害全是荒一手造成的,然而最後不用他的手來了結自己是否荒會好過些,如此想著風神大人化為煙霧前露出溫柔的笑容。


「什麼時候…」

「嗯?」

「什麼時候我們寮裡才能有一目連呀」

晴明才剛轉身要起步離去就聽見荒低聲的問著,最近實在是太過思念那人的身影在荒的要求下也提他更換了衣物,是更加貼近那人似的顏色,身旁也多了環繞著荒的龍,這會荒就是輕撫著他的下巴。

「啊……」

「別說你忘記了!」

「沒…怎麼敢呢…只是最近真的不怎麼適合呢」藍票也不知道疊了多少張就是沒能招來那人的注目。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