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堆日常~


※衍生自【最湯記】的同人
※滿溢而出的私設們,可以的再點開往下看。
※幼兒日常~

※其一
當捲簾發現時自己兩個孩子都在咳嗽,悟空是給自己吃在嘴裡的悟淨髮絲刺到,至於悟淨……。

「我不要!我不要!」
和室的隔音一向不怎麼好更別說家裡的孩子又是那麼吵鬧的,但金蟬並不討厭這樣子,輕笑著對房內的另一人說著。
「呵呵…男孩們又再吵了」
「嗯…」看著天花板,三藏大概知道樓上那小鬼在往哪裡跑,真不知道家裡就這麼大到底是可以跑到哪裡,然而很快他就知道他們不是在玩。

捲簾一手拖著悟淨,另一手則是托著倚在自己身上的悟空,因為雙手沒能閒著他只好用腳輕輕推開紙門。
「都在呢…」看到兩人都在裡頭捲簾說著當然還摻雜著悟淨的抵抗聲,這很理所當然的引來三藏的不滿。
「啊?」
「悟空麻煩了」捲簾放下肩上的孩子道,隨即轉身抱起掙扎的悟淨。
「怎麼了?」慢慢的起身金蟬上前走到悟空身旁跪坐下來抱住悟空問道。
「不要……」大概是吵了一陣子悟淨的聲音也小上許多甚至摻了一絲絲沙啞。
「沒!大的這隻感冒了…還有頭髮也該剪剛剛悟空還在吃他頭髮不知道嘴裡有沒有要看一下」大概是出不了聲了悟淨意外的安靜的倚著捲簾的肩頭。
「好吧!啊~」聽完後金蟬對著懷裡的孩子說道,而悟空也聽話的張開嘴給人檢查。

抱著悟空金蟬自然也懶得動順手的推上紙門後就在原處逗弄起孫子。

過了幾分鐘金蟬這才發現三藏剛剛在看的報紙好久沒發出翻頁的聲音抬頭才見到對方也正看著自己。
「爺爺也想玩嗎?」說著金蟬讓悟空跟著一起看向爺爺,只是後者在看見那圓滾滾的大眼睛後不屑的撇開頭彆扭的用報紙把自己包了起來。
「又來…」
「……老實說不好嗎?」抱著悟空金蟬慢慢的接近三藏把孩子直接貼上了三藏的背說道。
「別鬧了…誰稀罕了!不過就是小鬼罷了!喂…他在吃你頭髮了!」要金蟬別鬧自己後前者把孩子抱回自己懷中,不過垂下來的髮絲缺成為孩子的新玩具一下子就放入口中。
「啊!糟糕!不行啦這不是吃的!」金蟬慌張的說著。
「別扯…等等被拔下來…」見識過這小孫子蠻力的三藏勸說著,隨後抱過悟空一跟跟鬆開他抓住金蟬頭髮的手再來只要金蟬一往後有沾滿口水的髮塊就掉了下來。

然而大概是反應不夠悟空快,本來幫忙稍稍撐開悟空嘴的手指就被悟空給含入口中,輕輕的咬了一小口。
「他咬我……」
「嗯?」並沒有發現這話問題點的金蟬看著自己頭髮疑惑應聲。
「有牙齒了……在這裡」稍稍撐開孩子的小嘴巴,裡頭果然冒出白白的小牙頭。
「啊……真的耶!相機相機」說著金蟬就起身跑不見。
「什麼!別把他丟給我一個人!!」
「說什麼呢!這麼珍貴的一刻!」回來的金蟬說著一面把三藏當成自己的工具一樣拉開悟空的小嘴。

基本上從捲簾出生來後金蟬的興趣就是這麼樣的,記錄各種奇怪的畫面。
「可以快點嗎…口水都漫延到我手臂上了……」
「快好了…」
大概也是受到這樣的媽媽的影響自己的大兒子也這麼喜歡記錄各種東西。

「以後無聊就可拿來看不是嗎…孩子終究會大的…看看現在就跑走一個了…」

==========================
後記:幼兒長牙會口水比較多然而也會為了清理喉嚨而咳嗽w也會喜歡咬東西

金蟬奶奶的遺言大概是想要很多很多可愛孫子的照片吧qwq所以每年都要有全家福。


※其二
畢竟捲簾的老婆是?,這點爸爸要怎麼跟兒子們說好,所以這裡根據捲簾的工作私設大概是跟人跑了理由無非就是工作繁忙沒能配老婆。

下收自己覺得大家對於孩子的教育ww

捲簾(傳統):你們都是從石頭裡蹦出來的((●教育的錯誤

八戒(西方):別這樣亂說!!悟空你知道你是怎麼出生的嗎?

悟空:我知道啊!男人跟女人本能的嗶----

八戒:………誰教你的呢?

悟空:悟淨!!

八戒、捲簾:悟淨嘛!(gojyo ka)

三藏的教育方式是我想大概是猶/太/人的方式(送孩子去背書),畢竟感覺上三藏好像也是這麼長大的


※嗯……大概是捲簾跟八戒的CP感((帶孩子辛苦了

夜晚的涼風輕輕吹拂著,這力道恰好的吹開纏繞著捲簾的煙霧讓來人看清那人的模樣。

「這麼晚了怎麼不睡?」看向樓梯口捲簾放低聲音問。

「以為家裡有小偷所以下來看看」對於這個突然回來的男人,八戒並不清楚他的習性,以至於這陌生的腳步聲在夜晚的家裡行動起來自然的就引來八戒的注意。

「那可讓你失望了!…不過這家裡何時有可以帶走的值錢東西?」

「嗯……是沒有呢!」這家裡最值錢的大概就是家人的感情其他就是對於悟空而言珍貴的食物,畢竟要是這些晚上給人偷了明早的早餐可就煩惱了。

「哈哈!」對於疑惑的樣子捲簾感到非常有趣而不小心笑出聲隨後立刻給八戒按住嘴而笑不出聲。

「你想吵醒他們嘛?」壓低聲音的說。

「……不」

捲簾才想起來他已經回到家裡,家裡可麻煩了兩個孩子給吵醒倒還好,老頭的話那就是不一樣的事比鬧彆扭的孩子更難處理,而現在這件事看來不只捲簾一人知道。

「不過把你吵醒了真是抱歉啊…傍晚只顧著跟孩子們說話嘴巴沒能閒下這會才有點饞」

「不會不會!倒是有些事情讓我挺好奇的」

「另一半不在很難受吧?」

「咦!」

「我能懂的,那時我也是這麼想還一個人帶著兩個孩子」

「這些事在見到孩子們前花喃就說了…說他離不開家裡」

「這樣就毀了你們的兩人世界啊」

「有孩子也比較熱鬧些」

「要是這樣的話也太過熱鬧了」想到家裡可不只自己兩個孩子一樣吵還要算上那個大孩子才行。

「有個時候可是差點翻掉屋頂呢!那時就是因為他們才能有事做」大概是認為在這件事上捲簾怎麼也算的上是前輩八戒才會問他的。

「嘛~這樣很好不是嗎?與其難過的過每一天這樣挺充實的,不過我的話可是充實過了頭…想想悟空還小的時候可是每1小時要一次奶」

「那真的很辛苦呢!」

那時金蟬老人家也還在世,跟著花喃兩人一同幫捲簾這才勉強有一點睡眠可言。

關於捲簾的事那時家裡可也是鬧翻天,當時為了挽留老婆跟孩子捲簾可是費盡心思,畢竟老婆已經鐵了心要走,可是捲簾好說歹說才把孩子留下,但自然成為問題的就是孩子的生父。

這事在悟空出生後是有意願要檢查比較對方的男人也很在乎是不是他,最後是看不下讓那麼小的孩子挨針的金蟬出聲制止。

「誰敢動他我跟誰拼命!!」從沒見過這麼凶悍的媽媽可真是嚇壞了捲簾。

「哈哈!原來他老人家是那樣子啊!」

「不不!平常應該要跟溫柔的…畢竟要能容忍那臭老頭人不好可會受不了的」

「說得不會是你自己吧!花喃總說你就像媽媽一樣」

「那是逼不得已的…畢竟媽媽在忙該是全職家庭主夫的人又不可靠」

「說誰啊!大半夜的吵死人了」

「「啊!吵醒他了」」

偷偷摸摸的問一個有同樣吃親情向的同好嗎0//0,當然我也可以吃CP的……不過是主八戒、悟空攻;三藏、悟淨受,求同好~

评论(1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