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設的ABO,看了不少資料都說O是少數所以真的給他很少數,多數為B

主要的→荒B連A

寮內其他情況→晴明B博雅B

狗子B崽O

夜叉B青坊主A

妖琴B黑童子B


連信息素:薰衣草味,淡淡的很吸引人,荒很喜歡常常這時會膩在連的身旁((荒的感想

崽兒信息素:很香,而且太過分的濃郁叫身為B的狗子也受不了直接暈死過去。

青坊主信息素:檀香,受到寮內O的影響青坊主,縱然不願也會本能的散發氣味,這時夜叉也會來亂,然而因為自己不受影響會調戲青坊主聞聞外頭,再來就是他背後可怕的青坊主


黑童子:這什麼味道…

妖琴:別問…靜靜的聽著吧(撫琴)




每到某個季節寮內總是摻雜著許多詭異的味道,或者說單獨聞起來是好的然而當他們混雜在一塊難以形容的感覺叫誰也都好不起來。


更別說本來就是會受到那些氣味影響的式神,當然也有些例外,說好要保護崽的天狗自己先因為過於靈敏的嗅覺暈死在外頭。


「還好嗎?」倚著門柱一目連閉目養神的在那休憩,然而臉上一點放鬆的感覺都沒有,眉頭皺得緊緊的,就連荒的到來都沒能發現直到後者出聲才睜開眼。

「啊…你來了啊」側頭一目連向來人招呼。

「嗯!既然要休息怎麼不進屋內?」跟著一目連坐在屋簷下頭,這時是夏天,雖然這麼問,但荒也很瞭解這天那麼熱誰受得了在屋裡頭悶著,當然對於只能把自己藏起來的妖狐來說很抱歉,但是這天氣真的很熱。

「…熱,而且…」而且更重要的是悶出汗來的話可能增加自己的氣味刺激了其他人那可不好。

「是嘛…那…要躺著嗎?」

「嗯?」

看著荒收回自己垂在外頭的腳跪坐在一旁輕拍著自己的腿說著。

「躺著不是比較舒服嗎…」理所當然的說著,荒不是不清楚這是什麼季節,而是真的知道才想讓一目連窩在自己身邊,雖說自己什麼味道都沒有,但是多少也有衣服上的味道。

「不好嗎?」看著一目連遲遲沒有動作荒問道。

「不會…不過我想我們還是進屋吧」


※好像看他們色色的事030

评论(8)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