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遊記同人文~

※其一黑澤爾X玄奘三藏

※其二悟空跟三藏,小短


其一


說來這毛病發作的真不是時候。


眼前忽然一片黑讓如今身邊沒什麼可靠的人的三藏不得不扶著身旁的樹來支撐自己。

「sanzo-han?啊…怎麼已經累了呀」一直被三藏快速的步伐拋在後頭的人這才有機會接近。

「囉唆……」推開擋到自己的那人三藏說著,一面抬手抹去臉上的汗水。


不用言語,黑澤爾也知道那人累了,想來平常總是有那麼好的代步工具,這會突然淪落如此的下場一切都靠自己的雙腳可能暫時吃不消吧。



一路上從一開始追不上三藏的步伐,到現在近黃昏時反倒是兩人走在前頭等著那新加入的成員慢慢的追上了。


「怎麼辦呢…」苦惱的撐著下巴,雖然很想讓卡特把那人抱起加速整體的速度,但是這方法早在三藏速度慢下來沒多久就試過結果當然是給那人繞過繼續向前。

「……」沈默不語的卡特稍稍揮了手,雖說這真是好方法一個,畢竟要扛起他也不難就是有意識時這事不好辦,但是最終還是沒有實行,主要是怕力道不好傷了那纖細的人,再者要他醒來後肯定會被完全戒備起來。



為了不讓他討厭而生遠自己他們可是耐心的等著三藏自己跟上,最終還是讓他們達到目的地,也因為太累的關係三藏一下子就拒絕了他的用餐邀請爬上床睡過去。


沒人時倒還好,不過很快的用餐結束的黑澤爾回來了,稍微的騷動而已就讓三藏醒了過來,縱然一臉抱歉的看著那人,但看在某個心情不愉快的人眼裡那可一點歉意都沒有。


夜漸深了,旅館外頭的人也少了整個安靜下來的現在反而讓三藏無法入睡,主要是對於他而言那兩人都是陌生的傢伙怎麼可能放心自己睡昏過去,更別提現在月光無法照到的那角藏著的那個人。


無奈的嘆了口氣三藏坐起身。

「…?」這才發現隔壁床的人跟角落的人一樣緊緊盯著自己。

「哈哈…怎麼了?孤單寂寞睡不著了嗎?sanzo-han」這話說起來要給全錯也不對畢竟自己就是睡不著但絕對不是孤單什麼的,自幼他不就自己一個人睡過來,不過話說回來那人的舉動依然叫人討厭。

「要不我們可以分享一張床唷~看」優雅的翹起腳黑澤爾一貫溫柔的笑著。


看得更叫人火大,使得本來低血壓而缺血的腦袋瞬間沖上血氣而泛紅了耳根。

「啊呀…別真的動火嘛~」

「嘖!」


「sanzo-han不睡嗎?」

靜靜的看著黑澤爾,對三藏而言要再一次入睡當然很容易,但是在這兩傢伙面前是免談的。

「嗯……」

「嘛~要像第一次出來玩的朋友一樣了整天也可以哦!」不若三藏沒什麼話,黑澤爾活潑多了,從剛剛開始也是這樣面對不說話的三藏黑澤爾總能叫他至少應個聲。


但這樣不良的對話品質還是會讓人無法繼續的。

一屁股坐上三藏的身旁,床鋪才稍稍一沉,三藏就像觸了電一樣跳了起來挪動自己一些。

「做什麼!」

「要不做些有趣的事兒?」

掐起三藏的嘴主教大人湊近自己的,他想試試這人的嘴是什麼的感觸,不過他並沒有多意外,就好似那些柔軟的甜品一般軟呼呼的只是沒那股香甜的氣味。

「咳咳…這可還真是毀人美夢呀…」

「你……」

「啊啦…sanzo-han沒有很生氣耶」本來預計他會揍自己,然而反應卻意外的緩和一些只是給罵罵而已。

「難道說…這不是sanzo-han的初吻?」

「哼!又不是小孩子在意這事?」確實這不是什麼好在意的事,然而給人碰到還是覺得噁心,畢竟那溫熱的鼻息剛剛就湊自己那麼近,而且他晚餐吃些什麼全都讓自己知道想來可真是噁心。

「嗯…也是呢…都是成人了呢」本來就只是想調戲調戲一下。


挑起三藏的下巴,明明什麼事都還沒做,這回三藏的身體卻記住教訓似的直接賞了主教一巴掌。





好想…好想調戲他啊qwq

然後有點喜歡主教大人~聲音好好聽吶~



其二






大概是連夜趕路的結果。


這讓吹了一晚涼風的前坐人不怎麼好受,縱然不出聲后座的兩人以及八戒都能察覺到。


「……」如此的情況下對於車子突然的振盪還真是讓本來不好受的人更加難受。

「很痛?」說著悟空從一旁伸長手臂貼著那人的額頭。

「……」皺眉三藏並沒有回應悟空的話,只是他的手似乎會讓自己舒服些的貼了上去。

「大概是一直吹風稀疏的腦袋著涼了吧……啊!少見的沒反應耶…真的很痛?」本以為三藏會不滿然而頭疼的情況似乎讓他沒法生氣的乾脆無視來自自己身後的聲音。


「要不先休息?」停下車子八戒一貫溫柔的語氣問著,要是平常三藏大概會不滿延誤行程,但現下是他自己的狀況,既然別人都給了這麼好的提議接受也沒甚麼不好。


雖然馬上就拿出毛巾之類的東西包裹起來然而在這樣的大熱天只會讓人更難受。

「拿掉!熱死了…」憤憤的扯下八戒好不容易包好的毛巾,又因為不小心動怒腦中一陣疼的扶著額前低下了頭。

「那這樣呢?」說著,總是精力充沛的孩子伸出自己暖暖的手摀住三藏的額頭從身後瞧還以為他們還有心情玩猜猜我是誰的遊戲,慢慢的拉過那人最終他就這麼靠上男孩的肩頭給人安撫著。


大概是後來發現三藏睡著了悟空才開始慌張自己的呼吸會不會驚擾淺眠的他而努力的憋氣,又因為要沒氣的瞬間一個吸氣全部的努力都白費的讓三藏睜開雙眼。



----

發現除了三藏大家的額頭都有保護呢~

一直吹涼風感覺對身體不好呢




评论(6)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