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向的三藏家w


-00


「嗯?你戒煙了?」

「不…只是…」

「只是…?」

「在忍耐…」

「哈?」

「噓!給你看看我的寶貝」像個孩子一樣光明炫耀性的說著,一面拉起烏哭的手把人領到自己房門外頭。


輕輕的推開紙門露出一小縫,窺探進去般的光明回過頭要烏哭一塊看看裡頭的寶貝。

「很可愛對吧!」

「家裡什麼時候……?」

「小聲點!要是醒了你哄哦」

「什麼?」


光明說是那孩子的哭聲把他喚了過來,只有抱起他時那吵雜的哭聲才能消停些,四下又沒人…。

「就撿回來?!」

「啊!因為被丟在那裡多可憐啊!」

「不不!隨便在路上撿東西回來就問題!而且還是個孩子…要是是失蹤人口怎麼處理」對於現今這社會怎麼想也不正常。


這半夜在烏哭的要求下兩人個人去了趟警局,雖然查了可惜目前並沒有任何人做走失嬰兒的備案。

「那就留下吧!」

「啊…真那你沒辦法」


就從那天開始本來兩人的生活多了一個孩子,雖然是這麼說不過多數時間都在外頭的烏哭幾乎沒能參與。


「我說女孩子果然要可愛的吧!」

這幾天烏哭少見的回來而且沒纏著光明而是為了光明的寶貝在二樓打轉,告一段落才下樓對陪著三藏的光明說道。

「嗯?女…孩子?」複頌一次烏哭的話後光明慢慢的看向自己一旁做著作業的孩子。


這讓三藏有些生氣的低下頭,大概是看情況不對光明慢慢的走到烏哭身旁對著他的耳畔低語。

「是男孩子哦…我們家的孩子」


「誒……那也該自己睡了吧!」

不知道是為自己搞錯孩子的性別尷尬還是認知到不是可愛的女孩兒而是男孩子才變的烏哭說著。

「誒…這樣我會寂寞的」光明說著,完全無法理解孩子還那麼小就要趕走他的意義,更何況三藏也對新房間表示十分不喜歡。


最終這樣的結果就是三個的人擠在一塊,不知道是對到眼還是烏哭真的瞪了三藏一眼,這讓三藏也不滿的反瞪回去然後用他小小的身體盡可能的貼近光明一些。



-01


烏哭很少參與看顧孩子的事情,畢竟他有繁忙的工作在身上,而自己已經很少佔有光明的時間現在又要切一半給那孩子自然對他不會好上哪,自然不了解他的事。


至於沒怎麼關心隔壁兩家的孩子都上幼稚園為什麼就自家的沒去,倘若問了光明大概也會說自家的孩子黏人,但烏哭也不是笨蛋,說黏隔壁金蟬家的悟空才是最黏的。

這事是直到光明去世後無奈一人得接下保父的工作時烏哭才慢慢的知道光明在這孩子身上下了多少努力。


-02


光明並不是不願三藏上幼稚園交些朋友而是園方不願收,年幼的孩子有著氣喘一病發起來實在讓園方不敢擔著責任,最後也只能有光明全職看顧這孩子。


最讓人遺憾的還是光明如此全職的好保父沒人參與三藏第一次的家長參訪,而是烏哭代替他去了,班上怎麼也想不到如此安靜的男孩兒會有這麼有趣的爸爸不禁羨慕起來,唯獨當事人感到十分遺憾。


然而遺憾歸遺憾往後的日子還是得過,一開始烏哭以為孩子已經不小了離去二小時一次奶的那時應該好看管些,但從小就不喜歡彼此的兩人還是過得十分尷尬,更不用說那時光明剛走不明白每晚都是三藏跟光明一同就寢的烏哭自然的回到自己房裡睡,留下三藏,本以為他會去自己給他打理好的女兒房睡,半夜給他巡視時才發現別說是人了連床罩也沒罩上過。


家裡尋了一下就在那供著光明牌位的房裡找到。


這當然讓烏哭二話不說的拿來被子蓋上睡在這裡的三藏。

「可真是留了個大麻煩給我呢…」

輕撫著彆扭的孩子的髮絲烏哭無奈的說,夜晚的陰涼讓孩子摸起來異常的冷,也難怪他會縮成一團。


不僅想起以前也曾經這樣,彆扭的孩子非要光明陪自己睡下才願意進被窩,然而烏哭也任性難得的會面怎麼可以讓一個孩子打斷雙方堅持下光明之後讓三藏睡在自己的腿上,當然最後光明的腿給躺麻了還要烏哭抱孩子上樓小鬼就會給弄醒不滿的要找光明。


想著烏哭自然不可能在沒光明的情況下抱走孩子而是陪他留下來。


-03


工作關係烏哭對自己的生理時鐘什麼的早就沒什麼感知,自然的忽略早午餐的時段,當發現是早已經是下午的時候,這才想找自家的孩子卻發現早就被隔壁家的孩子抓走玩了一個上午,累是累,不過孩子不都是這樣嗎?看著三藏泛紅的雙頰烏哭只是自然的跟玩瘋的小鬼做了連結,只是稍稍問候了他有沒有吃東西。

「有哦!!金蟬做了好多!!」

「是嘛…那還真是讓你們照顧了呢!」

對於自己的失職烏哭不免感到有些對不起,當晚也不勉強他一個人睡。


只是一天的玩鬧沒悟空那樣體力的三藏覺得更累,但身體卻睡不著有些喘,或許昨晚擅自在靈堂前睡下有些感冒了。


那一晚真是嚇死了新手爸爸。


夜還不深,這讓烏哭也聽見孩子奇怪的聲音。

「喂…小鬼做什麼?」

沒能見過這孩子發病的模樣烏哭一時間也不明這是什麼情況自然的就是慌張起來。


同時隔壁家的悟空因為玩了一整天要靜下來也是難事,這會根本還沒睡下而本能的察覺到危機,本來就跑著給金蟬追的他就這麼擅自從自己圍牆跳了過去,闖入三藏家的庭院,留下掛在圍牆上沒能跳過去的金蟬。

「悟空!回來很晚了」

「情況不對!」

「哈?」吃力的攀上那及胸下的矮牆金蟬真是想不透悟空這孩子怎麼跳過去的,一追上就發現悟空真在喚著三藏的名準備撬開他們的家門,還來不及阻止門就給孩子的暴力弄開。

「啊……悟空!!!」要是這是不認識,人家悟空這孩子大概就是私闖民宅,說起來該是教育者的失敗嗎?


不過還好悟空沒給金蟬抓到這才撞見慌忙的新手爸爸跟三藏。


對於金蟬這情況不是第一次見,畢竟就自己家那孩子才有那樣的體力,太過勞累使得三藏曾經就在他家發病過,不過臨時間熟悉這事的人不在,金蟬能幫的就是替三藏父子兩叫來救護車。


评论(6)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