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蟬家的情況~



-04



對著緊鎖的家門悟空就好似一個禮拜沒外出的大型犬一樣朝著主人一面抱怨一面抓撓著門板表現自己的不滿。


「不行~」

「………」

堅決的語氣讓人無法反抗,但是悟空也不是那麼容易放棄的孩子,乾脆的直接在玄關蹲著以沈默來反抗金蟬。


如此的下場就是讓自己的身體也靜下來開始犯睏的點著頭,差一點兒向前傾的碰到地面時金蟬出手撫了悟空。


「現在還是凌晨呀…至少明天好不好?」雖然這本來就是金蟬的打算,不過看來不說悟空是不會乖乖上床睡覺的。

「真的?」大概是想睡了,悟空的聲音沒了早些前的激動反到有點撒嬌的奶音問著。

「當然!好啦我們快去睡吧」張開雙臂等候悟空自行撲進懷裡金蟬這才抱起他,一起身的金蟬大概是蹲久了眼前一陣黑所幸沒帶著悟空一塊跌回玄關才切了燈上樓。


----


天剛矇矇的亮,鳥鳴依然稀疏的很,但就是這點微弱的變化讓悟空醒了過來。


大概是全醒悟空坐了起身過大的動靜讓金蟬也醒了過來,但卻閉著眼。

他還不想醒所以想著或許別給悟空發現他應該不會硬自己叫醒,然而悟空似乎揉了揉眼讓自己清醒些後起身跪在金蟬身邊開始晃著他。

「金蟬…金蟬…」一直是側身睡的金蟬對於悟空這頻繁的搖晃本來微醒的意識差點給悟空弄暈過去,最後是悟空一扯讓金蟬平躺了過來,緊閉的眼皮可以感受到窗外已經稍稍有微光而孩子的黑影在他感受到後慢慢的逼近,想來這還真是恐怖。

「…………」突然空間安靜了下來金蟬有點摸不透悟空是想做什麼的瞇開眼瞧了一下。


悟空是站在他的身旁的,雖然是孩子但站起身來還真的看不到悟空的表情,而下一秒他又突然逼近的跌了下來壓上金蟬肚子。

「!!!!」

「啊!起來了…」給起身的金蟬稍微滾了下來悟空也立刻的爬了起來對著撫著肚子的金蟬說著。

「嗯…」

「說好的!所以快走吧!」牙還沒刷悟空就抓起金蟬的手把人拖了起來,另一手還不忘帶上自己的黃色毛毯。

「等等…要先刷牙!!」差點給悟空拖下床的金蟬即時的攀住床腳穩住自己,隨後起身把悟空反拖進浴室刷牙。


外出的前置作業金蟬準備的十分完全,什麼都帶了就只差最重要的那個。


「坐好一下就到了……今天特別安分呢,平常不是討厭的很?」

「不這樣的話金蟬不開車的不是嗎?」捏著手上的毛毯,悟空無奈的說,他是真的很討厭這種東西,因為被捆著怎麼動都會受到阻礙,但是不這樣金蟬不會願意到前坐去的。

「也是呢!」


車程並不會很久,很快的他們也就到了醫院,下車前金蟬也試著要給悟空戴上口罩只是自己目的地到了悟空立刻恢復本來的任性討厭的東西一概上不了他的身,這種時候金蟬還真會思考一下是否自己太過寵溺他了。


「抱抱…」

「嗯!」完全敗在孩子的撒嬌上金蟬也就只好放棄抱起悟空。


-05


親戚間都很喜歡悟空這孩子,只是大家都已經有家庭在,雖說多納一個孩子也不成問題,但就在那食量,在親戚間讓人苦惱好一陣子。


那時金蟬也不以為意,因為作為一個獨身的男人親戚是絕對不會把孩子托給他的,直到那時作為同樣單身的同伴結婚時不得不出沒的金蟬才遇見他。


新郎跟新娘選擇了西方的方式辦婚禮,為此找了一個教堂進行儀式,隨後是在一旁享用自助的餐點,作為一個貪吃的孩子悟空哪裡不是往那裡跑,就這麼撞上金蟬跟新郎的敘舊。

「啊…」灑出的酒就這麼濺濕了金蟬的衣服。

「抱歉…」說著金蟬一轉身還真找不到孩子的蹤影,是給新郎抱起才看見那圓滾滾的大眼充滿著歉意。

「被我抓到了吧這小搗蛋!」寵溺的笑著,新郎表示結婚後這孩子可能會暫時來他們家住一會兒,雖然不清楚新娘怎麼想的那時有些擔心,然而就在看到悟空時新娘完全沒有拒絕的樣子甚至抱起來孩子留下自己。

「這樣真的好嘛?」問著,這孩子確實可愛,但是怎麼樣新婚後是兩人的生活。


這事的最後是在多方溝通下金蟬接下了悟空的撫養權,平常上班時就是往這對新人家寄放給他們照顧晚上在接回來,如此本以為兩人關係會不怎麼好,但悟空也很明白誰是自己最重要的人,這特別表現在金蟬過來接人的時候,一聽到熟悉的汽車聲悟空無論手邊在做什麼動作都很快的在門邊等候。


(小段子)


親子向的真相,就是糖果屋來著,養大來吃

烏哭:這麼說來是我吃囉?

悟空:三藏好吃嗎?

三藏:誰會給糖果騙啊!

烏哭:那這樣呢?(灑了美奶滋)

悟淨:你看果然會魔術吧!!!(指著烏哭)

捲簾:不可以用手指人!!!

看著三藏只舔著外頭的美奶滋放鬆的模樣,就好似小貓一樣。

悟空:把你的小黃瓜收掉你這個河童!


(私設)

因為不知道放哪裡所以收這裡。


烏哭是生物工程的學生修了光明的課生命倫理結識對方。

光明是副教授,當時是別系的但是後來烏哭轉雙輔追光明wwww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