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前面幾個文的設定的(悟淨家的還沒打完…不過不影響)

CP:悟淨X三藏


「你家的會來嗎?」悟淨悠哉的說著,仿佛自己不是給這雨困住的人一般僅僅拉著空盪盪的書包出現在三藏面前。


他們真的望不到誰來,八戒加入了學生會這會還有事忙不開身而且主要的是他也沒帶傘,兩人貼心的爸爸捲簾這時可正度假,本來就不看天氣預報的天蓬自然不會幫兒子們準備;悟空則是運動部的主將給教練留下來特訓雖說是雨天,但體育館肯定有他們的位置所以要盼金蟬來短時是不可能。


望著天空短時間雨要停是不太可能的,至於在這裡盼著兩人家裡的粗線條發現沒給孩子帶傘那更是要到明天才有辦法發生的事。

「今天放假他在家…」肯定是睡死的,一提到放假,三藏家的日常就是死寂,烏哭平常忙累就算,對於還是學生的三藏他還在上課都睡了不少回去的假日還能這樣睡悟淨真是服了他。

「那等?」

「不等!」說著,三藏沒給悟淨什麼反應的時間就離去校門沒入大雨之中。

「喂~這樣會.禿.的.!!」悟淨呼喊著,生怕三藏沒能捕捉到重點還特意加重音調來說而迎來的則是三藏的書包直直的扔向了悟淨。

「好重!!!你塞了什麼鬼啊!而且這是不要了嗎!喂」面對頭也不回的三藏,本不想淋雨的悟淨也給他無聲的逼上。


「反正某人也會撿起來吧!」大概是近了,三藏用普通的聲量說。

「呿!」不滿自己完全無法回嘴的悟淨咂了嘴,但還是默默的把這重人的書包扛在自己身上,雖然不能說,不過悟淨大概可以猜到三藏怎麼才高過悟空而已了,肯定是給這些壓矮的,想著悟淨沒能控制住自己打量身旁人的身高。

「看什麼…」

「沒…」撇開視線,給濕濡的髮絲修飾了那人伶俐的目光三藏的眼神頓時在悟淨眼裡多了一點委屈,不過想來這也不是什麼不正常的事,本來那人的下垂眼就該是這樣只是眼神中多了一抹叫人無法忽視的兇惡才會那麼不可愛的不是嗎?

「不過禿了……」大概就沒法藏住那銳利的眼神,不知覺的說出一部分內心的想法縱然自己迅速的摀住嘴還是給三藏給聽見,給人狠狠的踹了一腳。


回到住宅區時,因為三藏家比較近而且三藏也沒那意願去悟淨家,悟淨自然的跟在三藏身後進了他家門。


「地板都濕透了……真是」明明不是自己家,但捲簾不在八戒忙翻的情況這一週悟淨早就給捲簾逼成跟那兩人一樣跟在麻煩的傢伙屁股後頭收尾,不料這事不在自家也能發生。

「放著就乾了不是嗎?」

「會有印子啦!!還有快把衣服換了…順便給我一套」走進可能是浴室的空間悟淨找來拖把把兩人踩出的腳印稍稍拖過念著。

「哼…別命令我做事…沙發不就有」三藏走向洗衣房脫了濕透的制服在回程時看到客廳裡頭烏哭收進來的浴巾說著,想也沒想瞧見自己的毛巾也不管上面的疊得多麼整齊就直接抽出來放上自己的頭上。


「那也幫我拿來啊…」長髮全濕的悟淨給自己的拖把困在一灘水裡哪裡也去不了的喊著。

「大聲嚷嚷什麼啊」拿著超長的浴巾直接投向悟淨的臉,三藏用著比來人更大聲的音量吼著。

「太過分了!這不是你家放在浴室外的嗎!!!」對於這浴巾的毛色悟淨在熟悉不過了,主要是他們家太特殊了,一般都是買腳踏墊擺著,但唯獨他們是用浴巾說是這樣可以洗比較乾淨才不會集灰塵;次要是每當他們全來這玩時悟淨肯定會借上廁所的,然後就是三藏一臉嫌惡的用除臭劑噴著再一次進他房門的悟淨,好幾次都直接落進悟淨的嘴裡,真不知道那除臭劑能不能吃。

「洗過的勉強用吧!」

「至少可憐我那新的吧!」

「沒有!」其實是根本不知道放哪裡要不是烏哭衣服就丟在沙發上三藏肯定也懶得找。

「真是……」看著自己手上接下來的浴巾悟淨心裡努力說服自己顫抖的靠近自己。

「我不行啊!!!至少給我不認得的吧!!」

「吵死了!平常地上什麼都撿的現在糾結什麼」

「我說至少嗎…不然你……的浴巾」差點說成你用過的悟淨趕忙修正,畢竟這話聽來三藏極有可能順著他的意直接他都吸飽水的毛巾仍了過來而改口

「容我拒絕!!會讓人生病的」

「不擦乾會生病的是我啊!!!啊…」氣不過三藏悟淨乾脆的閉眼罩上了那″浴巾″快速的摸過自己的髮絲。


稍微擦過自己不再滴水後悟淨走進三藏家的客廳。

「衣服…」捧著自己的外衣悟淨問著。

「嘖!用那條浴巾把自己包起來吧…」

「濕透了啊!怎麼樣我也是長毛(long-hair)的!…放下剪刀!!!我安靜沒事」

悟淨蹲在沙發旁抱怨著,怎麼也沒想到起身的三藏直接操來剪刀惡狠狠的瞪著自己。

「雨停了就滾」

「是!」打開電視默默的看著。



過了一段時間,大概是三藏自己也只是換了乾淨的底/褲身上也僅僅頭上蓋著毛巾。

「哈…呼」縮起身體三藏硬是壓下後半的噴嚏聲,但還是讓悟淨聽得一清二楚。

「所以說為什麼不穿衣服…」

「沒你的!」

「我說你自己」

「不在這」

「那這些…」拉起眼前好似制服的白襯衫悟淨這才發現尺寸不該是眼前的人的。

「那你的?」

「昨天先洗了在二樓」

「上去拿啊!!!還有為什麼就你的毛巾在這」

「分開的,我的一批,他的一批」

「這麼細的話為什麼最貼近自己的毛巾是一起啊」不明白這家人的腦袋迴路悟淨忍不住說,回應他的只有三藏的安靜,看來他們堅持的點,只是單純想分你我罷了。

「算了!我上去拿…」




說起來二樓悟淨已經許久沒曾踏入,其一他們大部分都在一樓玩而且自從高中後烏哭就把二樓放給三藏自己想辦法除了少部分已經習慣的清掃二樓就是三藏自己來,不用想就知道那裡大概發展新生態了,如此想著看到什麼悟淨也不意外。


冷靜的拿下衣服連帶自己的可以的衣服,然而本身就身版小的三藏根本沒什麼衣服能給他穿,最終只找出這給洗鬆的T恤然而又因為本身就比主人還高穿上去肚子依然蓋不住。

「喏!」遞給三藏他自己的衣服,對方一臉鄙視的看著自己特別放緩看著露出的腰間。

「你可以去參加拉拉隊了呢!幫對方拉」

「閉嘴…誰讓某人的衣服就這麼短」而且烏哭的衣服他也不敢動,對於這個人悟淨是有些害怕的而且主人也不在著回來時看了眼車庫車是不在的大概是跑哪了,縱然明白烏哭去哪三藏也不可能知道,但是三藏可以肯定絕對不會是去找他的,走進廚房的三藏說著。


坐在沙發上頭也是無聊,而且面對倒塌的毯子們悟淨順手就摺了起來。

「你在廚房幹嘛啊?」一段落後悟淨問。


「我看看能弄什麼…」說著三藏就著手料理,說真的他大概是懶而已,手藝倒是不錯讓待機的悟淨只能呆站著在最後收尾。

也是這樣的獎勵這回三藏沒什麼找悟淨的碴讓他一起吃。

「你家呢?天蓬不是在?」

「別小看他…他可會叫外送的餓不死」而且會單憑味道來判斷晚餐要是今天有他討厭的蔬菜就裝死不離開。


「雨還沒停…」

「啊……」窗外越來越暗,但是顯然在三藏家比自己陰乾的悟淨已經不想在弄濕而且這家裡竟然沒有傘唯一的一把三藏說大概給另一個拿走了。


「其實有差嘛…回去洗澡不就好」

「嗯……」

「所以滾回去?」本來就陷在沙發上的三藏說著同時用腳推了悟淨。

「超無情的好歹也是給你拿那麼重的書包回來」抓起抵在自己腰間的小腳抱怨道,一點獎勵都沒有。

「好乖好乖!高興了?」

「當我狗給你叼報紙嗎!!!」氣不過的悟淨直接撲上只穿著上衣的人。


「當這家沒大人了啊!!!」還好即時回來的烏哭打斷小鬼的遊戲,要是再晚一些給人拉封鎖線的可就不是這行為。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