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設有,椴送跟一松同樣上了大學


上了高三之後大家便個奔了東西,十四松、空松放學後通通給學校留下,不是為了社團活動而是單純的成績,這點對於其他努力維持一樣水平的人倒不是什麼大問題問題是無論是否升學他們都該考慮未來了。


一松跟小松的成績算的上是前半的學生,對於小松早已覺得放棄的當然這時是玩得盡興,到是一松開始煩惱。


不善交際的一松不沒有向誰商討這事,默默的打起工來,能否上大學這是對於他取決的並非成績。


「欸~一松哥哥要上大學?」

「!!!!」對於消息莫名流通的椴松知曉這事是早晚的,畢竟他們六人住在一塊跟父母商討時誰在外頭誰在睡覺這事一松心裡知曉。

「嗯……」小聲的應著。

「那決定是哪呢?」那時他們便決定了去所。


小小的合租公寓兩人生活在一塊,生活費當然兩人都得外出打工,這讓家裡頓時滿溢著咖啡味,以及兩人身上的貓飼料味兒。

「看來他很喜歡你呢…」蹭在椴松身上一松對於在椴松身上做記號的貓感到敵意。

「咦?你說?」

「焦糖呀……老蹭著你…」還有女孩子也是,在同一家咖啡館打工兩人的相貌總惹得不少人的注目。


「咦?椴松是雙胞胎呀!就是那邊的男孩呀」看著一松女孩子對著椴松說著,這讓同樣聽見的一松慌忙的低下頭。

「是呀!」毫不疑問的椴松答應著,完全忘了家裡幾個人的存在嘛,不過一松心裡是開心的,不同其他人自己是給椴松認定的存在,當然追問他的話輕松也算的上給人認定的,然而一一解釋太麻煩了椴松才不願為了他們浪費自己的口水,而且搭訕女孩子要是全都把他們的注意往六胞胎上松誰會注意到自己。


躺在一松的腿間,往常在咖啡廳這位置是某喵的,同樣作為……戀人椴松怎麼不會嫉妒,但是想著別跟貓計較椴松才嚥下著差點脫口的幼稚心態。


「一松哥哥最近…胖了呢!!」從下方的視線發聲的椴松看見一松的下巴。

「那你自己咧!超重的!!」

「那是誇獎哦!因為我是腦袋重呢!」不同一松的軟綿綿,高中是足球隊的椴松可算是結實僅僅輸給同樣有在鍛鍊的十四松。


「對了!最近有比賽呢!雖然這麼說…但我兩應該沒法同時調班吧…真是可惜呢!」

「既然這樣就帶獎牌回來呀…證明參賽」

「要這麼簡單就好…」說著椴松不是沒把握,只是沒人在表現也沒甚麼用處,心裡默想著,一松便突然想到。

「叫上他們好了!」

「別!那會更糟的…」想到場邊咆哮的瘋狂輕松跟一臉痛的拿著加油板以及灌著啤酒像在家裡看直播的大叔一般的最後完全不受控制的哥哥們在場邊覺得叫椴松踢不下去,肯定無法控制把足球狠狠踹向那戴著墨鏡的臉。

「呿!那真可惜…」

「啊!打什麼壞注意啊你!!」

「沒啊!要是贏了我們就去慶祝吧」

「喂!不會真的要叫他們吧!!!」緊張的追著一松滿屋子跑,至於為什麼足球隊的在這跑不贏一松那又是另一回事,畢竟家中的窄小形成了障礙,這對身手好似貓一般的一松簡直是絕佳的地域,最終是預測到一松那位置沒法過去肯定會往這跑才抓住人抱往床上。

「要是輸了就幫我代班如何?來安慰我這受創的小心靈」

「呃!!為毛啊!感覺怎麼賭我都吃虧啊!!!」

「嗯…讓我想想我該不該跟店長報備啊…關於減肥中的…」

「我答應可以了吧!!!」


那天確實沒人來到,縱然如此椴松依然很努力的提出好成績,就在最末差一分時一松趕到。


為此讓椴松沒能抓到最末的一分輸了對方。

「真是的!!你可要賠我啊」

「反正都會輸這樣才有道理呀!!幫你代班」

「真的!!!」

「嗯!兩人一起?」

「什麼?」

「我讓空松來了!」

「哈?」

「反正店長也認不太的我們嗎~」

「好壞哦!一松哥哥」

「哪裡比得上你呀!冷血怪物!下禮拜可是要大掃除的竟然偷跑!!」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