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接前面的設定長大的孩子們



悟淨第一次接觸菸,他是從雜亂的天蓬房裡摸出來的,那人總是東西一個亂扔以至於從哪裡得手的東西只要不說家裡是不會有人發現的。


然而做壞事總會被人給發現的,特別是給好奇的孩子撞到。

對於悟空偷偷默默跟自己出來這舉動完全沒注意到的悟淨就這麼在極少人使用的樓梯口拿出了那包菸,才剛抽出了一隻開始觀察時悟空就撲了上來。

「那是什麼啊?」悟空聲音響亮得很,這讓悟淨給嚇得丟了那根菸摀住他的嘴。

「小聲點!還有你怎麼也跟出來」

「因為……悟淨的行為詭異的很呀」拉下悟淨的手悟空說著。

「呿!你真的很無聊欸…這樣等等被發現怎麼辦?」

「那就說你在做什麼啊」

「啊~~真是的」這樣嘆道,其實悟空不知道也是正常的,比較他們四人家裡唯一沒有抽菸的就是悟空家,如此他更是好奇這是什麼。

「吃的嗎??」抽出悟淨口袋悟空嗅了嗅,隨後給發現的悟淨搶了回來。

「別聞啊!真是…」然而對於悟空好奇的雙眼悟淨實在沒法不說些什麼兩人就聊了起來,然而這深深吸引了悟空。

「給我看呀!」撲著悟淨,悟空就是可惜自己看看沒看清楚,而悟淨卻認為要給人搶東西的樣子藉著身高欺負著他。


最後引來某個脾氣不好的傢伙。

「你們!!」吼著,讓悟淨側過身看了眼身後的人然而悟空卻完全注目著悟淨手上的東西撲了過去,悟淨一個閃,悟空就跌下了樓梯。

「喂!!別!」身後的人完全沒反應過來就見到騰空的悟空跌了下來,下意識的接了把,但就悟空的重量跟角度,身後的人幾乎無法反應跟著一同摔了下去。



「痛……」一個撲的悟空躺在那人的胸膛呻吟著慢慢爬起身這才發現身下的人是三藏,大概是接了自己,三藏沒有抽手護住自己疼得他連喊痛都沒。


「「三藏?」」兩人喚著,趕忙扶起倒在地上的人。

「吵死了…在這裡幹什麼啊你們……」大概是緩過來了三藏不滿他們嚷嚷推了兩人罵道。

「沒事嗎?都腫了欸」悟空伸手撫著就很快的摸到微微腫起的地方。

「沒事!」推開悟空,三藏慢慢的起身。



大概是他們也攔不住三藏,而且悟淨身上也有違禁品要是給三藏發現可能會被告狀,要知道這事給八戒知道就等於學生會也知道再來就是完全包不住火的延燒到家裡真不知道捲簾會怎麼懲罰他。


要是能這麼藏了一天就好了。


縱然悟空就是好奇那東西,午休後的每節下課就是來問,但其實平常他們就是這樣的相處,而且本來就在隔壁班的三藏也沒來找碴顯然是沒發現向八戒告了狀,正當放學鐘聲想起悟淨才覺得可以平靜的度過時隔壁一陣桌椅移位的聲音傳了過來。


一放學八戒雖然有事要忙,但離去時發現從下午就沒一趟課是醒著的三藏,上前搖了搖三藏。


「放學囉…還沒睡夠嗎?…三藏?三藏?」比起平常三藏有些難以喚醒,八戒感到有些不太對勁才剛要緊張時那人卻睜開眼。


一樣叫人擔憂的樣子寫滿雙眼。

「三藏?」

「………嗯?」對著他喚著,三藏的回應有些慢,但跟以往他睡傻的時候也是有這樣的反應的。

「放學了!沒事你可以看看悟淨要不要回去先走吧!」大概是得到三藏的回應八戒拿起自己的書包說著準備離去,同樣的三藏也起身卻一個踉蹌的向一旁跌了過去。

「小心!!!」手腳快的八戒拋下書包,上前阻擋,先是自己腿撞上一旁的桌椅,再來接到那人,一系列的大動作讓本來就頭暈的人感到不適加上八戒的手臂恰好的抱著人的腹部,讓低垂著上身的人根本是上下顛倒的,更是加深這感觸。


一時沒能摀住嘴,看起來就不舒服的人就嘔了出來。


八戒是知道這個人習慣不佳,每天沒吃早餐就直接到中午是常態,然而後來就是天天胃疼得叫他受不了才讓碰巧來找他的悟空給他買點東西,只是這次的情況真的不太對。


扶著三藏讓他在一旁坐下,緊閉著雙眼。

「沒事吧?」一面用紙巾擦著地上的汙穢,八戒溫柔的問著,要是平常只要能有藉口三藏肯定想也不想就要去保健室霸佔著床位睡,然而這次看來是真的卻沒有任何反應而是到了現在。

「……嗯」大概是這樣讓人不放心的慢拍,讓八戒很是擔心,對於自己後面的事也不知道該不該走時,隔壁的兩人就這麼靜靜的探了進來。


「嗯…要回家了嗎?三藏!」

「悟空?社團怎麼了?」蹲在地上的八戒問著。

「今天不去…」出於擔心悟空不肯放著三藏一個人,雖然目前應該是無事。

「怎麼了嗎?」看著移位的桌椅間八戒蹲在地上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的悟空走了進來問道。

「剛剛三藏吐的…大概有是胃不舒服了吧…」

「啊!!應該是中午的……」

「中午?你們做了什麼嗎?」大致上悟淨的事還是讓八戒知道了,畢竟擔心起來的悟空什麼都招了出來,這讓八戒無奈的搖了起頭來嘆氣。

「先去看看有沒有事吧…還有你自己想好說詞吧!」



最終找來的是金蟬跟烏哭一方面是三藏這要看醫生不讓家長知道也不好至於金蟬會來則是悟空叫來的。


自己是直接造成事故的人悟空覺得很是罪惡,同樣在場的悟淨也是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才好,只是在金蟬也明白情況後給稍稍訓了一下話跟沒收那要給捲簾他們抓到就完的贓物。


「這是我會跟你家人說的,至於這東西就給我保管了…」程度上就是不同,如此八戒也跟著鬆了口氣。



(……)

不確定交代的好不好,大致上就是闖禍了。

大致上給捲簾處理跟金蟬處理是不同的情況就是那種家裡大人單獨來的話…嗯!大概大家不同家裡情況都不一樣。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