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高】

*突然想到的忘愛症候群,就想到他們,可能有點怪就是,詳情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

*文筆極差,有點斷斷續續的。


-00


眼前一片模糊。


高杉輕晃著摀著額頭,直到身體稍稍找回平衡才鬆開自己的手,上頭一片血紅。


他想不起來那血從何而來,但能確定的是不是從自己身上流出來的,畢竟他感受不到任何疼痛。


好不容易聚焦的雙眼俯視著眼前的男人,純白的襯衣染上同他白皙手心一般的血紅,銀白的髮絲也如此的浸泡在裡頭,他會死……,高杉如此想著。


-01


高杉晉助往常一個人窩在校園的角落,只是那人從來不讓他如願,擅自的打擾了他,傾身,倚靠在牆角的高杉稍稍瞇眼看著眼前逆光的男人。

「蹺課…可不好哦!」

「……」高杉不做答應,反正無論如何只要給這人堵到就沒好事,會蹺課也一部分也得虧他,自然的後者也坐了下身,好似兩人本來就約好那般似的。


望著天空,也好過看著身旁的人。


銀八知道這陣子高杉並不好受。


不論是課業還是戀人的問題,畢業勢必是會離開,而且估計兩人可能會很難見上一面,為此受到聯繫時高杉跑了過來緊緊抓著銀八的領口提高不讓人低頭看向自己,貼著他的胸膛……。


或許那時該下點雨會更好,至少高杉可以不必那麼刻意去控制自己的喘氣,好幾次都像喘不過氣來那般咳著,作為戀人該說些什麼呢?銀八什麼也沒說,只是輕柔的順著懷裡人起伏的背。


他不該留他,但自私讓他貪圖他能在身邊的希望。

只是他最終還是沒能開口,僅是玩笑那般細數著安排他的一週七天。

「禮拜一你來找我…禮拜二你來找我…以此類推禮拜天呢,因為休假的關係我去找你我們好好的吃一頓當作犒勞你一週的辛苦如何?啊!還有晚上盡量一塊過夜隔天可別排什麼早八的課…」

「你這樣還要上班嗎?」

「放心吧!我這個教職員只要九點左右能出沒那就好…當然週三例外有個討厭的班會」說著銀八緊緊報住高杉的腰間。


有些事或許開口說說會更好,但偏偏那些是怎麼也不可能有人說出口的。


-02


分別時高杉是拖到要開學才肯離開,四月的櫻花早早開滿一片片的凋落,這讓在搬運時夾了不少碎片,以至於整理起來還真是麻煩。


好不容易整理完高杉也忘了說好的電話趴上床就是睡,而對面的人好似是知道他的情況那般當晚也沒去吵他,直到隔日。


蹭著枕頭,高杉掙扎了一會才接通電話。

「一大早能有人給你如此貼心的morning call 你還真是幸福啊」

「嗯……」

「還沒醒透呀…這可不行啊…可別再蹺課了呢!」

「今天沒課…唔…一大早就吵人」

「咦…也太過分了吧!這邊可是靜靜的等你等到深夜,這還早起叫你」要是平常,銀八就能給他一點教訓,例如狠狠抽開被子讓他暴露在冷空氣之中,當然之後的情況那人會乾脆的起身抱住自己取暖,銀八並不討厭反到喜歡這人如此的模樣,而如今什麼也不能看見,只能聽到電話那頭輕慢的呼吸聲。

「睡著了?高杉君?」


-03


「嗯?」悶在銀八懷裡高杉應著,說好的周表根本沒能實現過,直到這幾天考完試才空閒些高杉才跑了過來,什麼也沒說的就徑自窩進銀八的床鋪暖好了被鋪。


飛也似的銀八竄入被窩從那人身後緊抱著他的腰間,完全不顧懷裡的人是不是剛醒意識清不清楚,欺上身就是一個盡的吻,從眼臉下的黑眼圈,一點點的數上單薄的嘴唇,輕吐的氣息拂動著銀八的白髮搔動在高杉的眼前,讓後者不得不半掩自己墨綠色的眼瞳來保護自己。


「銀八?」捧起銀八銀白的腦袋高杉嘆道,好不容易恢復的意識立刻感受到胸前的搔癢。

「嗯?終於清醒些了?」

「……」有些生疏的雙腿不自主的顫抖著,高杉近乎一學期沒見的男人在眼前,但過分的陌生感讓他不知道雙腿該如何擺放好的岔開在銀八的身子兩旁,僵硬的顫抖著。

「高杉君是否需要複習下呢!這裡很生疏呢」銀八掐著高杉的大腿彎腰說著。


他們要的很簡單,伸手就能把人納入懷裡那份感觸、溫暖。


-04


銀八知道高杉有點小毛病…,還是說一些。


中二算是一個再來就是粗暴,隨性他的暴行呢,在銀八身上起不了太大的作用,畢竟天底下沒哪個奴才會跟自己的主子較真的,銀八就是如此給高杉抓著點傷罷了。


不過他從沒想過他會惡化,或者該說是高杉的全部只有他,所以……。


狠狠抓了銀八的胸口,懷裡的男人仿佛受到什麼驚嚇那般蜷縮在床角上顫抖著,墨綠的眼瞳裡滿滿的是恐懼,但他似乎還沒忘記自己往常面對恐懼的習慣,高杉用充滿敵意的眼神瞪視著銀八。


那時銀八就知道他病了。


就好似以往叫他別蹺課那般,銀八也對高杉說過,要是可以說說他的煩惱,或許眼前這個成年人能幫他分攤些,但他得到的往往都是一頓暴力。

「…別說的別人好像永遠都是孩子一樣」高杉也成年了,只是有些事是成年也改變不了的。


-05


「是誰……」背對著自己病房的門板高杉輕聲喚道。

「你想去哪?」

「……回家!就算是你是醫生也攔不了」

「……」

應銀八的要求高杉被迫送到醫院裡頭去,但他並不喜歡給人關著,結束往審查後高杉便迫不急待的套上自己的外套想離開,全然忘記有個人已經替他辦了入院手續。


面對如此說道的高杉,銀八有些不曉得該如何是好,又有些氣忿,要是他在這樣逗下去縱然銀八脾氣在好也會發怒的,雖然這好脾氣全都是某個不良以前調教出來的。

「……總之你先冷靜點,坐下」深呼吸後銀八好聲好氣的對高杉說,同時雙手也不容婉拒那般的施了些壓力把人按回床側坐著。


-06


他忘了銀八,確切的說他是忘了他的長相,過去的他仿佛過度曝光一般讓高杉無法想起銀八就是自己腦海裡的導師、戀人。


他所能想起的,僅有一個整張臉給香煙籠罩的人以及逆著光幾乎看不清的人,而這是銀八就會激動的說那就是他,然後湊上自己整張臉說。

「就是我啊!這份帥氣……」只是這對高杉完全沒什麼幫助,只是心裡接受這個人就是他的戀人。



-07


高杉依偎在銀八懷裡。因為他說以前他們都是這樣的,高杉沒法反駁,確實他有這份記憶,只是對著一個陌生人,他的動作生硬了許多。


高杉有時會想起他是多麼深愛那個人,忘掉那人對於已經深深愛上他的自己沒有任何幫助,反倒是開始焦慮那人的蹤跡,那時他便會拿起手機熟練的輸入那組屬於銀八手機的號碼。


起初知道這號碼是,因為老是蹺課的自己讓銀八找不著人,然而之後就成了自己常常找的號碼,畢竟相較於自己慵懶的身軀好使喚的銀八是高杉更好的選擇不是嗎?


而那人現在也是如此,拋下工作或者說離開自己好不容易做暖的辦公椅跟不值得在看下去的考卷,銀八回到家中,一看見裹著毛毯窩在沙發上頭的人就立刻衝了過去,差一點沒連著沙發一塊撞翻。

「高杉!!」捧著手中的小臉銀八喚道,同時他用他的手摸索著是不是有撞到哪。

「嗯…我知道」輕撫著銀八的背高杉說。

「那…」銀八話還沒能回全就給高杉堵住熟悉的觸感雖然一直都沒變,但是就是多了那熟練的技巧。



對於高杉這般時好時壞的情況,銀八只是接受,在他好的時候盡情的撒嬌跟抱怨忘了自己的他有多麼過分;而壞時就是靜靜的陪著他等候高杉,想起兩人是戀人是不是應該有些接觸的交談,除此之外銀八不敢奢求太多,不過還是會偶爾的開開玩笑免得這人恢復時心裡滿滿的自責無處傾吐。


「要是你想起來就會知道我是多麼好的一個人了!」

「對於他我倒是有印象就……就是唯獨那人的模樣想不起來,或許是太見不得人不得不忘記也說不定」半諷刺的說著,高杉壞心眼的笑著。

「太失禮!!好好看著我這麼帥氣的樣子怎麼能忘呢!真要說見不得人的事也是你以往的中二事跡吧!」說著,銀八便說著只有他跟高杉兩人都記得,而且會讓高杉有一頭撞死自己的想法。


吵吵鬧鬧的度過這個晚上,然後抱著懷裡因為羞恥而深深埋在自己胸膛的高杉銀八愉快的閉著雙眼感受這份溫度。


-08


順著紫黑的髮絲,銀八親暱的輕啄了下高杉的髮絲,熟睡的他呼吸總是那麼淺只要遠些看幾乎讓人感覺不到他的生息,這讓銀八悄悄的伸上自己的雙手圈住了那纖細的頸子感受下頭血液激烈的掙扎一般望著高杉的模樣。


最終他還是會下不了手,只要那人的眉間稍稍一皺,銀八立刻就會意識到自己在做些什麼,真要說該死的也是自己吧,傳聞只要深愛之人不在了那這病就會好?但是仔細想想真的好了之後呢?真的對於染病的人是件好事嗎?



-09


這天高杉好似少見的正常想起銀八,給了他一個深深的擁抱只是兩人懷裡卻隔著那冰冷的異物。

「對不起……」重重摔倒在地面上頭的銀八看著那熟悉的唇瓣吐出的語句。


隨後銀八只是開始關切起自己的傷口,輕笑著。

該說高杉是多麼愛這自己呢,還是怎麼的。

不惜殺掉他,也想想起自己,虧銀八還認真的考慮過高杉能否承受的住。


銀八沒什麼想對高杉說著,反正他要真能開心那不就自己說渴望的一半了嗎…當然另外一半是他開心的記憶裡有一半他能存在,笑著呼出的氣息擾動著血紅的水塘,同時高杉這次真正正常的衝去抱住銀八,他沒想過自己會針對出手,手忙腳亂的環抱住銀八,一面掏出手機叫來救護車,過程中他沒了平時的鎮靜,因為他明白要是真的不好,他的這一生就完了,少了他,高杉真不知道他這一生還有什麼意義。

「……」高杉沒讓自己哭出來,只是心裡滿滿的話從讓擔憂著銀八的眼神一點一點的全都滿溢了出來,少見的銀八沒有嘲笑他反而是緊抓著高杉的手貼上自己的胸膛一方面是讓他感受自己還活著別那麼擔心另一方面則是做個止血免得自己真的死得太快,雖然說起來他比高杉大個幾歲來著,但是按照某人這麼脆弱跟鬱鬱寡歡的心情還有煙癮很重或許算起來銀八會活得比他還久吧,不過這是必要的,不然誰想看這人再一次露出這樣討厭的表情。


-10


「好痛啊……」好無起伏的音調說著,銀八摀住自己的胸口看著眼前不滿成為看護的高杉。


從自己的手機抬頭,高杉瞪了眼銀八,問為什麼這人會這麼沒有愧疚的感覺的話,還是得虧某人一恢復意識就喚來高杉,睡的有些久而乾癟的嘴唇說,

「你可要為我負責啊…在我心口上捅這麼一刀」

「你想怎麼樣?」早已經鎮靜許久的高杉不明白銀八意圖的問著。

「!!!!高杉君不明白負責的意思嗎?」

「?」

「這裡啊…這裡好痛啊……想到某人這裡就隱隱作痛著啊」

「要幫你叫護士嗎」

「不不不!呿!真是不懂我怎麼會喜歡上你這種人…」

「就這麼確定我想起我們之間的事了?」

「就算沒,我想我們也差不多該留點證據讓他確認我們的關係了不是嗎?」

「……」

「嗯?所以高杉君不說點什麼嗎?對我?」

「對不起…」

「不是這個…這個不是我要的…你當時不是也說了我不能沒有你」

「我什麼也沒說…你是失血過多腦子缺氧不正常了嗎」

「既然這樣…我還是去死吧…我的愛人已經不愛我了」捶打著自己傷口下方佯裝成想死的模樣銀八嘆道。

「快住手!!我說就是了…你願意嫁給我嗎?」

「………」看著眼前某人漲紅的臉蛋,縱使銀八想說什麼也只得作罷,要再玩下去可能想要的得不到還會有人會因為燒紅了腦袋住院也說不定。

「好吧!我答應你!但之後可要買婚戒好好補上歐…從今天開始多多指教歐~達.令!」


就衝著那句負責,高杉今天忙了一個半月,大多數都是後期傷好的差不多的食物清單。




想到相愛相殺…就想到他兩,沒能有那種的愛情的感覺真的很抱歉,而且還斷斷續續的這裡給點小結論,整體上就是對於高杉而言與銀八的戀情太過美好他承受不住才選擇忘記,但是這裡的設定是忘了那個人所以對於″他″的記憶依然存在,所以他想想起關於″他″的全部同時又下不了手殺死眼前的戀人而猶豫同樣銀八也是如此,深怕高杉承受不住((這樣怪怪的相愛相殺



然而最後我下不了手,所以銀八沒死,說真的稍微搶救一下還能活啊!!!


其實這邊考完一口氣補了好多集對於愛染香也有點腦洞……,不過大概就是從頭H到尾而已沒怎麼寫出來…。


最後,真的最後了…關於求婚其實只是想讓高杉羞恥一下不過他就是不肯說請娶我吧www((畢竟是銀高嘛~~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