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你過來一點www

然後,沒有然後的結束。

腦洞們



-01


銀白的滿月灑在諾大的庭院,映照出銀時獨自一人的影子,畢竟他輕吐出口的煙圈稀薄的沒人留下什麼影子。這時銀時總特別懷念那人給自己圈在懷裡時那溫熱的氣息。


一手摟住他的腰身另一手則繞過那人嬌小的身版在抱著另一側的肩頭如此把自己的腦袋抵在他的肩頭上吸著那並不怎麼好聞的煙味,縱然難受,但相較白日下兩人主僕之間的距離,這般親近還是叫銀時更是喜歡些。



兩人間何時搭上的,回憶起彼此銀時無法下定論,畢竟只要閉上眼,還真沒一刻是自己把雙眼從那紫黑的身影移開的時候,更別提自己專注的看著他那墨綠色的眼瞳的時候,宛如中了什麼毒似的怎麼也無法抽開。

『…銀時?』直到他的聲音喚道,才把銀時從失神恍惚的痴呆模樣換回本來的人樣。

『在想什麼?』那聲音很是熟悉的在腦海裡頭迴盪。

「在想你……」高杉。


-02


過往交握的指尖如今空虛的叫人心疼,銀時只能透過手中細長的煙桿感受裡頭灼熱的溫度來撫慰自己的傷痛,忽然的銀時也不在這麼厭惡這股氣味。隨著晚風的吹拂一絲絲煙霧就這麼搔過銀時的眼角刺激的他不自覺的瞇起眼來舒緩,這可不是件好事,讓他想起更多的事。曾經恥笑過高杉,因為瞎了單邊的眼因而失去的距離感摸偏了銀時的位置,撲了個空,雖然下一刻他又立刻像沒事那般蹭著自己,但是銀時依然止不住笑。

「真的不疼?」還不容易止住笑意,銀時捧起高杉精緻的小臉看了看,作為一個護衛,銀時認為自己真是失格,還讓主人的傷弄上臉上,每一次看著都是譴責著自己,另一面則是作為戀人的心疼。

「……」乖巧的回蹭著銀時的指尖。


那之後高杉吻了吻自己,傷勢給他的身體帶來高熱,但銀時並不討厭,比起現在拇指蹭了蹭自己的唇瓣,有的只是指尖的冰冷罷了。


-03


不知覺間銀時睡著了。

像高杉以前那般枕著自己的手臂入睡,只可惜這時沒有像自己一樣的隨從把自己抱往床鋪。


滾向床頭,高杉總是在移動過程醒來,趴在床頭看著銀時。

「………」沈默的勾了勾手指,在銀時眼裡他總是這般惡魔,本該沾床就睡的銀時總給他搞得夜不成寐,縱使睡了也因為他留下不堪的痕跡。

『不喜歡?』在某些方面他依然很強勢,披著淺紫的浴衣說著。

「倒也不是…但就不能讓我主導些嗎?」

『…你說呢?』吹出濃厚的煙霧高杉輕聲的說。

「咳咳!!」嗆咳著幾乎逼出淚來的銀時推開高杉嬌小的身板。


倏忽的銀時又醒了,距離他入睡時也才沒多久,他就給自己手心的菸給燙醒。比起現在更像惡魔的他正作弄著自己,否則也不會讓自己在夢裡推開他後這麼的給喚醒。


-04


抱著他的衣物,銀時希望他活下去,縱使是他不在是自己的主人,他還是這麼希望。

『呵!你覺得我會照著你的意思嗎』

-他不從

「那也沒辦法了」



………後面有點寫不下去,不過這邊挖到就放上了ww




重點

銀時跟高杉是主從的關係,銀時是有能力擺脫高杉的而且高杉已經算是舊時代感覺,所以銀時崛起必須殺了高杉(其實只是剛好想到為你加冕……然後就聯想到弒君的兩人)本來很猶豫要叫什麼名字,因為這篇其實集合兩個過去的腦洞下面分開記。

〈不存在〉其實是之前突然的腦洞,一個關於戀人死後腦海裡頭都是與他的對話,不過漸漸的忘記他的聲音,反倒是他的物品跟氣味還有習慣都留著的一篇。

〈apple of one eye〉一個關於至愛的俗語(?)然後跟惡魔一起混的故事,不過感覺後半變型了wwww


_以前腦洞,算是玩老梗



「高杉君~~跟銀醬玩強O?」

「好哇!」

「………」訝異的看著高杉銀時有點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我說好啊!」

「等等……不要突然坐下!高杉……」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