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你過來一點www

然後,沒有然後的結束。

※這幾天學校運動會太無聊,想到之前有男子長跑跑到●首流血的新聞




高杉向來不主動參加運動會的,畢竟這跟他形象不符在眾人的歡呼下努力什麼真蠢。


然而如此靜靜想著的他,從沒想過有今天。


跟桂兩人是自小就認識的,以至於桂說想參與長跑時想來個人做伴就向他們的班導師提議了自己。


「也不錯,剛好幫高杉君練練體力,還有瞭解一下抽煙對自己的傷害吧!別在讓老師我抓到你了」

「呿!」說到練練體力高杉便不滿,或許在班上還沒什麼知道,但是高杉跟自己的班導銀八是戀人的關係他自己是很清楚的,關於某些事情他總是表現的特別不好,常常在一次之後就把銀八踹開禁止他的觸碰,只可惜銀八總是把他抓了回來直到他不得不拉下臉為自己的身體著想的哭叫著。



「停-停」已經超過高杉不曉得多少圈的桂再一次從後頭與高杉擦身而過時,高杉趕忙抓住他用氣音說著。

「已經不行了嗎?體力真差啊!高杉」慢下來走著桂說著絲毫沒有什麼不適,僅是那細長的髮絲沾著汗水貼著他的臉蛋。

「住嘴!誰拖我的!而且你明明就一個人跑得很自在拉人做什麼?」有想停下步伐的高杉說著,無奈桂沒那意願依然給他拖著慢步走著。

「嗯……好過讓你搞事不是嗎?」

「你……」

「別停下!對身體不好,先走走緩一下」感覺高杉放手打算坐下時,桂制止了。


練習的期間高杉也很配合的到場,或說桂老是堵著他,從一開始落後不曉得多少圈的情況下已經到了可以追在桂的身後。


結束練習的在一旁慢步走著。

已經順好氣的桂對於這樣的情況是覺得還待加強的,至於高杉已經覺得這很夠了。

「怎麼樣呢?」那人的聲音自一旁傳來。

「……」喘著高杉沒說什麼,也說不出什麼自己的氣息雖然順了些,但是要打斷來說話還是勉強了些。

「看來很好呢?喝的」遞給兩人,他不是沒主意到兩人的練習,畢竟從以往一下課就得追著高杉到處晃的身影,到現在已經靜靜的定在操場上練習是好很多,然而能說上話的時間自然的也跟著縮水。


就好似現在一樣,高杉一語不發,桂則是報告截止今天的練習,當然銀八沒什麼聽的,自己又不了解怎麼樣能幫助他們進步,只是一一應著話。


今日特別的銀八在高杉結束練習後自後頭默默的追上。

「還好嗎?」

「……一點都不」

「不勉強你的,畢竟要是高杉君跑快了,對於我抓抽煙留校的時間不就要在減少了,仔細想想這事本來就對我們百害而無一利不是嗎……」

「你想說什麼?我可聽不出有哪裡不勉強我了……」

「留下陪陪老師不好嗎?」這麼說著,銀八惹來高杉惡狠狠的視線,留下總是沒好事的那種,雖然自己回去也沒什麼特別的事,然而一旦銀八在身邊自己可是連悠閒的抽煙都做不到,還要時不時給他摸一把。

「………」什麼也沒想的高杉靜靜的等候著,他並不是不喜歡銀八只是他總是執著於自己的上身讓他有些不自在,現在不說是還可以忍受,不過真的胸前有些痛。

「真的不喜歡?」看見高杉這樣讓銀八有些慌張了。


隨後是一連串的哄孩子的作為,把高杉帶回家也不是什麼難事,畢竟高杉家真的沒什麼愛管他,他自己也是一個夜晚要嘛溜走要嘛乾脆不回來,遇上銀八後更是如此,唯一不同的是以往不歸家就是不上課現在則是給銀八拖著上課去,至於兩人一塊行動的解釋,那邊是說班導恰好抓到這個不良於是就帶過來了,而頂著疲憊臉龐的原因………是玩的太過火所造成的,這麼說著高杉會有點不敢相信的看著銀八,似乎說著到底是誰在玩。


那晚也只是稍微懷念一下許久未見的身體,一點一點溫柔啄吻著他,銀八就舉起雙手表示自己沒有什麼打算之後就抱著練跑累的人入睡。



比賽當天,高杉也於往常沒什麼差別,只是稍稍的感到衣物摩擦的不適,略微的皺了眉,隨後也沒什麼反應,只是隨著槍響跑了出去。


只是在最後的時候他覺得他家看他的模樣有些奇怪,本來的歡呼聲成了驚呼,高杉也不以為意只覺得大家大概是認為自己竟然會參與這種活動而壓抑,直到終點看見慌張的銀八跟早就在終點露出惶恐表情的桂,兩人的目光才覺得奇怪。


其他人就算了,逼我跑的人竟然也這樣。而過了終線,一旁早已經待機的保健員就上前來,這時高杉才正視胸前的刺痛。


在一整天的活動結束後,銀八默默的跟在高杉身後一塊走著,隨後還是開口。

「對不起……對不起……」說著,早在他聽完保健員說是敏感的乳//首與衣物摩擦出血的,就想起自己昨晚也是這麼刺激著他,或許是自己的錯,這麼想著他就來罪惡感甚至開始害怕去觸碰他,只是轉而抱住高杉的腰。


本來這舉動是在尋求原諒,不料向下的力道過重扯緊衣物,高杉一下就痛到補了銀八一拳。

「放開我!」見銀八鬆開後趕緊查看自己的胸前,立刻補瞪銀八一眼,退到一定的距離才開始走,兩人就這麼保持著一前一後的距離回到銀八的家裡,整路明白高杉心情不佳的銀八沒再撒嬌或是吵鬧,宛如個跟蹤狂一般尾隨眼前年輕的高中生,心裡暗暗的想高杉君是可愛的男孩子,不然等等大概就得被巡邏的警察投以看見變態的眼光加強關注兩人。


到家時高杉幾乎是迫不及待的脫去上衣,換上寬鬆的衣物,當然套上後自己還是小心的看著減少彼此間的摩擦。

這般對兩人一樣痛苦的日子說要有多久就有多久,縱使後來高杉好了,只要銀八一看見就嚇得趕忙鬆他,縱使看高杉那些日子小心翼翼的模樣很是可愛,他也全沒亂來的打算。





※整個腦洞就是高杉參加跑步→流血→銀八怕一直關懷著他的●首。

然後就全是寬鬆衣服下微凸的小可愛,跟浴袍開口露出的胸口,或是更衣瞄到胸前做了防護的OK蹦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