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片段

那對墨綠的雙瞳如今看得令銀時十分不自在,因此他僅只憑著自己的印象去觸碰那人的頸子,晉助似乎縮了點,銀時可以感受到柔嫩的肌紋下跳動的血管,緩緩的近了晉助的臉。

感受他配合的仰頭,溫熱的氣息吹拂著自己的唇瓣最終相觸在一塊。

那算是晉助的初吻,雖然平常老吃彼此口水,但是這是第一次真真切切的觸碰到那人的唇,這讓他情不自禁的墊高了腳跟更深的去觸及他,而為了平衡本來害怕抓著銀時壓在自己頸邊的手也一塊向上抱住他。

「銀時…」喚著,晉助一併的扯扯他的頭髮,讓銀時吃痛的瞇開眼。

「看我…」晉助不滿的說著。

「嗯……」應聲後銀時如他所願自己的俯視晉助的臉,而再次認知的他矮,但就是叫人不討厭,再靠近點就可以把鼻尖埋在他柔軟的髮絲間細細吸著他的氣味或是退開些輕啄著他的額頭,這一切都叫晉助有些不滿的抗拒著,但還是由著他。

親吻中二病犯的眼罩,在經過晉助的鼻尖時似乎報復剛剛頭髮的仇似的輕輕咬下齒痕,同時感受本來搭在自己肩胛骨上的手狠狠的抓了把以及他不滿的悶哼。

直到再一次回到那張總吐不出好話的小嘴咬著他的下嘴唇,然後看著晉助一直注視著自己的墨綠雙瞳,搭上自己的手輕捏了他的臉頰。

「開心了?」

「嗯?」不明白的晉助應聲,腦袋傾向銀時沒怎麼使力捏的那側,銀時無法否認這樣還真是有點過分可愛。

=====
雖然想完成這腦洞,不過好像沒什麼時間而且浮現都是這種www

其實還有個給自己兒子NTR的腦洞ww((不過我還在想兒子上哪找,想像給自己兒子欺負的銀時跟特黏高杉的兒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