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高】rosemary

*花吐症設定有

*斷得很突然

-00

今天的早餐似乎比往常多了一條魚,參雜了某種特殊的辛香料,壓住了魚本身的腥味多出了另一種清香,本來不怎麼清醒的神樂瞬間的坐好在飯桌旁。

「銀醬怎麼今天………」咬著筷子的神樂話還沒能說完,就給眼前同樣含著筷子的男人中斷,急促的拍打著胸口,一副顯然是給噎著的樣子讓神樂默默看著他,抓起一旁的水灌了口,隨後咳出仿佛魚刺般的物體,大概是混雜著口水的關係讓人實在不怎麼想直視,只是神樂這是跳了過去掐著男人的頸子。

「啊…太過分了自己獨吞另一條嗎?」拉扯著男人的嘴,神樂道。

那時的他,自己也沒想過這是什麼問題,只覺得喉頭有股難耐的癢,而順應著身上孩子的吵鬧戲弄著,反正應該不是什麼大事吧……大概。

-01

指尖掐住那東西的末端,銀時慢慢的旋轉著它。

就在不就前他又再次咳出著詭異的雜草?存疑的看著,銀時腦中有許多想法。

其中他想到當狗似乎缺乏纖維質時似乎會自己去攝取雜草,可是這幾日明明都吃的不錯啊…難道肉吃多了?

雖然擔心自己糖尿病發前得了高血壓之類的,銀時開始稍稍檢討最近的飲食,但是想到那會吃著狗糧的生活,或許現在能吃就吃有何不行呢?

拋開那雜草般的枝條,銀時決意忽視這點小問題。

-02

顫抖的手捂上自己的嘴,高杉頓了一會感受流至手心的溫熱,慢慢的溢出指尖的縫隙,但很快的給他的主人拭去。

-03

銀時真正開始擔心是當自己不再是咳出那枯枝一般的雜草時,一朵朵淺紫色的花瓣幾乎看不出他本來模樣的扭曲在他的掌心之中,還在恍惚的時候,嘴裡又克制不住的溢出了不少,最終自他掌心滿溢而出在地上打散,而本來以為沒主意到的清新味道在這時或許是心裡作用似乎濃郁了許多。

銀時輕笑著,他可從來沒想過自己會染上除了糖尿病以外的病症,而且這陣子明明就沒發生什麼事的說。

雖然不願去想,但很顯然這是跟那人有關吧……。

嘆著氣,自己說是暗戀那人嗎?明明都表達的那麼明顯,或者說要真說白按照他的個性肯定不會輕信自己反而覺得這是愚弄他的新玩笑,為的就是看他的表情,究竟要檢討自己還是那人呢?現在想這些都太晚,真要想不如儘快把人抓到解決這事什麼的之後再說也不遲。

-04

遊走在黑暗中的他,銀時不能相信他們距離多少光年了,或許現在仰望的星空當中會有一顆是他曾經踏及,但現在趕過去也只是什麼都沒有的地方跟這又能有什麼差別。

靜靜的閉上眼,銀時在思考,難道這就是人們口中所謂的絕症了嗎……。

-05

這是沒救的事,就好似當初他喜歡上他一樣,一瞬間銀時覺得自己的腦子肯定壞了,那傢伙有什麼好的,又矮但是很可愛又中二的但是鬧騰起來就是那麼有趣,與他在一塊怎麼樣的日子都似乎變得歡樂,縱然他下手從不拿捏。

真是無可救藥的想起他了啊………

明明……

都已經好一段時間沒去想念他。

-06

花吐症的傳聞是與暗戀的人告白在一起吐露愛意讓滿溢的花來治愈自己的病情(*1)。

對於這點,當時那人的模樣還真是嘲諷滿滿的笑著。

「還在玩這種幼稚的事嗎」看著他跟自己手上的花瓣,銀時真的什麼也說不出口。

只知曉後來那人本來就矮得叫人看不到的臉沉了下去,才剛想來嘲笑他一番時,就給人扯住衣領向下扯了一把。

雙唇想觸的感覺很是美好,自己口中花朵的清香因為給人堵著在自己口中更是濃郁,只是很快得另一股情味蓋住了它。

-07

對他的思念一層又一層的堆疊上來,伴隨著口中逐漸濃郁的氣味,不知如何眼角有什麼輕搔著,閉上眼刷下一旁的阻礙,但也是如此,淚水也更肆無忌憚的滾了出來。

註1:真的很不擅長,所以上網找了一部分的資料,裡頭提到一起吐出花朵然後就會好?

突然的腦洞就開了,尋了部分資料就是構成這樣的一篇短文。

以上,感謝看到這裡的你。

以下是不接受小銀告別的高杉www
高:「搞得我好像非喜歡你不可似的」

銀:「你聽到了嗎?」

高:「啊?你終於也聽到了嗎?(黑色的野獸在痛苦的翻滾)」

銀:「不!因為你而碎一地的銀桑的心」抓住高杉的手撫向自己的胸口。

高:「鬆開」

銀:「不!在你把他療癒完前都不行」

高:「我管你!放開」掙扎的想抽回手,不知道是過於用力紅了臉還是其他的緣由,高杉幾乎只能順著銀時

銀:「要不要我教你好更快的方式!嗯?」

-------
銀:「趴下!別逼我」
高:「你又會做什麼呢?對我?」
湊上高杉的耳畔輕咬。
「你覺得呢?」((想起自己之前的某個腦洞說好聽是床上的甜言蜜語………粗暴點就是舉●要人家躺下wwww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