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命名中

*因為名字不知道怎麼辦,所以只好用高杉跟晉助來區分,雙胞胎設定。

*目前片段而已,設定另之後努力

-00

「大少爺、小少爺要出來玩嗎」銀時稚嫩的聲音喚著,不久圍牆的頂部就冒出了頂著一頭柔順的黑髮小少爺,銀時曾想過就他那點身高是怎麼探出腦袋的,會不會是把哥哥踩在下頭才有辦法看見的,然而很快的也想起來兩個小矮子疊起來也沒那麼高。

「等等還有課啊…去哪玩?」嘆著小少爺知道等等有事,但似乎就是不願配合的問起銀時有什麼好玩的事。

「嗯…不知道!」

「那你來做什麼的?還有你別逃跑啊!會害我被念的」埋怨著銀時的誘惑,看不見人的大少爺說著,同時也感受到他就在這堵牆後拉著小少爺的衣服,讓後者不得不配合的跳下牆跟哥哥理論。

「那你也一起走不好嗎?你爬上來我再幫你頂一下就可以出去了」

「嗯……」大少爺的聲音有些困惑。

「走嘛!」在弟弟勸誘哥哥的同時,銀時也等不下去奮力的攀上了牆,果然裡頭有很多阻礙物難怪就兩個矮子也能探出頭,反之自己在的外面就是空蕩蕩的牆面。

「你們好了沒?在拖可是兩個都逃不掉歐」

「啊…」嘆著,晉助就攀上牆面跳了出去,留下猶豫的另一個人。

「走嘛?」銀時問著,伸出手要拉人,卻給人不領情的無視,借著裡面障礙物的力翻過牆面。

-01

高杉喜歡自己的哥哥,怎麼說到底也是個溫柔的人,只是有時也真的很壞。

「當時小晉就說著很帥……」同樣的臉高杉帶著壞笑的說著,一旁的卻截然不同的一口飯噴上面前的銀時。

「你髒死了!」抹下上頭的東西銀時說著,抓著時機才想蹭回主人身上就給人避開。

「說什麼啊你!」逃到哥哥跟坂本的中間說著。

「是事實啊」

「原來曾經也還是那麼可愛的呀」

「少噁心了!坐過去點」嫌棄坂本的話晉助擠進兩人之間,隨後是起身跟過來的銀時,不過最終還是給晉助避開抹到一旁無辜的人身上。

當三個人開始互抹幾乎成了空氣的東西時高杉才阻止他們的嬉鬧,一般用餐時間都是如此,至於人有時會多但最少就是如此,除非晉助選擇蹺課,不過只要是高杉能注意到就會盡力阻止畢竟家裡好像還是分不清他倆抓到人就念,至於每次誰給抓到就不必多數了,另一個人應該是零就是。

他溫柔的時候總是自以為是哥哥的時候。

身為不良少年的晉助,常常在打架過程就把衣物扔了事後也不會去記那些東西落在哪,只是這幾天天氣剛好冷了,剛剛出門的兩人給寒風刮得直直縮緊身體,高杉伸手探進包包抽出自己的圍巾纏了上,才注意到一旁的晉助還是雙手插在口袋身上僅是學校的制服,而且明明就很冷還是非要敞開衣口不可。

「………不冷?」問著,晉助自然的回過頭看了眼搖了搖頭。

「……最近衣服丟的太過分了,總不能一直穿我的吧!」說著高杉走進了自己弟弟身旁把自己的圍巾繞上他的頸子。

「嗯……」應著,晉助沒有拒絕哥哥的好意,只是想起以前他說過自己是哥哥多少還是會讓讓自己的,對於當時還是孩子的晉助自然是有點高興的,而現在卻有點難為情稍稍紅了耳根,嘴裡也默默的嘀咕。

「什麼?」

「沒!那你呢?要是你病了我也逃不掉的」說著,他們同住一個屋簷,雖然高杉多少會避開或者乖乖的戴上口罩,但是他倆就是會很難避免的互相感染,最倒霉的還是另一個快好的後期自己還是難逃中標的命運。

正當兩人煩惱時,那人就出現盯著一頭亂髮顯然是剛起沒多久。

「哦……呃兩位早啊」就銀時所知的這對兄弟也是很會吵架的那種,當兩人出現不對稱的感覺時一定會吵起來,然而今天卻反常的安穩的很。

「「早」」對於這平靜的違合銀時提高警覺的跟在後頭,畢竟會在這時候在他們中間的大概也就坂本一個,至於他會選擇聰明的去調和他們的不平橫,看了許久有點迷糊的大腦才注意到晉助身上的圍巾並不是他的。

「啊啦!小少爺這是又丟了東西嗎?」

「對啦!」

「哦!異常的誠實呢!看在你這麼誠實的份上我的也給你吧!」纏上自己的圍巾,晉助有一瞬間感到難以呼吸滿滿的某人的味道,不同自己家裡的那樣,還沒多想什麼晉助便扯開把自己頭部捆起來的圍巾。

「你……想殺了我嗎?而且既然要給也不是給我,你瞎了嗎?」

「但是誠實回答的你呀!」

「那又怎麼樣!吶…給你」出於分享晉助遞給高杉銀時的圍巾。

「我覺得都套你身上滿好的呀,多可愛呀!」對於自己弟弟深埋在圍巾裡頭僅是露出雙眼的模樣高杉表示。

「對不良少年說什麼可愛呀」銀時說著。

「不是嗎?」

「哥哥說的是,你們別吵起來就是」舉起雙手銀時說著。

之後便是兩人夾著不語的晉助走去上課。

-02

雖然兩人長得很像,但到底他們還是兩個個體,小時候高杉比較乖巧也是,因為不同健康的晉助,總給家中大人們叮嚀著很多事情,至於晉助嘛,天生就是來搗蛋,當然同夥是銀時逃不掉的,直到那天同樣跑出去玩闖了禍。

當三人跑到某個地方,像是突然發現什麼的銀時領著兩人像玩平衡木一樣的在圍牆邊走著,感到有趣的晉助自然很快的跟上。

「你也上來啊!」銀時說著,高杉也就跟著爬了上來,只是他們的總沒想到掉下去會怎麼樣,牆的另一邊是沒人住的院子雜草生得很高往前點就是院子的樹幹,或許等等可以坐在上頭,想著晉助盡力保持平衡的向前,卻在中途一個不穩前後晃著,這讓跟在他後面的高杉也跟著緊張。

「 小心啊!」抱住晉助已經失去平衡的身體高杉一塊的給他拖了下去,留下剛剛下去幫高杉上來這才爬上來的銀時。

「喂!你們兩個沒事吧!不要跟我說要哭了哦!我會先笑死你們的」有點虛的說著,看著坐起身的晉助一臉無助的看著自己。

是自己的錯哥哥才會受傷的,在銀時把高杉送回家後晉助依然在外頭遊蕩不敢踏進家門。

「怎麼還在外面浪?不回家?」

「我會被罵死的」低頭說著,晉助是不在意家人怎麼念反正他是沒在聽的,只是想到高杉他就是抬不起頭。

這在隔天,給銀時半拉的回家時晉助也是如此,說起來也是那時看見他兩相互感染的中二病。

看著認真說著的高杉,銀時當時是懷疑傷到的不是眼精而是更嚴重的腦袋,只是讓他這麼一說晉助似乎好一些,露出弟弟崇拜哥哥一般的模樣說著真帥。

想起來銀時有點後悔自己沒能阻止,才讓晉助如此發展,這都過那年齡多久了還是那模樣。

-03

他們的關係是十分親密的,要說的話就是雙方家長都見過了,第一次是晉助闖禍不敢回家面對哥哥情可在外頭當浪貓也不要回家的,無奈銀時只好把他牽回去,搞到最後是高杉家的大人過來要領人,只是晉助打死不願,這才留下來過夜。

雖然同齡,但是相較起高杉,晉助是比較年幼的那個準確差幾分鐘他們自己是不清楚的,雖然這麼說會給銀時嘲諷明明記仇那麼自己這就是小事?就不見你們吵那點時間當哥哥?

「當哥哥又沒什麼好處!」

「當弟弟………」高杉想了想當弟弟好處可多了,可以喜歡做啥就去,還有自己擔著。真叫人羨慕可不是嗎?而且自己是不可能欺負他的,靜了一會高杉才開口。

「……所以我這不是讓你了,誰叫我是哥哥」

「讓我去拿喝的,真好啊」說得再不滿晉助還是移動了。

「有弟弟真好吶」這讓銀時忍不住嘆了。

說是這麼說,但對跟那兄弟一塊長大的銀時來說晉助也算是自己的弟弟至少吵架的部分不輸跟高杉的次數。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