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無銀杉白兩

我就喜歡錯字,漫天飛舞

然後,沒有然後的結束。

【银高】延迟

※架空有,厨师银X医师高

※这里什么都没有

他们两人都近乎是无法约会的状态。

作为面馆厨师银时的一整天从开店开始就没曾停过,纵使他可以晚起一些,但怎么的早上都不是个约会的好时段;同样的高杉也是,纵使有非值班的时段,但一直累积的疲劳让他也没心力去应付更多的人,往往一到假日就是睡得不醒人事,直到难以觅食的时候。

那一天也是。

碍于忙碌,高杉没习得烹饪的技能,最多也是翻找冰箱,吃点微波食品,他的生活犹如只需要微波炉跟冰箱便够似的,然而当天不凑巧的冰箱早就空了,使得高杉不得不外出觅食。

夜深时空荡荡的街道,确实已经没什么能吃的,当高杉觉得自己大概又是要在便利商店解决晚餐时,经过的小巷恰好走出银时店内一组客人,喝醉的关系大声嚷嚷着,吸引到高杉的目光,就这么凑了过去。

揭开暖帘后,店面并不是很大,经营许久的墙面都染上一层食物的油光,斑驳着酱色的墙面,以及一排茶色座椅。

「欢迎光临」温柔的声音招呼着,银时才刚刚在收拾刚刚那一位客人摆放在柜上的碗筷,擦拭着桌面。

入座后,高杉仅仅是一般的客人,只是银时习惯性的攀谈,一面无趣转着小小的电视问着高杉的日常。

大概是一直以来都对周遭的环境忙得没法关心,高杉除了超商后就只记得银时的店,而银时纵使有几次见到高杉时已经是在收摊前置,走到店门外取下帘子时遇见,但还是招呼高杉入店内。

「怎么也是里面温暖,快进来吧!」

「...」不只是一次接受过银时的好意,也多亏他,高杉增加不少对这条街的认识,要是下班可以的话,隔壁街有超市,在那里买食物会比较便宜,至于熟食的话,银时想着,不过考虑到高杉的上下班时间状况都不怎么规律,要跟上家庭主夫的作息可困难了。

「这样好了,阿银我也帮你买?怎么样也是做料理的肯定比你这外行的会挑选」说着,高杉有些不满,虽然坦承过自己都是吃微波食物,但也不至于烂的东西闻不出来看不出来。

应着,银时都愣了。

对于外行的新鲜的定义,阿银是有些准备的,不过单单就烂了该进厨余桶的还是可以进人胃的都太过笼统,到也不会吃坏肚子,但不好吃怎么的心情也不会美丽的喔。

或许是生活上帮助高杉太多,是在休假的前一天,高杉依旧的来到银时这里,问他自己请她吃东西,当作是这些天来的谢礼。

甩着面网的银时虽然简单的应声而已,但其实是很期待。

隔一天店门外就张贴着店休的小纸条,银时不是没想过去约会的,但长期都在商店街混认识的不是婆婆们就是已婚的年轻妈妈,自己怎么也不会把主意打到他们身上,而且自己一个人的生活也挺惬意的。

只是碰巧遇见高杉有趣点而且年龄相仿,稍稍有种交到朋友的感觉。

那一天是朋友的约会,虽然当阿银提出要进四周都飘着粉色气息的甜点铺子时高杉僵了一下,但最后还是给银时拖了进去。

无奈的叹了口气,高杉最后还是接受了银时的犹豫。

「反正都是你请的,你就当作你点一份自己吃,真不喜欢再给我」看着菜单,高杉不难察觉银时其实在两份甜点中犹豫,自己倒也没什么意见,给银时全权点餐,自己管付钱就是。

就是这样惯坏了银时。

以至于从没想过在那里见到银时的高杉遇见了他。

「唷喔」黑着半边脸招呼着,高杉本来只是经过的,停下脚步。

「你怎么了?」看着某人明显的病人样,高杉问着。

「恩......」阴暗的深红抬眸看了一眼医院的告示牌,其实高杉也是知道的,毕竟这可是他常常经过的地方,怎么会不记得这里是哪里。

「所以你来看牙」带点笑意的说着,大概是看到银时脸上明显的不情愿,高杉给对方逗笑了。

「尽管笑吧!我就是有阴影嘛!」从小爱吃糖的银时,怎么也是最熟悉牙医的只是害怕的那种,无论是抬起自己的椅子还是刺眼的光芒,还有眼前医生,都是阴影,更不用说第一次后当天做恶梦的银时。

梦里那刺眼的光线忽然熄灭一片黑的恶梦,梦里发生什么银时当然不愿说,只是自己倒是真的给噩梦吓到尿床,当时一说高杉还差点呛到,不住的咳着,事后当然也好奇到底是什么东西把银时吓尿。

「那你多保重」

「等等就这样吗?没有什么更好的安慰吗?比如先让我失去知觉吧!」

「如果你需要的话倒是可以用病床把你推进去如何?」

「那就麻烦你了」拖着高杉的手,银时是真的怕的手都湿湿的,然而该来的还是来的,号码跳到他,是由高杉推着进去的。

离开后,高杉开始在意自己因为银时湿湿的掌心,是有点不舒服,但给人握着温热确实还因为汗夜残留在自己手上,直到离去时才随意擦在外袍上。

详细见链结↓

http://urishi0205.lofter.com/post/1dcd1074_12cd5e512

(附注)

我朋友因为小伤进手术室明明可以走但是必须强制推病床这样的入场方式

另外说一些,本来是想按照这一次的厨师跟医生的,不过后来觉得哪里来的那么晚的西式料理,而且还在小巷,所以合理化成拉面店。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