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無銀杉白兩

我就喜歡錯字,漫天飛舞

然後,沒有然後的結束。

【銀高】THE SUN IS BACK

-00

万事屋晋酱不得不在这般天气外出的,急冲冲的喘出冷凝在空气中的热气。

「晋助!......」

今早接到电话,里头的关系人几乎是求救那般的呼喊着自己,要晋助晨间还不怎么清醒的脑子顿时给那人打醒,还没厘清发生什么事时,男人熟悉的声音便占据了这个话筒沉沉的安抚着高杉,只是高杉清楚明白那声音是裹着糖衣的毒药,虽然叫人沉溺但久了可是会淹死在里头的。

「好久不见呐,高杉」

「.........」

「......哼,怎么担心这家伙吗?你大可放心银桑我可没杀他的理由」静静的男人没能等到高杉的答覆便冷笑出声。

「......」

「怎么这么久不见人,连声音也忘了?明明刚刚都是那么大的提示了?」

「银时...」

「哦齁!还记得嘛,不过我看你的生活挺安稳的嘛,还是你全都忘了?」

-01

虽然不想,但男人确实回来了。

同高杉一样怨恨着高杉晋助,几近疯狂的残杀,与那时的男人没什么太大的差异。

「是......白夜叉」差点冻死的万斋说着,但大抵看来银时也没杀死他的意思,只是把人弄昏后随意丢弃的行为差一点儿借助寒冬的威力弄死他,然而高杉在这江户的友人可不少,加上万斋的所处的地方十分显眼,晨起后不了多久就有人报警,叫来新选组,纵然高杉不愿让新选组插手,也不得不跟这一块做笔录,听到那熟悉的人名后,鬼之副长不免瞥了晋助一眼。

「虽然知道你肯定不从的,但是从现在开始你就是这起时间的关系人了,喂山崎看好这家伙」夹着烟屁股,土方说着。

但高杉也清楚除了山崎的视线外,在自己眼不能及,却清楚感受到的地方又有他们所期待的那人的视线。犹如螳螂捕蝉一般一层层的互相监视着等候机会,只是银时并不是那么沉得住气的男人。

在新选组还在搜索的期间万斋的手机已经给寻获,早成了一堆碎片零碎在事发不愿的垃圾桶里,也得到跟晋助的对话,这并没什么对案情的进度只是加深了万事屋跟这恐怖分子的关系。

粉色的圆糖光滑的滚过男人的唇间,给臼齿狠狠的咬着直至碎裂,男人才稍稍低语。

「好甜啊......」从阴暗的角落纵身遛过。

即使这近期也因为多起浪人武士的出现搞的整个江户躁动不安得,但隐隐的底头却有更加叫人不安东西行动着。

-02

高杉自己也不清楚银时回来的意图。

只是犹如那时自己已经不在能视物的左眼一般男人消失了。

躺在那雨后潮湿的泥地,血腥自高杉眼中汩汩流出,浸染颈侧的发丝沾黏着高杉自己,整个身体都是这般不适,几乎是要喘不过气的难受,却除了血以外高杉哭喊不出任何东西,他之后袭来的高热叫他昏沉,朦胧间高杉最后一次见到那光,逆着晨曦的光芒飘散的薄雾恰当的给与高杉降温,而男人彻夜吹着寒风的手一次次轻柔的抚过高杉,干燥得起薄皮的粉红开阖着,高杉没能记得他说了什么,只是往哪之后他开始痛恨自己,以及男人。

(………)
一篇自爽的文,全镜面的一个世界,只是万事屋的人马还是万事屋,鬼兵队的部分零散的带走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