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你過來一點www

然後,沒有然後的結束。

*強行綁定兩人,所以劇情無邏輯

*重生有、身體互換有(後續還有點弄不太出來)

*其實好想寫H部分(銀時在高杉身體裡對他萎謝www

*還有想寫因為宿醉沒慾望的銀八跟莫名想要的高杉君。((然而目前還只有妄想……沒法寫出來😅

-00

緊抓著銀時的衣領,他竭盡自己所有的力氣去湊近銀時的耳畔,過於虛弱的關係聲音,僅是以氣音參雜著嘶啞的聲音說道。

「真是……無能的模樣…銀時」嘴角帶著略微的幅度,他依舊嘲弄著銀時,只是後者似乎一點也無法反駁自己確實無能,面對著他的死亡他就只能靜靜的看著,那唯一的綠眸似乎還死不了的瞪著銀時,冷靜的樣子讓人想不到他胸前早已浸滿自己滿滿的鮮血拚命的喘著幾乎快要不存在的空氣。

他不捨,畢竟這麼久以來自己一直就是保護著他,只可惜有些事物是從外在保護不了的,慢慢的從內部侵蝕著他,低頭看著那緊抓著自己的手銀時顫抖的握了上去,他不敢想像接下來的事,但眼角慢慢浮出的物體卻出賣了他。

懷中的身體似乎是看出來一般,帶著笑意的向上攀了些,在自己的耳邊低語,那時他最後向自己說的話。

只是那隻緊抓著自己的手在那之後依然沒能鬆開,直到銀時不得不離去時才一根根掰開那早已冰涼的指尖。

-01

當兩人再一次見面時總是覺得對方異常的熟悉,以至於當他們緊緊抱住對方依戀著彼此懷裡的溫暖時沒有什麼反應只覺得怎麼也不想再放開他。

直到雙方稍稍冷靜些時,眼中總有不少疑惑。

「嗯……銀八」

「高杉晉助」

不過下一秒兩人立刻回到現實。

「你就是那不良少年?」受到校長的委託銀八不得不外出去抓這鬧事的學生,沒想到才一到這裡第一個撞見的就是他。

上下仔細的打量著他,很快的本來看起來很是乖巧的孩子就抱起了雙臂一臉高傲的看著自己。

「那又如何?」縱然如此,那不足的身高還是莫名的讓銀八想笑。

「噗…沒事!我是請你回學校的!如何跟我走嗎?」

「不!」說著高杉就要轉身離去,可銀八不知道哪裡來的念頭,一把就抓住少年的手臂,將人抱入懷裡,讓他雙腳離地的胸前抵著自己的肩頭。

「放我下來你有什麼毛病嗎?」

「大概吧!」對於這學生熟悉的模樣以及自己的困惑,銀八真心覺得自己大概是真的有什麼毛病。

那也是第一次有人成功帶回高杉,也莫名的受到高杉母親的要求銀八接起了看顧他的責任。

-02

莫名的兩人幾乎開始同居的生活,一開始僅是很簡單的照顧著他,一面感受那股莫名的熟悉感。

輕笑著嘲諷的臉龐,還是鄙視的模樣都讓銀八不住睜大雙眼盯著高杉看。

只是後者怎麼也沒發現,直到某天夜裡,雷聲悶悶的作響在紫黑的雲層當中,他們才想起了某些曾經忘掉的事,喘著氣,高杉猛地坐起身摀住左眼的手仿佛還記得那疼痛般緊緊壓著。

大概是給他劇烈的反應以及叫喚著與自己同音的名字,銀八打開了客房的燈看著床鋪上的人。

-03

那些過於沈重的記憶一下子要他全數記起還是太過於吃力,只是他看見銀八的時候眼神多多少少還是變了,吐了一口氣高杉努力抑制自己左手的顫抖離開自己的眼皮,過程銀八已經緩緩的走了過來坐在床邊。

「還真沒想到你會做噩夢?夢到什麼呀不會是中了什麼魔法就此封印左眼之類的」帶著嘲笑的口吻銀八說著。但另一手還是很撫慰高杉的順著他的背,見他沒什麼反應才接下去說。

「要老師陪你睡也不是不可以的哦!嗯?」

「我記得你說過……你總覺得我好像在哪跟你見過?」

「啊…別在意我隨口問問的而已」

「當時我也這麼覺得,不過這大概不是偶然,因為碰巧我現在也覺得我們是……」一開始當銀八這麼說時高杉只覺得他八成是跟那個不良搞混畢竟他也從一個一個點出高杉跟一般不良一模一樣的穿著,只是最近改變了不少,誰讓自己多半帶過來的衣物都是給人挑過得,無奈自己也成了白襯衫的乖孩子,重點老師還幫他燙出整齊的折。

-04

想起彼此後的第一件事他兩是來核對的,畢竟重生就算了,兩人又碰在一塊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說,只是總是覺得心裡見到對方就是鬆了一口氣。

「我想你大概是早死的那個……」銀八說著,看見你我總是特別感覺放鬆。

「說得好像你不給人煩惱一樣」雖然說不出是什麼感覺,但高杉也是放不下銀八,默默就想待在他身邊,或許那時當時的他的最後心願,否則那隻早該隨著主人離去鬆開的手也不該那麼放不下。

或許這一生只要知道彼此都好好的生活著這樣就夠了,只是無論何時何地都掛心著對方的心情卻漸漸變了模樣。

-05

許是春天的到來,銀八匆匆的趕到學校,畢竟給自己看顧高杉的時間也只有上學的時候,寒暑假高杉家也有自己的打算,加上假日還讓自家的兒子打擾老師怎麼也不再那麼好意思,就此兩人分別整整一個月。

縱然高杉君度假間也不忘給自己寫個卡片問候,但還是無法消除對於他的思念。

然而銀八很快就發現自己太早到了,校園一片寂靜,這情況高杉大概還在賴床,掙扎著。

只是他沒想見過,對方也有一樣的心情,而且還連一張卡片都沒有。

安靜的教室給晨間微弱的陽光照出溫馨的木頭色,而裡頭就坐著穿著白色襯衫的學生,靜靜的看著書。

「真罕見」抓來前坐的椅子,銀八反坐在那上頭看著高杉說道。

「早安」眼神帶著笑意的他回,只可惜看不見他那麼微笑。

「怎麼一開學就感冒?」

「才不是…是花粉症,像你這麼粗神經的才不會瞭解」

「那可真是為難你了啊」看著高杉略微浮腫的雙眼銀八抬手輕撫了一下說著。

-06

想起來的事是多是少其實都無所謂畢竟兩人這時不正愉快的在一起只是銀八總介意著高杉的雙眼,偶爾會抬起自己的手去遮擋其中一邊看著,就是在找尋那感覺,最後總給高杉一手拍掉的阻止。

-沒能寫完會在之後補上的。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