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你過來一點www

然後,沒有然後的結束。

根據自產的三題→木屐/墨跡/迷津(雖說這麼說然而這只讓我聯想到別的東西有沒有用到還真是難說)

第一個想法是無法說話的高杉跟看護士銀時,領著高杉寫的字來明白自己的病人在想什麼,木屐的話則是領著高杉出門時被要求自己走的高杉君 至於為什麼入院沒怎麼想好,只是想著明明還需要人攙扶的高杉跟著銀時慢慢的走著。

第二個是天狗銀時(私設)那從樹上跳下的穿著高腳木屐的銀髮男人,嚇到蹺課的小高杉。之後是高杉教銀時識字,而銀時報答他是教他揮舞手上的刀刃。至於後來就是沒東西才沒弄這個。

總覺得自己都是片片斷斷的東西。

-00

銀時完全不清楚自己怎麼遇上這傢伙的,只曉得在因為煙花忽暗忽明的神社裡頭他就出現在那裡。

這地方的神社有名是當然的,只是銀時沒曾想過他有名到連在宇宙浪的恐怖分子都為它的慶典來光顧。

踩踏在神社一旁的欄杆上,高杉就這麼坐在上頭背向的銀時,縱然他還沒回頭,但是銀時已經因為剛剛參拜過這神社搖起他的鈴而感到後悔。

『發現了吧!』銀時想。

但對方沒什麼反應,讓銀時開始懷疑這是真的有人還是這神聖的地方被另一個空間的東西侵犯了,顫抖著,銀時已然不清楚自己是為見他興奮還是等等回過頭來是個面目蒼白的祂人……。

「喂!……」虛浮的聲音喚道。

-01

那是什麼樣的一個夢。

銀時覺得自己對那身影,應當十分熟悉才是,怎麼會因為夢裡那全白的面孔嚇得硬生生的從床上跳起呢。

放開緊抓著自己睡衣的手,銀時這才發現身旁躺了個人,側躺著那人黑紫的散落在白淨的枕頭上,伴隨著平穩的呼吸,銀時才膽敢伸手去觸摸。

靜靜的高杉起身,摀住自己失去的眼睛,大概是珍惜著自己剩下的另一隻眼,高杉很少去揉弄他,所以閉了好一段時間他才慢慢的睜開那叫人心靜的墨綠眼瞳,矇矇的看著銀時。

依稀記得昨晚好像不是這樣,那眼神滿是殺意。

想著,銀時回憶起自己昨晚喝多了,是廟會的比賽,雖說如此其實也是打著比賽來娛樂群眾,而對於銀時而言喝點免費的酒倒也沒事不是嗎?但自己本身就不是什麼會喝的人加上群眾的鼓舞一個不小心還真是過頭。

群眾的吵雜讓他本能的脫離廟會的中心,一步步往山腳下頭的神社走去,而在哪裡遇見了他,醉得不清的銀時,記得才想與他開口說說,就沒能克制的吐了他一身……難怪夢裡的他看不見面孔,而之後驚嚇也是那人高抬的腳碰上自己才讓銀時受到衝擊跳起,也就是說不是夢,只是當時當機的腦子把這份記憶修了回去。

不滿的眼神瞪著銀時,高杉沒說什麼自顧的起身,原來被墊底下高杉摸出銀時的衣服穿了上去,對此銀時不意外,畢竟自始至終高杉就沒留什麼在這裡,沒衣服也是當然的,但重點不在這,明明是都要三十的男人怎麼能把衣服穿成這樣,縱然睡姿再不佳能把浴衣全扯開?

大概是感受到銀時的注視,高杉瞥下頭望了下自己的身體,沒什麼的繼續刷回自己的牙,雖然說擅自翻出銀時家備用的牙刷沒問過主人很不妥,但高杉還是不想跟萬年甜味的人共用,怎麼想上頭肯定沾染了不少那人的氣味。

對於銀時而言,這一切都不僅僅是只有一隻眼能見物的高杉那般,血紅的雙眼此時不僅是他本來虹膜的顏色還攙和著銀時眼中的血絲,看著正向自己的身體,那乳白色的肌膚水潤的很,櫻紅的乳//首沒能給水藍色的浴衣遮蔽,配合著他主人刷牙的動作,有一下沒一下的蹭著它。

抱著頭,銀時這個動作已經維持好一段時間。

「喂!坐著睡著了嗎」站在床鋪一旁高杉喚道。

早料到對方會出手的高杉閃過銀時要拉他的手,笑了出聲。他明白在銀時眼裡到底看見什麼也不介意白日就不做正經事,不過對於他而言,既然他會現身在這很明確的他就是一個休假的人,所以稍微過得放縱一些又如何?

★是有後半的只是暫時很亂也沒時間修還請見諒

以上非常感謝看到這裡的您,未來有機會會把自己坑一半的東西補完,倘若這是有撞到別人的梗會刪掉的。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