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說這走向應當是小孩發燒來嚇嚇新手家長,但是礙於銀時跟高杉兩個好像都超級健康的,我們就讓中年大叔們生病+哄大人睡覺的小大人。

-小銀時跟高杉君

銀時想睡了,銀白的小腦袋晃得很,但是高杉依舊坐在矮桌前書寫著,總是外頭已經一片漆黑僅僅是靠他身旁的燭光照亮他還是不肯離開,只是銀時晃動的銀白腦袋很是惹眼,讓他最終還是開口。
「要睡就去吧!」
「嗯……」揉著眼,銀時悶悶的出聲,顯然就是不樂意這個答覆。
「你不睡嗎?」
「嗯!看完這就去」抬起下巴高杉點著,這看在銀時眼裡根本是個玩笑,直接抽起那還很厚的書本扔到矮桌上還過了頭翻了下去。
「現在!都很晚了你要瞎了另一眼嗎?」抱上高杉,銀時不滿的說,隨後拉起高杉的手,明明應當拉不懂的成人似乎配合的爬了起身,跟著銀時一塊走到一旁的寢室,鋪好床墊就道了晚安拉過被子睡去。

然而隔天,天還沒亮,僅是稍稍有點鳥鳴聲高杉就醒了,這起身的騷動弄醒了一旁的銀時,但他沒做出反應,只是默默聽著,那人輕咳,以及努力想要降低音量的悶聲。

這在高杉踏出房門到外頭抽煙時銀時也不安的從被窩探出頭,高杉似乎不願小孩吸到煙味,但是他一點燃菸,飄出的煙羽還是竄入銀時所在的地方,讓他即使探出頭還是把自己的鼻子埋在枕頭間,差點斷氣。

最終是在耐不住的銀時踏出腳步,小小的步伐有點急促,但他知道高杉一定聽見了。

拉開紙門,外頭的男人已經側頭看著自己。
「喲!醒了嗎?」
「怎麼這麼早起?」打了個寒顫,清晨帶著露水的空氣讓僅著睡衣的孩子說著撲向高杉的懷裡,高杉倒是聰明的披了件外衣,沒有推阻銀時的意思把他納入自己的懷中。
「咳…」側過頭低聲的咳。
「睡不著?」
「嗯…頭有些痛」說著,銀時就站了起身貼上自己的額頭,孩童的體溫應當高個眼前的成年大人,但是此時的高杉卻熱的讓銀時不安的皺起眉。
「跟我進來」拖拉著高杉,隨後把人按回床墊上,明明只是個孩子,嘴裡的念得卻跟老媽子一樣,說是看書太晚才頭痛,感冒也是老是為了抽菸往外跑才造成的,不過銀時並不是不知道出去抽是為了誰。

小高杉與銀醬

「給人慣壞的少爺就是這樣竟然不會洗澡?」諷刺的說著,銀時每次洗完自己還得幫自己家裡寄宿的孩子洗頭,還要給他嫌棄肥皂水跑他眼睛,要是意見這麼多學著自己來不可以嗎?縱然抱怨過銀時還是認份的幫高杉少爺洗香香。

只是他沒想到自己會為此著涼。

重重的打了噴嚏。
「……肯定有人說我壞話」搓著鼻間銀時說,隔壁高杉卻投以厭惡的眼光,無非是剛剛那個噴嚏眼前的大人根本沒遮掩的意思。
「這樣很髒,你至少要擋一下吧」
「看來是找到兇手了呢!」
「哼!」確實怎麼說銀時這次感冒全是眼前的孩子造成的,不過他也並不特別責備或怪罪,只是在自己抽出溫度計上頭顯示著高溫時迎著孩子擔憂的目光乖乖的怕會床鋪上,讓小少爺來照顧自己,雖然是這麼說,但銀時依然不放心披著外套坐在廚房旁看著。
「你做什麼」
「怕你下毒而已」說著,接下有些過重的茶壺。

吃下家裡備用的退燒藥後睡去,醒來時小少爺就這麼蜷縮在一旁睡著,感覺不妙的銀時把人拉了過來卻驚醒了高杉。
「才不要被笨蛋傳染!」小手掌推著銀時說。
「等等著涼我可不管歐」

=======(各式小劇情)
一直以來子高都是與銀時睡一塊,遇上子銀後給後者嫌棄一身大叔臭,捏著鼻子道。
銀:「喂!你養成什麼樣子啊!超沒禮貌的小鬼」
高:「跟你有什麼不一樣」
子銀:「雖然我也臭臭的都是菸味」
高:「………」被三人注視著,放下菸桿

(廢話)
上次這個有點不完全這裡是補完的感謝依然願意點進來看的您,如果不嫌棄這樣的文筆跟愚蠢的腦洞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