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高】餘生00+01
很沒新意又俗套的梗。
-00

那是一只銀色的戒指外頭環了一圈時間,而裡頭就這麼簽上他的名字,雖然看起來十分單調,但銀時想高杉又不是女人,應該不會計較這些,要真給他鑲鑽他可能還嫌棄,不過說真的這可是他苦思很久才想到的好東西,怎麼也覺得會想到自己的銀色以及時間,輕撫著上頭的紋路,他希望兩人能一起牽著手度過每一日直到上頭的時間給磨平那會許也是他倆的盡頭了,雖然感覺很叫人難為情,但就是如此他才覺得高杉會紅著臉接下這東西。

抓著他銀時大概是做好決心要與他共度剩下的餘生,縱使他覺得這應該也不是什麼安穩的婚後生活就是,想著自幼兩人大小吵不斷,這換了身份人還是一樣的,光想他就擔心起自家屋頂。

-01

一切結束後,很多事都走向平穩,高杉決定入住也是銀時半強逼來的,大概就是把他的東西整整全塞了進來,而最主要的他也是這麼給自己抱了回來,說真的有種迎娶他的氛圍在,只是最近與人閒聊這才想起自己從未與他提起婚嫁,怎麼講都不好。
收著剛買來的戒指,其實銀時還沒想好如何開口。

慢慢的拉開臥室的門,本該昏暗且溫暖的空間,產生對流灌入微寒的風。
「喂!醒了也別開窗啊!」不滿的說著,冬日濃厚的雲層籠罩著窗外的天空,而他就這麼倚著窗臺,曲起的腳踩著窗臺,手上如以往一般持著煙桿,銀時無奈的搖了搖頭早要他戒了 上前就是把人拉進懷裡抽掉手上的煙桿。
「稍微……」銀時不知道該怎麼去念他,只是更加收攏自己的懷抱。
「只是犯癮而已」高杉嘶啞著聲音說著,冷風卻是讓他的喉頭有些乾。
「那這樣呢?」大概是不喜歡高杉繼續殘害這身體銀時堵上自己的嘴。

大概是呼吸不順,高杉一手撫上自己的胸口一手輕抓著銀時的衣袖,口中漸漸的冒出一股鐵鏽味,讓銀時瞪大了自己的雙眼鬆開眼前的人,粉紫色的睡衣隨即掩蓋住自己的嘴角,在銀時的注目下擦去痕跡,但依舊弄髒了衣物。
「別藏了!最後還不是我洗,回去躺著吧,下次別再偷拿這玩意兒,你也大概是年紀考慮一下自己身體了吧」說著宛如老夫妻的話語,銀時把煙桿藏進自己懷裡。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