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想到之前看到的好像有哪所學校鬥毆老師竟然堵外校贏。
銀時肯定堵高杉君贏的,然而高杉君卻給揍得傷痕累累,表示就是不願看你得意的模樣,「那你堵輸了怎麼賠呢?」賠高杉一個晚上
-選項一,入院檢查一夜
-選項二,小傷帶回家獲得一夜

拒絕顯然對銀時而言是他的弱項,畢竟他經常無端接下他人的麻煩,一個一個的,看著自己的戀人手忙腳亂的無心照料自己,說不吃醋那肯定是他的違心之話。

然而高杉君顯然有惹起銀時注目的能耐。

招來大批的外校生對高杉而言是輕而易舉的事,一跨出平和的校園對於他的事便鬧的不可開交,只是這一次銀時沒能即時出現制止,當他再給校長訓完話出來是才聽聞其他學生論及趕到鬥毆現場。

到場時人群已經散了,僅僅留下一個人倚靠著一旁圍牆,雖是小傷,但是依然是見血見肉的,在高杉眼裡倒像不是什麼,他努力依舊想站起身,但身體很顯然的抗議著,試了幾次都不見成果。

「啊啦啦!高杉君落敗了?看來這次老師我堵輸了呢」
「不良教師來做什麼」
「……看你笑話的啊,而且高杉君這害老師跟坂本老師堵輸了怎麼賠啊!」
「……」不語,高杉君依舊想站起身回給眼前的不良教師,大概是有人看著,高杉君為了掛住面子蹭著牆面也要站起來,最後撲上眼前人的卻是軟綿綿的身體,給銀時抱住。

「別玩了回去了」抓著高杉君的手臂銀時轉過身蹲了下去,背上著無端生事的學生,一路上盡是銀時的說教,好在傷都不重,只是高杉的意識好像不是多麼清楚,銀時第一時間還是讓他上醫院檢查,不料醫生也不是第一次見他一塊的念了起來。

帶著高杉回到自己家中後銀時對著高杉問道,當然他有先問候高杉家,表示高杉又生事要加強輔導。
「這下開心了?」輕撫著那紫黑柔順的髮絲,銀時不著痕跡的輕揉了一下隱約還能感覺到那裡腫腫的顯然是給打到,但是卻一聲也不吭一下。
「………」靜靜的看著銀時高杉依然不語,最終只好無奈的來問問這鬧起彆扭的孩子。
「說吧!怎麼了」
===========
「哈哈!你是小孩子嗎?」雖然嘲笑是不應該的,但是銀時並不是心理諮商導師,而是跟學生打成一塊的班導師,況且對方可以不良少年,他要怕的就是對方給他一拳而已,不過現在高杉君的模樣明顯是不會。
「說起來你就是有別的不良心裡不平衡了吧!乖乖做個好學生不好嗎」揉著高杉的髮絲,銀時笑道。
「看你為這他跑東跑西的什麼我做不到」
「畫地自限不好哦高杉君」
「而且老師才不是你的媽媽吃這種有弟弟一樣的醋真的好嘛?很難看哦高杉君」
「………不過要是是戀人的話就不一樣了不是嗎」抱住高杉銀時說。
「你應該聽聽我的抱怨的…不是自己也來生事」面對高杉的惹事銀時無奈,自己本來不多來陪他的時間,可能又要給校長抓去訓能可是更得不償失呀,說著,高杉才覺得自己做錯了。
「看看你這樣覺得值得嗎」還好那些人沒對這張囂張的臉蛋下手,只剩銀時忍不住訓他的捏著他的臉頰。
「………」
「真是」看著那認錯的綠眸銀時也不忍心再責備,鬆開來就是一個吻。
「先說這是戀人心疼的吻,不然你還以為你生事會有獎勵嗎」
「嗯……跟你一塊留校察看是嘛」
「不是好嘛!你可以不聽小銀我可是被念到腦子快炸了」明明也是掏著耳屎,但是銀時還是沒法當作耳邊風不聽進去。
「他們有說什麼嗎?」然而高杉君似乎是擅長於無視的人,校長的口水都噴出來了還無動於終的孩子。
「算了不說先完成眼前的事吧」拉開高杉君的雙手銀時把他壓在自家沙發上啄吻著他,滿身小傷的讓銀時不得不避開他們。

=====
如果有人要看的話會分兩邊打,不過就是以這樣為前提的工口,感覺高杉君傷痕累累😅(不過先提醒這裡工口苦手不介意再提吧!)

叼著棒棒糖銀時:「竟然覺得我接麻煩在吃醋?先說你也是我接下的一個大麻煩啊」人家的燙手山芋,銀時捧在手上不願放啊
高:「哼」就是不開心,就是吃醋,就是小孩脾氣
((表示年齡差好可愛😭😭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