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你過來一點www

然後,沒有然後的結束。

無題腦洞

-01
推開窗,高杉點燃煙斗,送往自己蒼白的唇間,深吸一口,就那氣息吐往灰黑的天空。
茶屋外頭佈滿綿密的雨絲,打著傘的行人來來去去,想來這次看到慶典的機會不大了,高杉略微的低下頭瞥眼看著下頭的人們,直到他碰巧對上那人的目光。

嫣紅的眼角襯托著眼瞳,叫他那對紅艷的虹膜更為突出,但他並未留戀與高杉交會的眼神,很快的撇開了頭,走進同一家茶屋。

高杉對於那抹艷紅深感興趣,輕笑著,抽離嘴角的煙斗,擱往一旁,收起自己衣袖裡的雙手貼著肚子撐在衣襟上。

高杉並未再次久留,他為的無非只是殺掉集會於此的人,而剛剛那抹嫣紅也正看著,他不打算阻止,也沒插手僅是靜靜的看著。

甩乾白刃上頭黏稠的液體想來這些人平日裡可真是吃慣好的,砍起來才這麼叫人噁心,白色的紙門瞬間染上斑斑血漬,再一次回頭看那人,那人依然靜靜的坐著,這讓高杉為此感興趣的揚起邪魅的笑容走近那人。

通常那些女人應該連滾帶爬的走出著命案現場,唯獨他。
因為血漬略微溫熱的刀鋒在碰到那人前就給他推開,一張嘴反倒叫高杉訝異的揚起一邊的眉毛,他訝異,那是一個男人的聲音然而男人顯然不想與他廢話太多,隨意的道了謝就離去。

這動亂的時代,世間上存有許多不惜玷汙自己雙手也要還給自己世界所謂正義的人。
很湊巧的他倆就是同一條路上的人,那人今日的任務與高杉無異,只是他的做法較為耗時,總在那所謂武士卸下衣著時執行。

隨意的擦過妝容,男人沒留給高杉什麼,僅是離去前回頭稍稍瞥了眼。

-02

高杉遊蕩在慶典的人群之中橘黃的燈籠高掛,兩側盡是熱鬧的攤販溢出的香氣。

閉上眼高杉享受著這份愉悅,直到自己再一次見到那未曾收斂過的殺氣,才撇過頭與他相識,說來那妝真不愧是女人的武器,能把盯著這般死目的人點綴成當時的模樣,莫不是因雨霧糢糊,或是人已微醺亦或者那本來就帶有的距離看,高杉還真是不知道自己看上他哪裡,唯一不變的便是那雙眼瞳。

「喲」自然的打起招呼,高杉本以為對方會不記得自己,但看來並非如此,同是那笑,但這時高杉更是愉快些,畢竟怎麼說,這可是慶典呢!

縱然後來是給那男人狠狠敲詐了一番,但高杉也並不感到有什麼不悅。
「吶!叫什麼啊」
「嗯?卷子」說著高杉不自覺的上瞟了視線盯著男人盯上的銀白鬈髮,心裡覺得果然。
「…」才想張口問,卷子便答了。
「別亂想些什麼,只是打從出身我就給賣了在那,那裡的媽媽桑給我的小名」
「小名啊!」嘆著,高杉覺得自己的比方並沒錯太多,大概也是出了娘胎惹了母親不開心之類的,不然好好的一個男孩怎能不給家裡人疼著,縱然他也不是出生在多麼疼愛的他家庭,但至少曾經他受傷時,家裡總有人替他療傷,一面念著他。
「這都無所謂啦!反正我只要過得去怎樣都行」
「是嘛…那怎麼做這些交易了呢?」
「哈哈!畢竟這比那啥好賺多了,而且算起來是收了兩筆呢」愉悅的說著。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