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你過來一點www

然後,沒有然後的結束。

【銀高銀】merci

-00
睜開禱告時閉上的雙眼,今天又是個上帝賜予自己的美好一天。

坂田銀時,是個孤兒,被拋棄的理由很簡單,他有這先天上的疾病,這讓收了他的孤兒院一開始就十分擔心這孩子,所幸上天還是憐愛著他的。

那栗色長髮的神父在來這裡為孩子們上課時遇見了他,牽去蹺課的銀時的小手,松楊神父問他願不願意與他一塊生活。

那之後銀時的生活就有了大大的改變,不再是與其他孩子扭打在一起給院長制止,而是每一天在松楊念著禱告詞時閉眼感謝這一切。

「感謝主……」念著,松楊的聲音就如此撫慰人心,這讓松楊在孩子裡頭也有著高高的地位,不光是家裡人要他們對神父敬重,他們自身就對神父有如此的想法。
然而卻有個孩子始終沒有跟隨著松楊的禱告闔上眼死死的盯著松楊身旁那銀白的小腦袋。

那是高杉晉助,高杉家唯一的少爺,自然是父母的寶貝,他的受洗就是有松楊為他執行的,雖然他不是教堂的常客,畢竟他不喜歡彌撒,縱使是松楊也是如此,會讓他忍不住想睡著,所以他沒敢閉眼直到與那紅色的眼瞳撞上才收斂起自己墨綠的目光。

「那孩子是誰?」高杉問,他的母親知道晉助又再吃醋的笑了出聲,抱起年幼的他。
「那是銀時,是誰的話你何不自己去認識呢」他母親覺得不該讓晉助帶著異樣的眼光去看銀時,同為教會的孩子,那應當要好好的共處,做朋友,只是他忘了晉助交朋友的態度是他交不到朋友的主因。

但兩人也莫名的相似,這讓銀時成為晉助第二個好朋友,當然還有青梅竹馬的桂。

那時他們都還是一群臭小鬼,當他們湊在一起還真是鬧翻了這莊重的教堂,只是我們溫柔的神父從不怪罪他們,說著孩子活潑點也好,而且也很難得見銀時如此開心。

高杉閉眼,他總是給銀時牽著走,自然的猜拳總輸給銀時,給銀時畫的滿臉,那時銀時依舊沒察覺他喜歡膩著高杉一塊玩的原因。

赤裸著雙腳,銀時攀上樹挑釁著高杉,這讓小少爺,很快的也脫掉自己的鞋子,跟了上去,但不若銀時擅長怕高,高杉一上去後就像個給困住的小貓一般緊緊抓著樹枝,怎麼也不敢下來。

這叫銀時也無助的慌了,四處張望,最終他還是無奈的叫高杉先別慌乖乖帶著他很快回來的找來松楊,帶下樹上的小貓。

那時銀時以為他的人生應當如此美好,有松楊有高杉有桂跟其他教會的孩子,但他沒想過會曾有這樣的一天。

銀時還太過年幼,很多事情都是在教會的其他人手裡幫忙的,那事一發生,高杉就受到銀時要來家裡住一會,本以為是要來玩的,高杉很興奮的出來迎接銀時,卻給銀時鬱悶的樣子嚇到靜靜的觀察沒說些什麼。

低垂著眼眸,高杉的媽媽在銀時手上放了糖果,並交代晉助照顧好他,但他還是什麼都沒說。
「這是你最喜歡的蛋糕你不吃嗎?」看著銀時端著盤子墊在大腿上,蛋糕在重力的作用下傾倒,這真的讓人覺得十分異常,畢竟這可是銀時啊,應該吃掉自己的蛋糕後,還跑來蹭高杉的才對,但現在眼前的銀時卻像斷了線的人偶一般沒什麼動靜,一向的猩紅眼瞳也少了幾分光采。

直到後來,高杉是在母親接到電話說神父還是走了,大概這週末會下葬。

高杉還是有點不懂,問著週末不上教堂嗎,摸著翹過松楊最後一次彌撒的晉助的髮絲,女人不曉得該怎麼對孩子去解釋。

只是家裡有人不晉助更加明白大人口中的事,但他已經是個堅強的孩子,縱使他本來就有一對紅色的眼瞳,還是掩飾不了這孩子曾躲起來偷哭過的紅腫。

帶著兩個孩子,常年週末都見不到的高杉爸爸罕見的身著正裝的帶著兩人一塊去墓園,到了哪裡,晉助才稍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媽媽從說過這是往天堂的一個地方。

所以在他看見許多大人們時他捏了捏同樣握住自己的銀時的小手,直到其他大人蹲在銀時面前問他要不要看看什麼最後一面的,才把銀時抱走,看過後銀時也沒回來就這麼佇立在人群的最前端,聽著其他神父的哀悼。

最終一切結束後,高杉鬆開母親的手上前去拍了拍那一直低垂的銀白腦袋,才發現那一直陰沈著的臉色下去大雨,轉過身來,銀時自發的抱住了眼前另一個男孩,啜泣著,說他不想一個人,而給大少爺握住小手問他哪裡是一個人的,領著他說著回家了。

(後話)
哥林多後書1:3, 4
願稱頌歸於我們主耶穌基督的父上帝。他是慈悲的父親,也是賜一切安慰的上帝。我們遭遇各樣患難的時候,上帝都安慰我們,好叫我們能用他所賜的安慰,去安慰遭遇各樣患難的人。
略微參考聖經內容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