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你過來一點www

然後,沒有然後的結束。

【銀高】還沒命名
※跟原本的片段有關,但也可獨立看
※※可能要先鋪一點東西
※※※時間建立於攘夷戰爭時期的兩人,內含私設多。

-01

濕潤的衣物相隔著彼此溫熱的肌膚,因為作戰的關係,他們總是雨天出陣,比起因為能見度下降而不精準的天人炮火,他倆的刀劍是不任何武器都還要叫人畏懼的存在。

喘著,一路從營地追著這人的背影跑到這裡還真的有點累,加上身上衣物飽滿的重量身體更是沈重與多,更不用說上頭不光只有雨水的重量還摻和了各式的血液。

然而這休息沒叫他們維持太久,下一波敵人已經填上本來的空缺團團圍住他們,吸足下一口氣,高杉稍稍分開自己緊貼銀時的背,端正刀鋒左手支撐在那底頭,架起姿勢,高杉開口,喚銀時的名。

那一天兩人許下的承諾,高杉差一點就無法兌現他,他說叫他別死,但是他們面對的敵人數量實在太多了,當銀時回過神來,一旁已經傳出槍響,銀時一剎那還以為自己要中彈了,雖然不是沒吞過那彈葯,但一想到要給人挖出來怎麼的銀時都不想再有第二次,所以總是在敵人來得及射擊前先一步砍下他們的雙手。

但高杉卻不若銀時的敏捷,浸濕的衣物拖延了他的行動,縱使他已經盡可能的處理完自己視線內的一部分還是讓離自己有些距離的敵人對上了自己,回神時自己已經看見銀時那張應當在自己身後的蠢樣。

之後發生什麼,高杉來得及閉眼放著泥水濺入自己眼中,聽見的是天人慘烈的叫聲叫著白夜叉,隨後是一陣肢體撕裂的聲音。

側腹的傷口顯然沒有貫穿,依然灼人的子彈還卡在內裡,隨著高杉每一次呼吸舒緩疼痛帶起滿溢的鮮血,許是太過疼痛,高杉緊縮的喉頭也冒出了一樣的腥味,而給雨水帶去。

朦朧的意識中高杉似是聽見有人在自己耳邊的大叫。
「醒醒啊…在這樣我可要抽走你牌子把你扔在這囉!小不點」瞇開沉重的眼皮,高杉無力瞥了銀時一眼,壓在他側腹上的手感受到他緊縮著似是要發話一樣,從銀時的指縫冒出更多鮮血。
「啊啊……你還是別說話好了!你活著我知道了」給如此的出血量嚇得不清的銀時喚著,趕忙的褪去自己的外衫,銀時粗暴的把他撕扯開來,壓上那依然湧出新鮮血液的傷口,銀時便把人從身上掉出的軍牌塞回他胸口,一把扛起人。

-02

看不見辦公桌後頭的人的身影,這才應該是銀時期望所見的,畢竟那人怎麼說也是他救回來的重傷患者。

看著那絲毫血色都展露不出來的蒼白面孔,銀時冷不防倒抽了一口氣,放在擔架上的他很快的在側腹處染得一片通紅,銀時都不禁懷疑在這樣下去高杉……。

然而這麼一個自己危機時送了新鮮血液的傢伙,才一脫離陷阱就把自己深埋在辦公桌裡頭,吸著因為送上大量鮮血而多補給給銀時的牛奶,銀時不滿的衝入房內。

應當好好休息的傢伙一醒來可以走動,叫別人扶他就算了,桌上崗位就沒再離開,都不知道到底是床舒服還是這傢伙就喜歡坐椅子一坐就不知道幾天來著,依然缺血的臉色蒼白得,仍然沒有恢復什麼血色,反到在眼下佈上了濃濃的黑眼圈。

顯示上鬼兵隊警告別再送東西過來,銀時一把拉起椅子上頭的人,勞累的傢伙有些虛弱的跌入銀時的懷裡,本來就因為過分熬夜造成的暈眩,此時高杉覺得在銀時懷裡是一個天旋地轉,難受的緊閉著雙眼,高杉攀著銀時的胳臂連點抵抗他的力氣都沒有。

就給人帶離辦公桌關入自己的休息室之中。

-03

「去了一個狂熱的傢伙又回來一個,在我眼裡他倆可沒什麼不同」桂說著,他不曉得自己已經幾天沒見高杉,不過給銀時應該是不至於出什麼大事,那一次之後每一次出陣銀時都似是把傷害縮得最小,而且還終於上心的學了一點緊急救護,不然當時他的包紮一點作用都沒有,兩人身上染上的都是高杉的血,隨性高杉是全能受型,他夥伴三人更別送上一些還勉強可以脫離險境,只是銀時似是嚇得不清,在坂本的安撫下灌了補給的牛奶才給人牽去盥洗,那幾日看著昏迷的高杉,桂都冷不住去問銀時,這時等著人一醒就把人●了還是怎麼的?一股甜腥的鐵鏽味兒蓋過高杉身上已經給藥物壓下不少的腥味。

面對高杉的傷以及險境,銀時會不安這是當然的,畢竟他倆三天兩頭就是一次吵,這下銀時除了殺敵外就是看人,而且還是自己的戀人,姑且不提在同樣的腥味鼓動下他的情緒的變化,看著戀人不動作,能安撫下那躁動的情緒也真是神奇了。

只可是這樣的忠犬不是第一個見到他主人清醒的傢伙。

反倒是一個給高杉換藥的醫療兵,在見到總督皺眉瞇開那墨綠的眼瞳時,稍稍的壓下要起身的總督喚來他人的幫助,顯然高杉的記憶還留在戰場上,一清醒就是要起身,也不管自己身上的傷口還沒好全,給這一動,紗布都攔不住血液染濕了,看來又要再換一次。

在坂本先生宏亮的聲音安撫下,高杉才有躺了回去,瞇起墨綠的眼瞳環視四周,給水沾溼嘴唇不再乾澀的唇瓣開闔著,坂本也知曉他在問誰,是那他昏睡前同樣站在他身後的傢伙。
「金時的話現在外頭沒事的…在稍微等一下就會回來」但高杉的體力依然支撐不到那時,聽見銀時沒事後很快的坂本說些什麼都影響不了他的睡眠。

-04

在聽到桂說高杉今天醒了,銀時幾乎沒管自己身上的傷口是否還淌著些越過傷兵就是要去見人,所幸桂的動作也不算慢的攔下這個髒兮兮的傷兵。
「先說你這樣等等害人感染了可不好,而且剛剛已經睡下了,你去也是一樣的」給桂訓道,銀時也不好這樣子去見高杉,還是與往常同一步驟,先是清理一下自己,免得到時讓那脆弱的傢伙感染了什麼毛病又要怪到自己身上,那可又有吵不完的架,不過說真的銀時是真的開始想念那人的聲音,大概要有兩周了吧,想屍體一樣躺在那。

取下自己的狗牌,銀時是真的不喜歡這玩意兒,每次隨著他的揮刀他就會撞上自己的胸膛,不若高杉的衣服前襟有個小口袋可以塞裡頭,白夜叉的戰袍可是沒那功能,有次不小心落在總督手上,差點沒給總督種在土裡,說著要你死了那傳遍方圓百里的甜腥臭味大概會讓他們第一個先去收你這麼臭的傢伙,然後重重的把那狗鏈塞往銀時的懷裡。

那時時候才知曉的銀時也覺得自己十分抱歉,看著高杉辦公桌上回收回來的狗牌,從銀時身後出沒的桂淡淡的說著,那些是陣亡的弟兄的東西,你自己的好好收著。

要不是高杉哪天跑遍了整個營地,找到跟其他倖存下來的傢伙飲酒,高杉說不准會給這讓人震驚的消息嚇了過去,所信他不信銀時會這麼輕易的死去,才找到喝得微醺的傢伙。

黃褐色的毛巾擦拭著自己銀白的髮絲,不說已經沒人知道這毛巾本來的顏色,上頭滿滿的是銀時細小的擦傷染上的血漬,每一天自己出陣完後就是這麼一番流程,清洗,上藥,換上乾淨衣物,跟記得帶上狗牌去探訪那傢伙。

-05

抓來高杉,那人的手在銀時身上推阻著,但暈眩的他也不知道在往哪撥,但最終還是給銀時放上床上,本來是想把這個傢伙扔的,不過考慮到他傷勢才稍稍癒合,銀時還是把讓輕柔的放下,然而高杉依舊因為銀時的動作全身癱軟在床上,分不著東南西北的沉在床鋪的懷抱中。

待腦袋不再那麼暈眩,高杉緩慢的翻過身摀住側腹稍稍坐起身,銀時就湊上前。
「這是幾能看嗎?」比出手指在高杉眼前晃著,給高杉嘖聲不耐煩的撥開。
「滾開」
「你才給我躺回去!」坐在床沿高杉就要起身卻給銀時壓著肩頭按回床上。
「憑你這樣還要回去要是站起來貧血暈過去了!倒在地上就跟……」宛如摔爛的冰淇淋一樣根本沒救似的,而且看著傷勢碰不得的樣子,肯定會再地上炸住嚇人的血量,高杉昏迷的過程,從來不知道自己那血是打哪裡來的,那可是銀時跟桂還有坂本跟其他隊員貢獻出來的血淚啊!為了不影響出戰的他們,所能貢獻的自然不多,更別說是高勞動的銀時。

最後是銀時幾乎是快求著高杉才把人安在床上蓋住被子。

端詳著高杉的睡顏,銀時一日的作戰都值得了,至少向總督大人匯報時他能得到許多稱讚吧!

那時銀時是真的如此的想著,但才稍不注意,那人就在隔日坐在床上,即使傷口還隱隱作痛著,也要摀住指著下屬替他送上新的一批工作,銀時看著不知所措,指著眼前的畫面要桂給自己合裡的解釋,得到的也只是在他離去後沒多久高杉就醒,這下銀時內心滿滿的就是這傢伙是在跟自己作對,堆起他文件隔離了他們,而好不容易清空了,裡頭的人也消失了,說是可以走動就跑開。

就這麼觀察那病患幾天,銀時這才又有近距離觀望他的機會。

嘆了口氣,要是他能這麼乖乖的躺著該是多好的事,明明還是個重傷患,考慮高杉還有傷在身銀時又是個睡相不好的傢伙,銀時最終選擇趴在床側陪著眼前人一塊睡去,許是精神依舊處於作戰狀態,高杉稍有動靜,夜裡那野獸的猩紅眼眸就亮起緊緊的盯著他。
「喝的?廁所?還是痛?」問著,銀時沒有要給高杉離去的打算。
「水…」捂著傷處高杉端正了身軀,在銀時的眼神威嚇下高杉說道,他也乖乖的沒亂跑等銀時弄來水,順帶的帶來新一滾繃帶,然而在拆開高杉的患處時銀時也傻了。
「剛剛是怎麼綁來著?」在高杉一塊的協助之下,銀時最終只是用著捆木乃伊的方式把人捆起來,縱使事後給醫官罵浪費銀時也沒什麼反抗。

-06

「……你這是做什麼?」感受到四肢的不自在,高杉朦朧的睜開眼,就看見在自己身上作戰的白夜叉,一貫的和服乾淨的很顯然是今天剛要出發,但就算如此他也不該把自己綁起來,四肢給繩子控制著攤開在床鋪上,銀時確認不會太緊後,低頭下來要親吻高杉,卻給後者閃避問道。
「要是不這樣你等等不就亂跑,而且你昨晚扣了對吧!早上床上一灘血,銀醬我差點溺死在裡頭你知道嗎」雖然這麼說誇張了,但是確實當銀時吸到那一小灘血時差點沒把他自己嗆死,一睜眼,眼前側躺的傢伙就已經把傷口撓得殘破不堪,皺眉,銀時也知道是自己沒綁好才讓高杉那手有間隙鑽入繃帶之中,去抓稍稍癒合起痂的傷口,但這不能全怪他吧!高杉自己也參與其中綁繃帶的說,然而他跟一個重傷患計較這些只會給醫官搖頭。

所以在醫官的同意下,銀時也就把他綁起來。
「我不在的話桂會來,要乖」輕撫著高杉銀時像哄孩子一樣道,但很快的給高杉扭頭去閃避,在床上攪成一個奇怪的姿勢。

(後話)

因為在戰場上所以設有軍牌項鍊

名字:坂田銀時
血型:O
性別:Alpha
生日:1010

名字:高杉晉助
血型:AB((私設,其實想安個為了高杉即使自己有點怕也會上去送血給高杉的銀時
性別:Beta
生日:0810

查了相關似是還有參軍時間,不過年代私設我比較不行就留白,當然個人覺得應該還要有個出生年份以辨認。

(廢話)
目前先這樣,再來讓我想想要怎麼接過去才好對不起感覺通篇ABO沒怎麼上線😅
設定上高杉還是不會輸給銀時的,只是掛了很多減益buff削弱了,所以銀時才那麼餘裕
以上的有點交錯,很亂還請見諒。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