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你過來一點www

然後,沒有然後的結束。

※御魂類似式神的式神的存在
※※滿滿的私設
※※※本來要慶祝七夕的,腦中是雙龍的兩人走在龍背上頭與彼此相見的畫面。

一步步的走向眼前重傷的人,一目連全然無法控制自己般,私自給那人罩起護符,明明該是以大局為重的保護大家的他,這卻在私心的影響下做了這般自私的行為。

荒再一次睜開雙眼時一旁是自己的針女已然給人療傷的跪坐在一旁,而另一端靠向外頭的則是給一目連以及薙魂在一旁,看到荒的清醒,兩人是雀躍的,唯獨一目連那抹藍瞳深深的望著剛醒的自己。

最終兩位隨從給一目連支開,說是去向晴明報備。
拉開紙門針女略微掩護著自己的傷處,而完好的薙魂在針女走出後一同走出跪在紙門外頭告別他的主人的點了點頭才拉了上紙門留下他倆獨處。

朦朧的視線中荒可以看見一目連抓握了幾下腿上的布料後才開口。
「傷…還好嗎?」一目連深知自己是個無法替人療傷的神衹,他能做的僅只是在災害擴大前稍稍抑制的一位神衹,低垂著目光,一目連明白這是自己的晚一步,就這一步眼前的人就給傷成如此的模樣,倚靠在自己身上的傢伙,過高的軀體讓一目連當下幾乎無法承受的跪了下去,喚著荒的名,他身著的藍衣依然染的鮮紅,一目連什麼都無法做到。

為此一目連一次次抓緊自己的拳頭,直至給人窩在手心上。
「連…」喚道,荒摀住自己的傷處那裡差一些給自己起身的動作撕扯出血。
「你做什麼…快躺下」扶著荒的腰間,一目連慌張的喚。
「你又太過自責了」曾經荒也是如此,自責自己幫不上他人的忙,而為此他倆都付出過那時的一切,然而最終他們得到什麼。

荒的傷養的很快好,畢竟寮內有著這方面的好手,療傷不是什麼大事,只是為了往後的事,陣型還是做了替換。

披著外衣,未著裝的荒單薄的站在緣廊外頭望著庭院的池水,放下的深藍長髮也同他心情一般垂落在他肩頭。
「今天天氣真好」悄聲的走近他的身旁一目連招呼道,正坐在荒的身旁給人稍稍側頭一瞥。
「……嗯」許久他才出聲應道。
那是少見的清閒的寮,他就兩人一同坐著,最終是睡過在一目連的懷中。
「你總是這麼叫人安心可不是嗎?」
「……那你就安心小憩一下吧」扶著荒,一目連道,或許他倆該趁這無人時刻歡愉一回,但他還是喜歡兩人在夜裡,荒那抹恍若星空一般的雙瞳閃耀著光輝的望著自己。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