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你過來一點www

然後,沒有然後的結束。

甜頭/體貼/聽筒

「moshimoshiyoro…chu…ya(直譯:喂!万肆屋)」
「……銀時」伴隨著噴嚏,銀時不完整的說著招呼過了許久另一頭才有人的聲音回應。
「什麼啊!高杉君呀!怎麼打電話來著,宇宙也有辦法通訊嗎?」對於他人幾乎不曾有過的問候,銀時略微的諷刺到,這都已經多久了,怎麼可能在飄渺的宇宙當中沒法通訊這顆星球,也要只是人不願意。

「你怎麼了…鼻音很重,還有剛剛奇怪的聲音」問著,銀時在這七月大熱天的淋了場偶陣雨,莫名的就染上感冒,說也奇怪,銀時就這麼一病就病了一週,那時裹著發寒的身體,銀時道肯定是有什麼病毒混雜在那雨水中入侵了他,才會讓他現在連骨頭裡都疼,喚著新八,銀時問會不會再過一週銀桑我的內裡就會給吃空,全身軟啪啪的哪都沒法動,安撫著給熱薰紅臉蛋的大人,新八把人安置回寢室。

躺回床鋪,銀時對著聽筒低語。
「還能什麼不就感冒而已嗎」無所謂的說著,一夜的休息依然沒叫他好些反倒是開著窗的外頭暑氣悶著他,滿身大汗的踹開被褥,現在也是如此的濕淋淋的坐在客廳裡頭接著高杉來的寶貴電話,趴在桌面,銀時已經開始聽不清那頭的人在說什麼,逐漸放大聲線的問高杉說什麼他聽不見,直到對方放棄與著病人溝通的掛去電話。

那時也才清晨5時,銀時就趴在桌面上又睡去,距離新八到達的時間還有3個小時,而常駐於次的女孩也跑去朋友家暫住,畢竟這還是隔離的會比較好。

約莫15分鐘後或許更短,就有個人影出現在外頭,略微的敲著,只可惜主人沒了招呼他,直到給人拿著刀穿入裡頭撬開了門鎖擅自的侵入民宅之中。

塑料袋裡頭裝著冰涼的物體,高杉走入後,徑自壓在那人頭上,而銀時趴在瞇開一眼瞧了眼高杉後立刻閉上,不說這怎麼看也是隻鬧閉氣的大狗,非得食物誘導才記得起主人,看著平衡在那銀白腦袋上的袋子,高杉拿出裡頭的圓餅物體,打開在銀時面前,大概是那冰冷的氣染濕他鼻塞的鼻頭銀時才一次睜開眼,就抓來冰。

許是這樣的甜頭存在,後來給人安置在床上時還忍不住叫來人側頭聆聽自己。
「再買一點吧」抱住這麼近的傢伙銀時道。
「你叫一個通緝犯在幫你跑腿?」輕聲在銀時耳畔說著,高杉疑問,他似是不曉得像他這樣的人進出便利商店是多麼冒險的行為縱然真有人追上,他也無所謂,只是眼前人不能以這為主食就是。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