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你過來一點www

然後,沒有然後的結束。

※銀時沒有大叔臭,忘了是哪集在解說大叔臭近藤拿著自己的枕頭問誰睡過www((銀時是…銀時味(?)大概是對高杉而言噁心的甜味
※※那個微兩年的銀時沒法出場,這裡是一般銀時跟幼年杉。

張開眼,高杉覺得這世界陌生的很,蓋在自己身上的被子有股厚重的味道,不是屬於自己身邊任何熟識的人,畢竟有哪個孩子會有大叔臭的。

嫌棄的踹開被子,高杉起身,環視了四周,很快的那小小的步伐走到了臥房唯一出口的房門拉了開來。

背向著自己的沙發有那麼一點高,就是那麼一點而已,畢竟高杉才不會想承認自己很矮,縱然平常跟某個白毛吵架時已經隱隱的給下了暗示,但至少自己要給自己正面的暗示,只可惜他已經給對方催得下意識總是直覺的想到身高的事。

不滿的瞪著背向著自己的白毛,高杉不滿那有些兒高的沙發讓他沒法從背後去拽那人的鬈髮。小步的踏著木質的地面,高杉不信對方沒發現自己,於是有些氣惱的繞了過去,才一見到那人的正面,高杉瞬間說不出話。

先不論地點,就高杉看見那頭白髮應當就是他而已,而本該跟自己同齡的他,也應該像他相信一樣,小小的踩在那沙發上站著才能露出那頭白髮給自己發現,但高杉卻看到這奇怪的大人。

「銀時」略微有受到驚嚇的高杉顫抖著聲音喚道。

沙發上的男人雖然低著頭,但高杉就是確認他是銀時。而給人喚著的那人略微瞇開眼,一臉宿醉的難受,抬手摀住自己的耳。
「唔……我喝多了嗎…高杉怎麼變得那麼小…啊咧咧?」瞧了眼高杉,銀時大手摀住自己臉說著,但隨後再正眼看,眼前的男孩還是一個樣。

「啊哈哈…那啥這夢可還真是…宿醉的難受跟觸感都真實的很呢?我一定是在做夢揉著某人的腦袋對吧」深紫的髮絲看起來很真實,銀時抬手撫了上去,頭痛的感覺更加真實了,依然覺得自己是在做夢的銀時說著,他也不是沒把高杉摟懷裡睡過,醒了的高杉一頭炸髮全是給銀時弄的,不過這次他收手捏了自己,真的疼,疼得淚都要出來了。
「看什麼…聽我說話嗎銀時…別以為你大了點就囂張,別搓我頭髮了…我說,拿開你的手」配合著銀時的觸碰高杉說著,但是小孩的語氣不帶脅迫的中二氣息銀時根本沒聽在耳裡,自顧的摸著他頭髮、臉頰等去確認孩子的身份。

吸著小瓶的yakult,小小的腳沒像孩子那般晃著,高杉端正的坐在沙發上,給銀時上下的打量著。
這氣質不會錯,是那臭屁的小鬼,明明以前都給自己那樣打得滿身傷,隔日還是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說著請自己跟他打。看他那高傲的模樣,銀時就是想挫挫他,抓著他的小腳銀時搔著他,那小小的身軀顫動著去踹開銀時,然而卻給人一把抓了起來,扶著腋下銀時道。

「這是怎麼回事呢…我完全想不起來」
「你以為我就知道嗎…」高杉看著自己給銀時抱得懸空的小腳說著,確實有那麼點印象。只是那麼丟臉的事他才不叫銀時知道,誰讓他給家裡綁在樹上,然而好心給自己解開的桂沒能動腦想想就直接摔了下來醒了時就在大叔臭的被子裡頭。

(不知道這樣可不可以,先這樣放一半,剩下的我之後再打~)

评论(6)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