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你過來一點www

然後,沒有然後的結束。

小腦洞

參加的活動有一個任務要我們拍影片,主題為兩個辦公室人士的戀情,礙於我的設備問題跟地點沒法營造那氣氛我放棄(可是我還是腦洞了)是符合他給的題目只是我沒能力完成。😭
以下,其實就是爛大街的普通設定而已。

銀時第一次遇見高杉是在大樓午休時抽煙,對面的人閉著眼白皙的手夾著菸的吹著風,隨後睜開眼就與銀時的對在一起,禮貌的點了點頭。

後來換了新的崗位,銀時才發現高杉似是對面辦公室的經理,畢竟他可是有自己辦公室的跟銀時這只是辦公室裡頭的小職員可是全然不同。

有時他還會悠閒的端著杯子發楞的看著窗外,透明的玻璃給了銀時良好的視線去觀望對方。

就這樣默默注視著對面的人,直到某一次銀時外出打印東西想到可以打印他自己通訊軟體的QR Code。

到了頂樓,銀時已經在哪裡等候多時終於又有一天讓他在頂樓遇見高杉,銀時就忍不住出聲,喚得對方注意,舉起牌子,看著對方笑得可愛的模樣,縱使給當笨蛋也是值得。

那天後他終於可以與高杉接觸。

只是後來有一天斷訊,而空著的對面辦公室跑進了一個女人在他拉下一半的百葉窗後另一個男人給遮住頭部走了進來一把摟住對方的腰就在那桌上形成一個曖昧的姿勢,隨後百葉窗全拉了下來,但不必多說那一條條給百葉窗遮掩著的動靜是什麼,銀時只好回到自己的屏幕。

銀時沒再去聯繫高杉,約莫一個月後高杉才來聯繫,但是銀時一概不回覆。

許是耐不住銀時莫名其妙的無回應高杉擔憂的在他辦公大樓下守候,只是打從高杉斷訊,銀時就把自己加班成社畜,幾乎不到晚上九點不走,那時是冬天,與其回到自己凍人的家中銀時情可吹著辦公室的暖氣。

可樓下的人可快給凍成雪人,凍紅的鼻尖縮在圍巾下頭瑟瑟顫抖著,銀時才抱著公事包裹著宛如馴鹿鼻尖的圍巾出現在高杉面前,緩慢的轉過身銀時見到那小雪人自然嚇到,娘叫了一聲。
「是你啊…我的天你在這帶多久了」撫過淡粉紅的耳朵,銀時覺得在這裡問實在太殘忍了,對高杉跟自己都是,拖著凍人的手,銀時沒敢用力扯,怕稍稍一出力對方給凍硬的手就給自己拔了下來。

好不容易尋得溫暖的地方,是間不起眼的居酒屋,聊天過程銀時知道高杉不怎麼喜愛吵鬧,所以找了工作就要求自己的辦公間,而銀時自己則是不怎麼能喝。

透過解釋,銀時才終於知道高杉是身體出了些狀況,沒法注意手機將近一個月,至於那男女只是知道上司不在。
「你說什麼?」
「我說你早點跟我說不就好,害我以為你辦公室裡的那兩人什麼的…」
「那裡來的兩人…」
「就在你辦公桌上打●的啊」
開始懊悔自己趴在桌上小憩的高杉,隔天第一件事就是叫人搬走桌子換個新的。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