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你過來一點www

然後,沒有然後的結束。

※突然亂打一通,打另一邊突然鬧到就生了這篇
※※跟另一篇一樣″近似″金魂設定,畢竟要寫牛郎對我太難。
※※※一直想說其實桂一直跟著高杉,正篇就攘夷,金魂就跟他一起溫馴起來((不要阻止我有這樣的幻想

仰望著那片混沌的天空,不知那是不甘心還是痛的人,蒼白指尖竄入泥土之中抓撓著,他們的手都是沾染著太多血。

坐起身,高杉不顧手上泥濘的掩住自己半張臉,滿溢的血腥滑過自己的掌心依然溫熱的淌留著,但他卻自體內發寒的不住顫抖,望向前方,那抹銀白的身影依然低垂著腦袋,低壓的氣息叫他以往飄逸於戰場上的髮帶沉沉得貼著他,握於手上的長刃滑落混濁的血珠滋養著大地。

高杉沒發出聲叫喚眼前人,只是注意到那人細微的顫抖著,許是血流掉太多,高杉覺得眼前人也逐漸不清楚,最終側向一旁縮著身體暈了過去。

再一次睜眼,自己只剩下側視力,而那人也好似他失去的視力一般消失在他眼前。

屬於他們的攘夷戰爭結束了,再做的任何一件事都是掙扎,更別說是負傷了,失去一邊的視力,讓高杉頓時實在不能適應,何況些許的感染讓他前些日子高燒得叫桂都要以為高杉這下會把自己燃燒殆盡,剩下一具沒有回應的屍體,所幸他還是醒了過來,看著那抹墨綠帶著血絲巡視著四周,桂也只是低垂的目光免得去與高杉的對視而給人疑問的眼神問出什麼。

好了身體高杉就想走,只是自小就看顧著他,桂自然也放不下現在負傷的小少爺,伴著他落定在歌舞伎町,花了些時間整頓一切,高杉就掛起了招牌,雖然不算穩定,但已經好過以往戰地裡頭那般,堪慮著下一刻眼前人是否還在,要好上許多。

只是隱隱約約,高杉還是能聽見那不願離棄的野獸在四周踱步的聲音,但高杉選擇不去正視他,直到那人自己尋上門。

忙碌一日,高杉回到自家時就在樓梯間感受到那熟悉的氣息。

緊抓著腰間的佩刀,高杉緩慢的推開自家大門,果不其然,那人就在自家開啟了電視自然的看了起來。

一絲絲鬆懈都不敢有的高杉走近對方。
然而他還是給對方過快的動作擒住頸子,彼此的身高差讓高杉仰著頭承受著銀時的動作。

感覺承攬一切罪惡的銀時,在面臨高杉的刀刃時徒手接下任由鮮血不斷湧出,這樣子,感覺就是超常見的,但是這樣的銀時帥😭
一個明白高杉沒仇恨的對象活不下去,一個明白某人是為了自己背負著的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