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你過來一點www

然後,沒有然後的結束。

【銀高/AO】贖身

※已經忘了怎麼取名字,總之目前先一些片段,能不能串起來之後再想標題,不過覺得腦洞怎麼有名字呢?))應該也是編號而已www,這裡只有部分的東西,是為了讓連結不那麼顯而易見,來決定多少可以以文字放出。
※※填上一個隨便想的,給高杉贖走自己的銀時((銀:明明是用我自己的錢啊喂!包了万事屋的三餐料理、打掃、還有月雄那還要工作賺奶粉錢www

警告:等完整後一起

「這興許是最後一次了。」銀時說著,很快地惹來高杉的目光,略帶疑惑的綠瞳看著,等候銀時下一句地解釋。

 

當初礙於銀時是通緝犯,高杉很快地把人保釋出來,只是他從沒想到那天他給帶走後,銀時這蠢貨就把自己給賣掉。不過對於銀時而言這也不是件壞事,至少他能有所去處。只是他不甘寂寞,前幾夜總是來找高杉,說著自己給偷摸了,然而對方只是仰眉示意,連眼都沒什麼看銀時。直到後來他才漸漸習慣,到現在。

 

舉著酒杯,銀時透著裏頭的液體觀望著這熟悉的地方,今晚高杉這筆或許是他最後一次,再來他就可以還清了,然而說真的,月雄也沒怎麼虧待他,除了扣除每月他該交納的,其餘全都是銀時的薪水,說起來要是他想很早就可以幫自己贖身。只是他怎麼說服高杉上這裡都是困難,才拖到今日。

 

「之後呢?你有甚麼打算」看著銀時,高杉問,當時的銀時是駐留著腳步跟人架著苦無,顫抖的說他好像把自己給賣掉了,而如今他又是自由的,像他跟桂一樣。

「嗯…一定要先討論這個嘛?好歹我也是”曾經”這裡當紅的牛郎阿」無奈地低頭,銀時覺得自己又可以再灌一杯,最後還是希望高杉說些甚麼的銀時道。

「歐…那可真恭喜你」

「很敷衍喔!高杉君,算了,今晚算我的多喝點,嗯?」銀時道。

「會衝突」不料高杉似是拒絕自己那樣蓋住他的酒杯,他知曉高杉為了逃避omega一生勞綠於懷孕生子的命運服用了不少藥劑,更甚至不願他人對他做標記,除了他家裡的那株詭異植物。然而銀時才不可能叫高杉還有那些微的可能去誘惑他人,在他還在勒戒時就與高杉完成形式上的標記,在頸後的腺體咬上自己的唾液。

 

注視著高杉,銀時一杯接著一杯灌入,確實高杉是沒喝,但還是再拖著醉倒的銀時時給人襲擊了。

 

滿溢的酒氣噴過高杉的鼻間刺激著他皺起眉。那身著白色西裝的身子就壓在他身上,垂落的雙手恰好地落在臀部的位置,銀時稍一抬手就是揉著高杉。

「銀時!!」喚著,高杉不是很喜歡自己給人如此在外頭調戲,所幸現在已然夜深,而且他店裡也沒甚麼人會前往後台的休息室,只是看來身上人根本憋不到休息室,拐了個彎,銀時雙臂撐著牆面框住高杉,低頭就是一吻,狠狠的堵住高杉。

 

墨綠消逝在痛苦之中,看著高杉幾乎沒辦法呼吸的抓著自己,銀時才退開一些,感受著高杉粗喘著鼻息噴在自己身上,礙於藥劑的阻撓,平常是不可能聞得到高杉的氣味,所以這給銀時框起來的窄小空間有的僅僅是銀時自己的氣味,但這並不妨礙到銀時對高杉起了反應,抓來高杉的手,銀時帶著他探入自己的褲檔間,灼熱的物體燙著高杉,驚得他趕忙想抽回手,只是銀時不給,一面的啃咬著他的耳廓撩撥著他可能的慾望。

 

直到走廊的一側傳來腳步聲。

「嗚!!」抵抗著,高杉想叫銀時,卻給人堵住嘴的帶往身後的小門,一進了裏頭,高杉就覺得這裡溫度稍微低了些,但是還是沒能讓他身上的溫度退去,反倒是溫差讓他體內的溫度以暈紅攀上身。

 

銀時的大手探入高杉的左胸,剝去他身上的外袍掛在他的腰間,雙手扣住黑色皮衣的胸膛,銀時憑記憶揉弄著如首的位置,直到那小可愛從一旁因為刺激的探出頭才用指甲按了上去。

 

既使隔著外衣,高杉仍然覺得銀時的指甲弄痛自己,抓著他的手腕,一點阻止的作用也沒有的攀著他。

 

低著頭,呼吸困難的高杉在銀時與他的手之間來回看著,暈紅的雙頰帶著氳氤的墨綠看起來飽受委屈,銀時才轉而探入衣領裡頭,畫圓的輕柔撫摸著腫脹的小東西,最後翻開衣領露出那櫻紅的乳首,張開嘴,銀時溫熱的口腔隨即覆蓋上去,舌尖探上中心的縫隙點弄著,空下的雙首便不安分的探進高杉的腰間,一手撐開他腰間的腰帶,另一手則從外頭解下皮帶,在兩人分離後把皮帶捆住高杉的嘴,在後腦扣上,腰帶則是在他即將飄落時給銀時接住綁住高杉自己的雙手,而本來固定在上頭的木刀很快的就失去任何作用的掉落在兩人身旁。

(廢話)

雖然已經自己在腦內把片段腦好了,但是一次貪心的我想玩多多個姿勢QQ

而目前這裡我開始想調戲白夜叉,在工作上遇到大膽的人給調戲的ALPHAwww

找萬事屋:給你一個差事,來抓騷擾的((其實只是叫高杉在旁看著

评论(1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