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你過來一點www

然後,沒有然後的結束。

【銀高】

【銀高】生日賀文
※關於兩年後銀時跟私塾杉兒的一篇慶生賀文
※※沒什麼特別的主旨

打從那一日,沐浴在血水裡頭的高杉,他就已經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過去的那副陌生的身體。

坐起身來,眼前的刀對著孩子的身體顯得沉重得許多,但是高杉還是扛起那幾乎跟他等高的武士刀,衝往那群人之中廝殺。

這讓銀時遇見他時,第一個動作是確認自己是否因為旅途的奔波腦子不清醒,懷念起過去的高杉,只是一次擦眼一次晃腦,眼前的小身版就是沒消失。
「看什麼!」轉過身,那記憶裡頭的墨綠瞪了自己。
「噗噗!這是什麼新的玩具嗎?高杉………人呢在哪看著對吧」摸著孩子的頭銀時上前喊著,左右張望的找尋那應該在這的人,只是自己怎麼看都沒尋得,反到是下頭的孩子兩隻小手死死掐住銀時不滿的抗議。
「你是……」放開孩子,銀時不是很想相信的蹲下身找孩子問道。
「你覺得該誰就誰啊」說著,其實銀時該清楚的,他剛剛喚著的人名也就那麼一個,只是他還是沒法立刻意會過來。
「我知道了高杉你啊!在哪之後找了什麼博士之類的給你造了這玩具對吧…我看看」摸著他的耳側,收發器什麼的應該在這裡,然而他摸到的也只有那人柔軟的紫黑髮絲最終銀時才放棄的抬手揉了揉高杉。

心裡滿是不滿,那啥,這是存心要他犯罪不是嗎?這麼小的身體,啊啊雖然本來也沒大到哪裡,但至少不在犯罪圈內,這下不是完蛋。

坐在銀時的肩頭,本來高杉是拒絕的,只是後來來了追兵,叫這小鬼不要穿這麼惹眼的衣服他偏不,這下在樹林裡他成了顯眼的標的物,跑得不快的他,很快的給銀時拉進樹叢裡頭閃避,那一瞬,小小的高杉緊貼著銀時,劇烈奔跑下,銀時的心跳撞擊著孩子的耳膜,外頭的步伐隔著銀時的大手,溫熱得幾乎叫高杉無法思考,脫險後,高杉就給銀時舉了起來,跨坐在他肩頭,當然他還是不要,至少也用抱的就好,誰知道,銀時說誰有那手一手抱你一手戰鬥啊,說著那手一併的壓著高杉的小腦袋。

一路上,銀時沒敢讓孩子離開自己半步,許是對於這個小小的身影有陰影,不論什麼風吹草動,銀時總是第一個把孩子護進他懷裡。袖口騷動著,那隻小手抓著不給自己看外頭的情況的銀時,這才還不容易攀出一截看著。
「什麼都沒有,你在做什麼啦……還是說你看到什麼我看不見的?」問著,高杉惡意的笑著。
「呸呸!你說什麼…這種叢林……」說著,回應他的只是叢林中風擾動樹葉的聲響,只是樹葉的聲響,努力的說服自己,那一晚,銀時比平時貼的更近了,而熟睡後,他險些壓到高杉。

在這樣的驚險之中,他們好不容易搭上了船隻,因為還有其他乘客在怕高杉這小鬼樣太麻煩,銀時自然的當起他的哥哥。
「明明都是可以當爸爸的年紀好意思說自己哥哥」吸著yakult高杉看著眼前的男人說。
「嗯?怎麼想幫我生一個嗎?」說著,銀時看著小孩不滿的踹著自己。
「你倒是給我生一個先啊」抓住那怎麼伸長也只是恰好碰到銀時的小腳,抬起來看著浴衣下頭,困惑的審視著。
「不好吧…就你現在這樣生一個」說著的銀時給高杉一腳踩上臉阻止他的窺視。
「讓你自己先生一個再說啦,關我什麼事」
「咦?高杉君不是說給你生一個?」
「……」靜下來,其實思考銀時的認知也是沒錯,但是高杉才不是這意思,自然的不滿的扭起腳要掙脫。

直到最後給銀時一拖,抬手抱住孩子,在船上他倆的互動著實不像兩個大人,銀時幼稚的可以,到處一有機會就是逗弄高杉。

一個快步走開拐入船緣的小角,聽著另一端高杉慌亂的小腳步竊笑,通常銀時在高杉要追上前又繼續向前,找了個岔路躲,等高杉在另一頭找不著他,尋向這頭時忽然的跳了出來,看著小貓嚇得炸毛頓了步伐,才一把攔抱起他。

許是小孩的體力,高杉沒到10點就開始犯睏。

小小的腦袋抖著,但高杉就是不願說自己想睡,繼續策劃自己的事,奮力的左右晃著,孩童柔軟的髮絲隨著擺動,但這樣還是驅不走睡意,高杉不住揉起眼睛,淚水莫名的冒了出來。

見狀,銀時是萬分驚嚇的。
「只是睡覺而已不到要哭吧!還有別揉了」說著,銀時心疼,不光是孩子倔強的模樣,還有那眼睛可寶貴了,他就剩這邊了。
「才沒有…」委屈的說著,高杉的眼皮明顯重了,半瞇著說。
「是是!那銀桑要睡了,能有榮幸邀少爺一起嗎?」說著,銀時才得到高杉的應許,抬手讓對方把自己抱上上舖 隨後自己才爬了上來。

坐了上來,銀時抱著被子連帶裡頭的孩子,還快的孩子就靜靜的在自己懷裡睡去。

因為這樣的體質,高杉之前的染上的黑眼圈淡了許多,想也不用多想,銀時也明白那是沒自己的陪伴時染上的,而還沒上船前的不安寧則是銀時害怕害的。

到了江戶時,是夜半,畢竟船上似乎也不是那麼乾淨的,裡頭有不少私貨,當然也包含眼前換了型態的高杉晉助。

下了船本以為高杉會直接走入市區,但是那小不點卻領著銀時拐入暗巷之中,不安的銀時當然問。
「這是要去哪啊?還是你平常都走這路?」
「別囉唆」奶音說著,完全起不了作用,但銀時還是乖乖的順從他,否則放這樣的小傢伙亂跑出事了怎麼辦。

到點時,那裡老早又人候著,高杉熟門熟路的交錢領貨,讓見證這犯罪現場的銀時背後一陣涼,深怕等等自己也給逮住。
「這做啥的?炸藥?」看著抱著包裹的男孩,銀時問。
「………」然而對方卻沒答應他,繼續領著銀時的路。

進了公園,天已經矇矇亮起,爬上公園座椅高杉拆起包裹,銀時則是受到一旁販賣機的吸引去光望,回來時手上帶著兩瓶喝的,跟著高杉看著裡頭的東西。

「這什麼…不會真的是…」想想他的黑眼圈,跟那瘦弱的身體以及眼前的針筒,銀時訝異的看著他。
「雖然不知道你想什麼,不過肯定不是,這身體太不方便了,容易累而且接下的行動要是繼續這樣我連牆都翻不過」

說著,銀時不住想像,說真的即使回到以往的身材爬牆對高杉也是困難事,一時沒忍出,銀時噗哧出聲,給那墨綠瞪了一眼。

「幫我!不然我就自己來」撥開頸後的細髮高杉說,雖然抗拒但是讓那短手抓著針筒捅自己,銀時擔心他會傷了自己,這才決定幫把手。

抓起頸後的嫩皮,銀時插入針筒,那小小的身體雖然想抗拒反應,但還是驚顫了一下,完全注射完後,小孩等銀時抽離就跳下椅子,轉身對銀時說走吧。

清晨的街道還沒什麼人,銀時呼吸著這微涼他空氣伸著懶腰,而放著本來就走得慢的孩子,反正太過注意他可是會叫他白眼自己的,但身後一場的沙沙聲還是讓銀時沒法止住回頭的慾望。

孩子的步伐沈重的拖著地面,臉頰跟耳根呈現這不尋常暈紅。

蹲下身銀時去觸碰孩子,他終於知道新手爸媽在孩子生病時的慌亂。
「喂喂!就叫你穿多一點吧!」說著,太不是沒跟他提議過,但成年就不願意了,而況他身體的不方便他又怎麼會願意自己這身體裹成一顆球。
「才不是…只是藥效」說著,高杉知道那是剛剛的藥品的作用,從後頸那宛如火焰一般的灼熱,漸漸的才成這樣。

抱著高杉,銀時在對方說的時候探了探他額頭,溫度異常高,所以當銀時解下他的外衫罩住他一把抱起時高杉也沒什麼抗拒。

然而在高杉的說服下銀時放棄醫生,畢竟那藥可是他親手注入的,而且高杉也要他的用途,所以他找了一家落腳的旅館。

放上床,孩子的身體滲出冷汗,難受的蜷縮成一球,那墨綠給身體的不適逼出淚水。

扶著他的額頭,銀時貼上毛巾替他降著問題,但依然徒勞,隨著時間過去,銀時可以發現只要稍稍不注意孩子就長大些許,現下已經有十七八歲的樣子,但也就到此停止。

對銀時是十分的好事,對高杉嘛,沒什麼不好該有的身高都還他了,再長也只是皺紋罷了,描繪著他的側臉,銀時對於他安穩的模樣安心許多。

趴著銀時跟著高杉一塊睡去,隔天是某人以這不適應的身體站起身才摔倒,窄小的房內床鋪旁就是窗口,高杉只趕得及抓著窗簾,或許小孩還能承受,但大人就沒法,高杉就帶著窗簾摔到地面,連桿還狠狠的砸上他。
「我的天你在做什麼」擦著口水,銀時給嚇醒的問,繞過床鋪銀時抓起高杉的上臂把人帶起來,通身赤裸的高杉貼著銀時,給人扶上床邊坐著。
「光這身子要去哪?」
「沖涼…」一夜的折騰,高杉全身都是汗水,不好的睡眠品質讓黑眼圈又找上他,看起來整個人都糟透了。

縱使他不想他還是需要銀時,練習一個早上,高杉覺得這樣反倒吃力,整個身體沉的很,加上自己的衣服沒法穿他好暫時用銀時的替一會,而當他練習走過床邊時給銀時賞了一掌。

大概是那衣服的質感加上光潔的臀部銀時揉了上去。
「嗯……好久不見了…那啥」
「別想…」

(廢話)
可能會再多補幾個小段子跟廢話以下先留白。
重點還是祝總督生日快樂。

片段一(不安吸大拇指)
大概是自己一人時不小心養成的,淺眠加上不安的情緒高杉一時在銀時懷裡睡去時忘了別碰自己的大拇指。
當下銀時恨透自己沒手機記錄下這美好的待機畫面

片段二

對於高杉而言放在桌面上的飲料杯真的太高了,銀時才讓他用吸管喝,但是每次快見地時不倒著些總是不行的,為此高杉抬起杯子,沒想到從吸管導入的飲料撒了出來,驚慌手滑就帶著杯子澆了高杉一整身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