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你過來一點www

然後,沒有然後的結束。

【銀高】(”部分,題目未定

※先放部分,一篇結合日本出租大叔、韓國的出租歐巴的腦補
※※銀高初見面,銀時27與20歲叛逆少年高杉君

-01

他遲到了。

雖然這不是高杉自願的事,但是既然都按下去預定了人家,高杉也不好意思取消,況且有個能傾聽自己話語的傢伙也不錯。
當然,最主要的是高杉今次是類似離家出走的來到江戶,人生地不熟的,連晚上留宿的地方都沒找好,所以等會打算從這所謂的當地人打聽消息,畢竟他可不想半夜給人辦事談天的噪音弄醒。

-02

實在因為受不住外頭秋季的涼風,高杉躲進了店裡,一進門,歡迎光臨根本沒招呼,裡頭是長龍的隊伍,繞著櫃臺,而他就在其中看到那白色的鬈髮。

那是在太好認了,本來以為是自己家裡那邊太鄉下沒這麼詭異,但是高杉沒想過在江戶那人也是特異的行走物。

天氣冷了,自然有很多人進來取暖買喝的,加上附近除了這是賣喝的外,其餘的都是服飾店,許是為了等等方便陪同下單的遊客,那名為銀時的大叔選在這樣的地方,甚至一點通知都沒有。

不滿的高杉穿梭在人龍間走到銀時身旁輕拍著他的肩頭問。
「你好?」試探性的招呼,本來還埋首在手機的銀時瞬間亮了眼。
「啊…你就是高杉?先生?」礙於部分資料的保留銀時收到的僅有姓氏跟稱謂,本來因為是男人銀時是沒什麼興趣的,記得前陣子遇上的MADAO簡直頭疼了,一整天的抱怨,雖然中間穿雜了一些感人的故事,但是銀時真的有點受不了,縱然那一次他喝了三杯草莓奶昔也抵禦不住襲來的睏意。所以今天也是為了應付無聊的男人銀時決定先給自己一發興奮劑-糖加倍的草莓奶昔。

然而很可惜,眼前的男人沒自己想像的那人討厭?

-03

銀時收到專長是在於陪女孩子逛街,一起上甜品店嚐鮮,可愛的大頭貼等,自然穿得也是上相的,只是看到對方是男性時穿得樸素一些,僅是一襲白色浴衣掛於側身下襬刷有藍色水紋,以及一身皮質的內襯。
當然這是那最常態的家居服,但相較於一旁的高杉就有點不一樣了。

一襲深紫色浴衣上頭還遍佈著金色的蝶,繫著藍紫色的腰帶,還披著帶有質感的外衫,黑色的面料上繡有金色的紋路,看起來就是有錢人家的孩子,只是這孩子帶著大批行李,基於工作本來就是陪伴旅人跟傾聽他人煩惱,銀時自然的先跟高杉點完餐後提著較重的行李,領著高杉就坐。

-04

「你的」拿起calpico銀時放到高杉面前。

急忙的坐下,銀時幾乎是一塊插入吸管吸了口粉色的飲品,瞇著那猩紅色的眼瞳。
「所以我的高杉先生有什麼想玩的嗎?還是想聊天?」愉悅的說著。

「這裡有什麼推薦的旅館嗎?」這是高杉關切的事,然而對於銀時而言似乎有點太出乎意料,但銀時還是很快的答覆。
「討厭啦!我這裡可沒這服務哦!不過真要說我推薦這家,老闆娘雖然怪了點,不過是好人,先警告別叫他的morning call你會想死的,順帶一提他也是我的房東就是,雖然有點行銷的感覺在,不過我自己也住那不差的」說著,眼前少年似乎明白思索著問題。
「………那晚點就麻煩你帶路了」
「咦?這麼快答應,其實我還是可以推其他家的」
「我記得我是買兩天,第二天就不麻煩老闆娘了」墨綠的眼瞳看著銀時,銀時自然瞭然。
「我明白了,那接下來呢?高杉先生怎麼會來這裡玩呢?」
「叫高杉就好,聽了彆扭」
「嗯…高杉!怎麼來這裡玩呢?」
「沒什麼就離家出走而已」
「!!!」
無趣的看著窗外高杉平淡的說著,而銀時幾乎要把自己嗆死的咳著,順了一下自己的氣息,銀時拿著紙巾擦著。

「怎麼有什麼不順心的事嗎?」銀時其實有點怕,眼前的男孩年紀不大,鬱鬱寡歡或者說是面無表情的模樣開始叫人擔心,說是離家出走,所不定依照他這樣的性格是在他鄉找尋……。

所以銀時才不喜歡男性顧客,每個都是有個天大的難癮之情。

當他泌尿科醫師嗎?雖然自己真要去看也會害羞什麼的。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