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你過來一點www

然後,沒有然後的結束。

【銀高】未愛發生

((其實這個題目本來是要寫別的的,不過內容並沒構思好,所以借過來寫這篇

※結合日本出租大叔跟韓國出租歐巴的銀高
↑其實是為了題目的度假(=旅遊、出遊)
※※銀高初見面
※※※多是私設,只是覺得出租大叔也很万事屋的工作
※※※※略帶年齡差,銀時(27)跟高杉(20)

-01

他遲到了。

雖然這不是高杉自願的事,但是既然都按下去預定了人家,高杉也不好意思取消,況且有個能傾聽自己話語的傢伙也不錯。
當然,最主要的是高杉今次是類似離家出走的來到江戶,人生地不熟的,連晚上留宿的地方都沒找好,所以等會打算從這所謂的當地人打聽消息,畢竟他可不想半夜給人辦事談天的噪音弄醒。

-02

實在因為受不住外頭秋季的涼風,高杉躲進了店裡,一進門,歡迎光臨根本沒招呼,裡頭是長龍的隊伍,繞著櫃臺,而他就在其中看到那白色的鬈髮。

那是在太好認了,本來以為是自己家裡那邊太鄉下沒這麼詭異,但是高杉沒想過在江戶那人也是特異的行走物。

天氣冷了,自然有很多人進來取暖買喝的,加上附近除了這是賣喝的外,其餘的都是服飾店,許是為了等等方便陪同下單的遊客,那名為銀時的大叔選在這樣的地方,甚至一點通知都沒有。

不滿的高杉穿梭在人龍間走到銀時身旁輕拍著他的肩頭問。
「你好?」試探性的招呼,本來還埋首在手機的銀時瞬間亮了眼。
「啊…你就是高杉?先生?」礙於部分資料的保留銀時收到的僅有姓氏跟稱謂,本來因為是男人銀時是沒什麼興趣的,記得前陣子遇上的MADAO簡直頭疼了,一整天的抱怨,雖然中間穿雜了一些感人的故事,但是銀時真的有點受不了,縱然那一次他喝了三杯草莓奶昔也抵禦不住襲來的睏意。所以今天也是為了應付無聊的男人銀時決定先給自己一發興奮劑-糖加倍的草莓奶昔。

然而很可惜,眼前的男人沒自己想像的那人討厭?

-03

銀時收到專長是在於陪女孩子逛街,一起上甜品店嚐鮮,可愛的大頭貼等,自然穿得也是上相的,只是看到對方是男性時穿得樸素一些,僅是一襲白色浴衣掛於側身下襬刷有藍色水紋,以及一身皮質的內襯。
當然這是那最常態的家居服,但相較於一旁的高杉就有點不一樣了。

一襲深紫色浴衣上頭還遍佈著金色的蝶,繫著藍紫色的腰帶,還披著帶有質感的外衫,黑色的面料上繡有金色的紋路,看起來就是有錢人家的孩子,只是這孩子帶著大批行李,基於工作本來就是陪伴旅人跟傾聽他人煩惱,銀時自然的先跟高杉點完餐後提著較重的行李,領著高杉就坐。

-04

「你的」拿起calpico銀時放到高杉面前。

急忙的坐下,銀時幾乎是一塊插入吸管吸了口粉色的飲品,瞇著那猩紅色的眼瞳。
「所以我的高杉先生有什麼想玩的嗎?還是想聊天?」愉悅的說著。

「這裡有什麼推薦的旅館嗎?」這是高杉關切的事,然而對於銀時而言似乎有點太出乎意料,但銀時還是很快的答覆。
「討厭啦!我這裡可沒這服務哦!不過真要說我推薦這家,老闆娘雖然怪了點,不過是好人,先警告別叫他的morning call你會想死的,順帶一提他也是我的房東就是,雖然有點行銷的感覺在,不過我自己也住那不差的」說著,眼前少年似乎明白思索著問題。
「………那晚點就麻煩你帶路了」
「咦?這麼快答應,其實我還是可以推其他家的」
「我記得我是買兩天,第二天就不麻煩老闆娘了」墨綠的眼瞳看著銀時,銀時自然瞭然。
「我明白了,那接下來呢?高杉先生怎麼會來這裡玩呢?」
「叫高杉就好,聽了彆扭」
「嗯…高杉!怎麼來這裡玩呢?」
「沒什麼就離家出走而已」
「!!!」
無趣的看著窗外高杉平淡的說著,而銀時幾乎要把自己嗆死的咳著,順了一下自己的氣息,銀時拿著紙巾擦著。

「怎麼有什麼不順心的事嗎?」銀時其實有點怕,眼前的男孩年紀不大,鬱鬱寡歡或者說是面無表情的模樣開始叫人擔心,說是離家出走,所不定依照他這樣的性格是在他鄉找尋……。

所以銀時才不喜歡男性顧客,每個都是有個天大的難癮之情。當他泌尿科醫師嗎?雖然自己真要去看也會害羞什麼的。

-05

一共又進出了兩組客人,看著那兩組從進來看著他們到離開的,銀時有點無趣,眼前的男孩才開口。

說的其實聽來不是什麼大事,只是跟爸爸吵了架,前提是父親太過分造成的,點著頭,銀時似是認同的聽著,實質是不敢興趣,聽來也只是小孩脾氣罷了,但這樣卻讓覺得眼前的男孩還真只是小孩。

「那接下來呢?」銀時的本質工作就是陪人玩,當然傾聽也是重要的,但是完全是探索一個剛剛認識的人,想來也會讓他感到害怕,所以銀時沒太過追問,等這高杉說,時候到了,銀時就問要去哪逛逛。
「這附近啊!他家甜點很好吃哦!」
「我們不是剛喝了甜的,沒有正餐類的嗎?」看了眼店內的時間跟自己的生理時鐘,高杉是有點餓了,昨晚氣沖沖的東西收了就跑,一早就是等銀時,真正進食到的東西也就剛剛的calpico而已。
「嗯…讓我想想」

然而銀時推薦的菜單實在太多,每個眼前的少年都說好,讓銀時真的很難抉擇,是到最後,本來坐在長椅旁的高杉餓到快暈過去,銀時才匆忙的想出最近的餐廳。

看著因為血糖太低已經要強制關機的高杉,雖然有違他們工作的要求,但要放著這男孩自己走,銀時實在做不來。

牽起男孩的手就是把人護在車道內,免得等等暈了直接躺臥在車道上。

而男孩則是因為已經不太有什麼力氣,多一個依靠也沒什麼不好況且兩人都是男的,看起來最多只是大白天就醉的要人照顧的人罷了。

小孩子的體力很現實的,沒電了就要關機,含了口甜的就亮了眼。

銀時有種看到以前自己的感覺,不過小孩子都這樣嘛,累了就哭鬧,想來昨晚應該也是這樣。

-06

「吃飽了?那我們去玩?反正都出來了逛逛江戶再給抓回去也不虧啊」問著。
「也好」一口答應,讓銀時不禁感到有詐的想像會不會等等這嬌貴的少爺累了要自己揹他一路。

為此銀時自己打算好了,只是稍微逛逛有位置可以坐的地方,除外他也帶高杉去幾個女孩子會很高興的地方,只可惜這真不適合高杉。

反倒是成了滿足銀時的拍照欲。

-07

「小手借我吧」問著,銀時沒等高杉答應就抓著對方的手走向一間店面看起來就十分吸引女孩子的粉色店面,為此高杉的眉頭沒鬆開過。

雖然早先特色上就註明銀時是擅長甜點的,但跟甜點一掛的粉色高杉是想不到,他最多是在那種英式風格的店面點份看起來滿滿巧克力的蛋糕就是了,有別於銀時看上的東西。

粉紅的不像吃的。為此高杉還在銀時吃了後要對方吐舌頭確認。

「就說沒有了!」
「真的沒有……不過說真的你還真會吃,你到底都藏到哪了?」剛剛午餐沒多久,而且也沒走多少路,銀時就有吃了。
「不一樣!甜點在另一個胃啊,是說高杉君不想拍照?」舉起手機,銀時檢視了一下剛剛為甜點拍攝的遺照。
「不要…」
「欸~那你幫我吧」盯著手機的屏幕,銀時是有陪著女孩子拍攝男友視角的習慣,畢竟對於出遊的女孩子沒帶伴,沒有照片也難記錄什麼,所以銀時通常不介意和人牽手。
「哈?」
「像這樣的可以嗎?」擠到高杉身旁的沙發椅,一般對於女性除非對方主動否則這般動作還是會避免的,但同為男性這點對本身就有點外向的銀時倒是沒什麼關係。然而高杉就不是,說起來他是有那麼一些兒內向,銀時一坐進來,高杉的身子就瑟縮點,往窗口靠去,不自在的感覺通通寫在臉上,況且他也拒絕不了銀時的開口邀約。

放下手上的行李,兩人真像是遊客一樣,隨處停下來就拍照,但銀時跟高杉兩人並沒離太遠,銀時緊牽著高杉,縱然對方一副臭臉,好在他要入鏡的只是他那美麗的手。

回過頭,銀時的那頭鬈髮雖然亂,但在對方調過的光線下略帶柔和的光線,下頭看似野獸一般兇惡的虹膜顏色也柔和許多,加上他本來那溫柔的目光,透過屏幕看著,高杉都覺得不真實的回看眼前的男人。

「嗯?」看見高杉的目光離開屏幕,銀時疑惑的應聲。
「沒事…」幾乎是一瞥而已,高杉立刻回去調銀時想要的視角。

大概是照片模糊了高杉看人的眼光,眼前的傢伙看起來簡直叫人不敢置信的從心裡帥起來,明明從剛剛就只是個有點話勞的大叔而已。

「好了!」
「哇!太感謝了!怎麼樣銀桑我很帥吧」看著照片,銀時自己這麼說,有點兒嚇到高杉,畢竟這就好像自己剛剛想的事他都知道一樣。
「……」
「哈哈!看你的反應,雖然想說別當真,不過我是說真的,很帥,謝謝啦!接下來下一個」聽完,高杉只是接受到對方的自戀程度,已經對自己攝像的技巧的誇獎。
「還是你也要一張,我可厲害的呢」
「不需要,而且我也不想成為你照片牆的一個」
「誒!高杉君事後不給我評分嗎?」
在下訂後,高杉是稍微瀏覽過他的評價,多數都是與女孩子的照片。
「這倒不至於…不過照片就免了吧!你們要上交報告之類的嗎?」要知道他們有這麼麻煩的事,高杉會真的有點後悔。
「是沒有,不過算是個紀念啊,真的不要?那接下來的大頭貼…」
「免了…」
「就當去遊樂場玩玩嘛~那裡很有趣,雖然一般好像都不怎麼會讓你們這些乖孩子去……」
「我去過」不同與銀時的想像,高杉不是那種乖孩子,國高中時就常常去裡頭玩,也知道那裡有所謂的大頭貼,不過未曾去造訪過,縱使同樣在遊樂場裡,兩邊就像天堂跟地獄一樣,一邊是機台為了讓射擊遊戲可以看清楚的昏暗,另一邊則是為了打光散發著跟天堂一樣的亮光。
「那……就當我們去玩遊戲吧」想來高杉是沒興趣,不過既然去過,按照年齡跟性別,銀時多半也能知道高杉是去玩什麼。

-08

既然客戶說不要,銀時當然盡責的陪他玩其他的。

遊戲場所的噪音很多,但射擊的機台銀時多半不怎麼敢玩,因為他們都太恐怖了,要是給那些喪屍撲過來,銀時第一個反應是捂臉。

這點銀時怪是這裡太暗了,他以為在看電影,而且他還一直誤傷裡面的人類。
「就問他們為什麼都突然冒出來」
「劇情往下了啊!你走過來」
過程是今天高杉話最多的時候,多半是指導銀時顧好他那邊的射擊區,然而每次都是高杉處理完自己的過去支援的。

很快的高杉也放棄了,畢竟隔壁的人死亡次數多到把代筆玩光。

但對於嘗到新鮮事物的銀時這樣還不夠。

玩到後來,最先投降的是高杉。
「手跟嘴都累了……」一直處於指導跟協助的高杉已經受不了銀時。
「……至少這裡破關嘛!已經是最後一個mission了」
「你自己來…」一放棄後,銀時很快的就掛了。

「玩夠了?」
「嗯…那換隔壁」
「我不是說不要」
「那就當我一個人留紀念行嗎」嘴上這麼說,但是在裡頭高杉注意到,屏幕上現實的銀時正在招手,最後是怕高杉根本沒注意的伸出手直接把人抓進來。

傾了半個身,高杉看起來就像炸毛的貓一樣,凌亂的髮絲竄在銀時的銀白髮絲間,靠得過分近的結果是高杉下一刻就要跌進來,但早料到的銀時則是把人抱住。

最終的結果,銀時是很滿意的。
「看看你嚇出雙下巴了」拿著小小的照片銀時沒良心的笑著。
「你閉嘴!還來」
「不行!除非你給我新的」在這樣的商量下,兩人從來一次。

-09

行走於夜晚的江戶,銀時沒想過自己在裡頭有那麼久?
「你不知道?從帶你破關你還要繼續時就已經五點了」甩著手,高杉是真的又累又渴,試問離家的孩子都是這樣的嗎?
「嗯……那先給你買點喝的?」看著高杉脫力的蹲在街頭,銀時知道從這裡到他家還要點路,而且他忘了先跟老闆娘說一聲,雖然現在不是旺季,可是本身那裡住的房間就不多,銀時有點害怕,等等怎麼安置高杉。

看著太過疲累的高杉,兩人的晚餐他也沒在多話,大概是真的累了,吃得像要睡著一樣。

最終回到旅館,果然銀時害怕的還是發生,不過他還是有個辦法。
「要是是女性客戶我不會這麼做的,至少會陪他找到旅館送去再走,不過高杉君……不介意的話我家如何?」
「我隨便…」許是太累了,高杉整個人都是趴在櫃臺上瞇著眼。
「那就是這裡二樓…能走嗎?」

-10

櫃臺外頭附近就是一棟棟小公寓,樓梯都在外頭木質的,而銀時是在旅館櫃臺的二樓,比起其他分成小間的休息房,銀時的公寓更像個家,進去有客廳、廚房,甚至還有多得客房。

高杉一進去甩掉木屐後就踏著虛浮的步伐輕飄飄的走向銀時客廳的沙發,趴了上去。
「呵呵…你更像個大叔啊…一點都沒年輕人的體力…」撿起高杉亂蹬的木屐銀時善後的把他放好一面提著高杉的行李向內走去說著。
「一整個下午都在指導某人,這是誰的錯?」抬起手臂,高杉沒施力的看著他懸在沙發外發顫著。

見狀,銀時也只是尷尬的笑著。
「呵呵,好好真是抱歉!大叔我沒見過那麼新穎的東西可以嗎?草莓牛奶可以嗎?雖然這麼問,我家也只有這個,不然就是自來水了」
「甜的吧…我快不行了」看著自己連指節都在顫抖,高杉覺得自己是應該補充一點東西,免得等一下暈過去。

喝了之後,銀時是確定對方足夠清醒才放洗澡水,當然也貼心的試過溫度,男人換上家居的衣服後捲起繞著浴缸的水試溫,略微帶水珠的手臂,看在一個快要睡著的人眼裡很是誘人,大概女朋友們就是對這樣的東西想佔有才會咬他們,可是高杉不是,縱然他一瞬間有那種念頭,但他更相信自己是餓了。

看著對方完全不在線上的狀態,銀時體貼的提醒。

「就你這樣我怕等等我家出現死人,你也知道我很怕那個……我可不要住凶宅」
「………」然而對方體貼只換到高杉的白眼,默默的走進浴室,沒多久外頭是銀時的聲音。
「浴巾放外面了,你的髒衣服我拿走去洗了哦!」
「嗯…」泡在水中高杉應聲。
「雖然現在說癡了,沐浴乳、洗髮精能找著嗎?」
「知道了」
「那就好,你乾淨的衣服我幫你移到這邊囉!有什麼是再叫我」說著銀時的人影出現在外面,大概是該交代都結束了,銀時就自己走出去。

-11

揉著自己紫黑的柔軟髮絲,高杉覺得自己更睏了,漫不經心的走到客廳坐下後也沒怎麼注意到銀時。

當他發現時,銀時已經一手按在他頭上的毛巾上幫他揉乾。
「桌上有牛奶等等喝了在刷牙吧」說著,銀時似乎早就吧吹風機插上,從自己大腿上拿起來,抓著高杉一絲絲的髮絲吹。

不曉得是累,還是銀時的動作太舒服,高杉完全沒有反抗,反而頭越來越低差點兒睡過去。

這讓後面刷牙的動作慢得銀時慌。

但最後他還是完成,真的只差自己念一個床邊故事,銀時都覺得自己在顧一個小小孩。

-12

隔天清晨,銀時為了以防高杉起早,銀時自己更早起了先。

偷偷溜進客房,趴在枕頭上,高杉輕微的呼吸著,除了家裡冰箱的聲音外一切都還很安靜,銀時躡手躡腳的走近高杉,輕輕的撩起他額間的髮絲露出他半張白皙的臉龐。

趁著高杉睡著的時候再一次留下交換的籌碼。不過他多半是唬他的,就好像那組他認為拍壞的大頭貼其實有大部分是會郵寄到登記的信箱的。

-13

「起來,吃早餐了」輕晃著高杉,銀時喚醒他,對方睡壞了翹起一角的髮絲讓銀時實在覺得可惜,自己不應該穿著圍裙進來而已,反而應該帶著手機隨時記錄。

揉著眼,對方那瞳墨綠色的眼瞳看起來很是迷茫,甚至是看銀時的也是帶著困惑皺眉。

「嗯……」大概是緩了會,高杉想起來才回應。

早餐很家常,是沾過蛋液的土司,上頭還摸了點東西似的,嚐起來有點甜甜的。

-14

「今天如何?附近的話我覺得你應該對博物館……」
「手痠…」
「嗯……你快難倒我了」困惑的說著。

高杉覺得自己可以盯著銀時的臉一個早上,其實他在想什麼很明顯,要是有趣的話他眼睛會略微睜開不再是那般沒精神的樣子,但很快的他想到自己可能會累或者不適合兩個男人,那樣是揚起的嘴角就會掉下來,陷入苦思。

「那看電影呢?最近是有幾部我自己想看的」
「咦…可是兩人就浪費在黑黑的電影院?」雖然事後會有話題,但是銀時其實可以預見自己跟高杉的電影清單肯定不同。

然而這選擇不錯,在得到高杉的應許後銀時抓著高杉的手,當然對於高杉是後悔的,對方的尖叫跟捏著他的力度都太妨礙他了。

好幾次高杉都不是給電影嚇到,而是隔壁人的叫聲。

最後走出電影院的他,比逃出自己家裡更像是給人家暴過後,手臂上頭一整個青紫,加上前天的痠脹,高杉覺得自己的手廢得差不多了。

舉不起咖啡杯的低頭吸吮著,雖然高杉自己有點排斥,但是像個老頭子直晃著咖啡杯甚至撒出來,他情可想隻貓或狗一樣,但對於對面的人這又是可愛的模樣直接把他拍下來。

看著銀時的偷笑,縱然沒有閃光或音效高杉也察覺不對勁。

兩人一鬧就是一路,介於身高的差距,高杉就是勾不到銀時的手機,對方也沒給他的銀時任由高杉巴在自己身上抬起手撈著,直到銀時側臉看著高杉。
「這麼想要?」
「太近了啊…有毛病嗎」
「剛剛都貼在人身上的說什麼?」說著,高杉是想起自己剛剛確實是如此,但他沒什麼表現出害臊,只是比起昨天聽到有人如此自戀紅了臉外其餘他都沒什麼變化,以至於銀時沒怎麼發現自己平常撩妹的技巧,撩到一個小男孩。

退開來,高杉伸出手道。
「還來」
「嗯……讓我想想,那一樣用換的,給我一張合照?」
「你……」不得已的情況下高杉只好接受,跟對方靠在一起,臉幾乎貼在一塊擠在一張小小的屏幕上,高杉難為情的不知道該看哪,但最後在銀時的叫喚下看向鏡頭。

那張成了銀時的記錄的一張,當然默默的也成了高杉的桌面。

真要說是何時有這樣的感情,大概是昨晚各種貼心的照顧讓高杉覺得動心,但是卻又掙扎在這是對方的工作才如此的猶豫。

-15

兩天的行程說快不快,但說慢也不會。

畢竟這樣兩人就要告別了。

「你接下來呢?乖乖回家?其實也不見得是爸爸的錯,而且想來他應該擔心死了」
「你又知道了」
「昨晚你手機響了不只一次歐」大概是發現小孩晚了真的沒回家開始焦急,要是在下去真的就要報警了吧。
「真的不會家?」
「會回去吧!」
「那就這樣決定吧,我帶你去買票」
「我……」
「嗯?」
是真的需要猶豫,畢竟高杉很清楚自己是買了一次好似戀愛的行程,而他很成功讓他確實有這樣給人照顧到的感覺。
「我想我真的會喜歡上你」
「嗯?這真的是誇獎呢!不過要是是真的我想你是會錯意了,畢竟你還小…從身高」說著銀時笑了,是溫柔的笑著。

抓起高杉的手,銀時給了對方一個吻。

高杉沒讓銀時安撫自己什麼,畢竟他早知道這是一次買來的幻想,但給人拒絕似乎也不那麼難受。

「別傷心啊!銀桑雖然知道自己很有魅力,不過真的吸引到你也很訝異啊!不過做朋友也可以,哪天你也能拍出自己看得也會戀愛的啊」
「說什麼啊……」
「啊……怎麼說,嗯……」
「好了沒事,那就當朋友吧…先說我下次不陪你玩射擊遊戲」高杉是明白這話題太難,而且自己也不是很確定是不是真愛,但就是對他動了心,不過這也才兩天而已誰知道呢?
「欸~~」

(廢話)

其實只是想寫寫之前玩過的各類射擊,表示我就是那個專門吃錢復活的……開場需要花好多時間適應自己的靶然後……見人就射,只能說我射人也扣血😭((你能別跑出來嗎…

然後同篇沒重點,廢話多多而已。

其實高杉算是在計劃逃走中,給爸爸無預警闖入不小心就訂下銀時,本來就是想去江戶。

兩人最後還是沒在一起,銀時的廣告詞就是傾聽遊玩跟有戀愛氣氛的男大叔。

嗯……感覺不符合題目了說…不知道這樣怎麼說,不過是好人卡吧……表示這裡硬要湊成對時間太快,而且銀時的工作是陪伴女孩子,像那種出租男友/女友之類的,會有錯覺是正常的。

最後最後,感謝點文的你,這裡沒有tag人的習慣也不會,主要是怕不合乎要求,雖然當初說是910賀文的,不過這裡先放了,是讓不合題目的話可以更換,如果能看到你有要更換0910前都可以。((過了就這樣吧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