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你過來一點www

然後,沒有然後的結束。

【銀高】先放個

-00
『這是一個沒了吐嘈而平靜的兩年』

如此大家肆意的往自己期望的方向發展。
那人也是如此不例外。

「我只想破壞,這腐朽的世界……」
停下世界可能的未來,而拘束在那過去。

……因為亡靈所能活著的時間就僅僅在那裡頭,它們沒有未來不是嗎?惟獨存在依舊活著的人的心中,那樣美好的記憶裡頭。

松陽笑著,銀時掐著自己,一旁桂又再嘮叨,只是如此單純,擦身而過,灰髮的少年,耳聞孩童的嬉笑,以及那男人的。

-01

那是一個夢。

夏夜中清涼的風吹來,下頭是那柔順的黑長髮笨蛋在說話,而樹上的笨蛋低頭看著自己白淨的小腳彆扭的拗著它們扭動。

隨後是那笨蛋說要放他下來,其實說得很簡單,但是重點是那方法。

在切斷繩子的那瞬間,高杉覺得桂腦中的養分肯定是給假髮吸乾,為此他日益稀薄的腦細胞沒法給他良好的思考方式,直接切斷是會掉下去的。

話還來不及喊出口,高杉就感受到地吸引力扯著自己,急速的掉了下來。

而在被舖中嚇得一抽的跳了起來。

曲起的小腿,明顯感受到被子的沈重,記得他應該是在夏天的沒道理蓋這樣的被子,而且…。
「好臭!!」說著,高杉推開被舖。

高杉無法形容這味道,但是顯來是許久沒給人曬過的被子,混雜著某人皮屑的味道,感覺起來像是死了什麼一樣。

跳出被窩給自己推開的小半圓,高杉環視著這小臥房,不大,但是莫名的感到懷念。

墨綠的雙眼疑惑的瞇起來,床鋪的左側是窗口,已經有外頭透進來的陽光,明亮的很,至於右側是整扇的紙門,外頭似乎有人看著電視。
「獅子座的你今天的幸運色是藍色……」薄薄的紙門透進女主播的聲音,隨後是男人的聲音低沉的嘆著。
「藍色啊……」

對於這聲音高杉是陌生的,但是不論是什麼他還是得出去,而且顯然氣候不同自己夢中的夏季,隔著窗口的太陽僅是些微的溫暖,空氣中雖然點著暖爐溫熱許多,但是一脫離被窩高杉身上單薄的襯衣根本沒什麼抵禦寒氣的作用。

抱著自己的雙臂,高杉顫抖的走近紙門。

本以為自己可能是給綁架了還是給其他孩子作弄什麼的,高杉是戒備十足的墊著腳尖,卻在拉開紙門看見客廳沙發上冒出的銀白髮絲時垮了下來。
銀時?高杉心裡想,但是他還是不能確定。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