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你過來一點www

然後,沒有然後的結束。

【銀時】是非題

※發想於heavy rain的一句話「為了你所愛的人,你願意付出多少代價」

答:是一切非一切。
吾願付出一切贖回一切(所愛之人)

-01

滂沱大雨拍打著他們暫時的住所,寺院的屋簷成排的雨水滴落,裡頭還能動的人正在整備隊伍,即使他們把握不大,但是他們沒選擇退縮,一個個套上軍服,綁上頭帶,神采奕奕的踏入隊伍中列隊。

一踏入沒有掩蔽的庭院,雨水就淋得所有人都要睜不開眼,努力抵抗著雨水,高杉清點的人數,他心裡也很清楚人數正在減少,不論是闔眼的還是看向未來的都是。

閉上眼,高杉為自己報上最後一個數,他自己也不清楚自己看向的前方有什麼,未來嗎還是什麼都沒有。

他只是知道至少在他視線能及的範圍內有他,每當戰況不看好時,他總是第一個轉過刀刃相向前方的,而每次折射過來的白刃冷冽的光總是刺著高杉,不得不去追那個笨蛋算帳。

不論如何至少有人不是看得那麼遠,但那微弱的光足以讓現下的他們有辦法看往前方的路。

即使那路面崎嶇,堆疊著無數不堪入目的殘骸都是如此。

-02

銀白色的毛球一低頭,額頭上的綁帶也隨著飄起,那是最後高杉餘光看見他的身影。

深陷混亂之中,又看到那樣的景象,高杉是很慌張。
銀時那是倒下了嗎?還是伏低身姿而已?

想著,縱使如此高杉也沒讓自己陷入混亂,一刀一個的清空眼前礙事的傢伙。
冰冷的雨水也因此開始溫熱,到底天人也是淌流著鮮紅的血液,遍地的浸泡著,每一步都顯得艱難。

不知道踏過多少人,一身黑的高杉也覺得自己變了個色調,染紅了又濕淋淋的,但敵方依然沒給他們喘口氣的時間。

吐了口氣,舉起奪取無數生命而沈重的刀鋒,劃下去,伴隨著慘叫聲,黏稠的液體濺上高杉白皙的臉,灼熱的仿佛會給弄傷一般,高杉也只是抬手抹去妨礙視線的那邊。

這樣究竟跑了多久,高杉也沒敢回頭,只是要是銀時混在那堆人之中,縱使沒死也給踩死了,拔起插在地面的刀,高杉確實累了,走得有些慢。

本以為應當已經淨空的戰場,卻在他跨過山丘時眼裡冒出那令人憎恨的身影,輕笑著,扶起刀身,隨著一聲高呼他獨自一人衝了進去。

-03

逐漸收緊的敵陣困住高杉,即使再強的傢伙也防不了自己的身後,很快的高杉在後腰吃了一刀後跪了下身,佇著刀喘著,要抵抗也無力的,遭到那群烏鴉的襲擊。

緊緊的捆住雙手,高杉依舊掙扎的扭著手腕,甚自再給烏鴉的髒手抓住肩頭時怒視著閃避,然而他依然處於弱勢,一把給兩人抓起。

低頭,看著給拖著的自己,高杉是累了,烏雲深佈著,高杉根本無法計算出現在已經出陣多久,或許天該亮了,也不一定。

聽著烏鴉法仗的鈴聲,高杉判定他們停下腳步,而自己給重重的摔到地面。

抬頭,不敢置信的瞪著眼。

而那人也是如此,瞪著雙眼看著地上的兩人。
「選吧!是選擇同伴的性命還是恩師的」斗笠下男人說著。

「不要…銀時…快住手」喚著,不論這怎選他們總有一人離棄對方給的約定。

銀時說要他別死;而高杉說老師交給你。

而如今的選擇終有一方的分歧。

(廢話)
其實是很簡單的是非題,O或X而已,但是選了就是否決了另一邊。
O是活下去
X是老師拜託你了
((好吧最近看太多遊戲實況。

腦中高杉停在瞪著那墨綠完好的雙眼看著你,輕聲的哀求「不要」

腦中想出來的回答
A:「為了汝所愛之人,汝願意付出多少代價來換呢?」

銀:「太過沈重了,還是放手吧…反正從一開始我什麼也保護不了」((參考13話銀時的噩夢,肩負著那些骷髏
高:「就我的命吧!」((參考暗殺將軍篇,有一幕高杉撫著自己胸口,為什麼沒給他一刀呢?
最後切回題目的是非題
是一切非一切。
吾願付出一切贖回一切(所愛之人)

评论
热度(4)